一个老人的天河旅游开发梦

天河,一个与名字相媲美的地方,全镇面积156平方公里,东与本县敖城镇相邻,南与泰和县碧溪镇接壤,西与永新高桥镇相通,北与安福县洲湖为界。天河地属高山丘林地带,曲折蜿蜒的禾水河穿镇面过,就像一条白色玉带系在巨人身上,给天河增色不少。这里是一个各地人员混杂而居的地方,全国各地都有,除了土生土长的庐陵人,还有安徽人、湖北人、湖南人、广东人等等,说明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否则不可能有那么多的人汇聚到此。听老辈人讲,天河形似一条在大河中行驶的大船,顺风顺水就能正常航行一二十年,不顺利就会没落 一二十年。笔者是个土生土长的天河人,现年七十多岁,本人就经过了天河四五次起起落落。

大炼钢铁时代。炼钢铁需要焦炭,天河焦炭业蓬勃发展起来,从窑棚村起有新生炼焦厂,老汽车站附近有吉安炼焦厂,再往天河上面山林桥有永新炼焦厂,洋子坝有安福炼焦厂。一到傍晚,天河沿线到处炉火通明,就像条长长的火龙,把天河的夜空照得通亮。

大三线、小三线建设时期。沿着现在319国道全面铺开,天河一个小镇就有三个带番号的单位落户,窑棚村就有两个,一个是103医院、一个是811军工厂,天河街还有个651电厂。我那时还小,正在读书,早上起来就能买到雪白的大包子,中午二分钱就能买到白糖冰棒、牛奶冰棒。一到晚上,厂里放电影,我们这些小孩早早带上自己的小板凳占领前面属于小孩的领地。那时天河的工人真多,家家户户住满了电厂搞建设的工人。

改革开放,我正是青年,有幸和全镇的弄潮儿造机动船运煤。不到两年功夫,全镇的机动船就发展到两三百条,天河白天和夜晚全是机动船轰隆声,就象一首交响乐,战士听见冲锋号勇敢冲在时代的前头。随着改革向纵深发展,家家户户开小煤窑,人人买汽车搞运输,那时候的天河真是热闹极了,有人称赞天河是吉安县的“小香港”。天河菜市场、分路牌菜市场从早到晚总是人满为患,大饭店、小饭店、大商场、小商店总有吊不完的盘子,卖不完的百货。就连干部都巴不得派到天河来,因为县里开三级干部会天河的干部能上主席台就座,全县的财政收入天河就贡献三分之一。那时作为天河人是多么值得自豪。

随着时间转移,天河的煤炭资源基本枯竭,天河人开始往外跑了,有钱的跑到外面做生意,没钱的去外面打工。笔者也到外面混了几年,终于无功而返。后来,我从青年步入老年。其时,企业改制,天河两个有名的环保污染单位,一个是电厂,一个是天河煤矿。这两个厂矿一关闭,人更是走得差不多了。但这一关闭,却换来一个清新的天河:天更蓝了、山更绿了、水更清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天河迎来了一个发展旅游、养老、休闲产业的春天,且听我来说说天河的旅游资源。

红色游。天河地处革命摇蓝井冈山的怀抱中,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红军的脚印遍布天河各地,窑棚村的龙家曾经驻扎过毛主席亲白称赞过“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的共和国元帥彭徳怀同志,现在彭元帅驻扎过的祠堂按原貌修葺一新,正等待游客去参观;还有东坑村委的浪栋村也留下过红军活动的痕迹。

名胜古迹游。明朝我国大旅行家徐霞客就曾经旅游过天河镇沿途,从天河的门户布袋口到十里寨(又名强盗山)途经猪婆桥、羊屎滩、洪水石,以及“一篙定乾坤”的画角滩。徐霞客记载的“禾水十八滩”,大部分的险滩都在天河境内,里面有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正等待游客们前来倾听。

乡村四季游。春天满山的映山红开了,竹林里春笋长了,小竹笋也可以采摘了,山边上的山蕨、水沟边上的水蕨到处都是,来天河春游挖竹笋、采蕨菜、摘清明茶,会是一趟诗意的旅行。到了夏天,满山的野杨梅,红梅、乌梅、白梅,应有尽有,这个时候到农家乐住上三五天,采购白己需要的山货满意而归,将是一件最快乐的事情。

夏秋两季,天河街居民近几年还兴起了一个新兴产业做酸枣糕。等到酸枣果熟了,天河街居民就成群结对,走路的、坐摩托的、开小汽车的,从窑棚一直到布袋口,满山都是捡酸枣果的人群。做酸枣糕既是一件乐事,也是一件累人的事,可是吃苦耐劳的天河街居民,从“夏满芒夏暑相连”开始,一直忙到“秋处露秋寒霜降”。有几个特勤快的居民做酸枣糕的收入夏秋两季能有一万多元,也是一个脱贫致富的生财之道。

秋天来了,野果子熟了,猫牯卵、牛牯卵、八月瓜(野果名称)爬满了天河镇乡村的崇山峻岭,还有那放养在山壑中的蜜蜂也陆陆续续收采回家了。这个时候来天河旅游,上山采野果、跟着养蜂人看如何收割蜂蜜,也将惬意无比。

冬天来了,冬笋是天河一特产。农户家里熏肉炒冬笋这样的美味佳肴,不是每个地方都有的,只有地处山沟里的天河人才能有此口福。

客家游。天河镇是个乡音混杂的地方,“屁股脑壳痛、脑壳屁股痛”是永新人说的老是头痛的意思,还有福建客家话说来家吃饭说成“来里都食盘”,去卫生间说成“去奔坑”,这些乡音有待游客来体验。还有常林村的仙娘洞,是善男信女必须去的地方。据说仙娘洞的菩萨很有灵气的,引得好多香客川流不息来朝拜。

天河真是好地方,山好水好人更好。笔者己是苍老之人,只能动动嘴皮了,而且是一个脑梗中风的病人,随时会离开这个世界。作为土生土长的天河人,看着天河这么美丽的地方、这么丰富的资源默默无闻,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我在想,如果把天河旅游资源优势发挥好,吸引外地客商来开发,是多么富民的幸事。比如在十里寨(强盗山)山上修一个寨门,上面建些休闲小屋,从山上架一条索道,从山那边架过公路这边,在河里开一艘游船,周游一下天河库区,还有革命教育旅游、民风民俗之旅。据说天河街要修一座桥过龙家村,则龙家那边再造一个新天河街应该没有半点问题。届时,天河更是美极了,但愿在我有生之年会变成现实。

(郭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