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阳战斗

1931年9月发生永阳镇战斗,行动快,时间短,收获大。虽然战斗规模不算大,但却是湘赣苏区红军游击性运动战的一个典型战例。这次战斗,打击了进攻湘赣苏区的国民党军的嚣张气焰,进一步巩固了红色区域。

1931年9月15日,吉安县东固方石岭战斗打响,激战至上午九时,全歼韩德勤师和蒋鼎文一部,俘虏敌官兵五千余人。方石岭战斗胜利结束,标志着蒋介石的第三次“围剿”彻底失败。

蒋介石不甘心第三次“围剿”失败,在苏区外围布防重兵,窥视苏区。驻扎在泰和的国民党军第二十八师,在反“围剿”中被红军打的元气大伤,“铁军师”成了“破烂师”,遭到其他部队的嘲笑,师长公秉藩心中窝着一把火,总是梦想咸鱼翻身。他趁红军修整,永阳附近没有主力部队的“有利时机”, 9月22日,派出一个团从泰和出发进占永阳镇,由于遭受地方游击队困扰,第二天就退了回去。团长因“动摇军心,草包一个!”差点被毙。

9月26日,公秉藩恼羞成怒,派出3个团再次进犯永阳,其中由团长毕卫汉带领一个团占领了永阳,其他两个团在永阳南五里的南冈口。

毕卫汉团占领永阳后,西区曲山乡游击队就不分昼夜地积极围困和扰乱敌人。

游击队白天在永阳外面到处鸣放土炮和爆竹,插红旗,吹军号,虚张声势,迷惑敌人。夜间就派人袭击敌哨所,在永阳外围山上点火。一天夜里,游击队员胡大里拿着一支土驳壳,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潜入敌人新塘排哨住处,趁敌赌钱没有防备,从窗户眼内向屋里敌人开枪,其他游击队员同时在外围山上张灯点火,使敌人万分恐慌,成了惊弓之鸟,整夜向外面山上乱放枪。

湘赣省军区得知永阳情况后,决定袭击永阳,消灭敌人这个团。9月29日上午8时,吉安县红色警卫营,永阳、指阳游击队和儒林赤卫大队等地方武装共千余人,配合湘赣独立第三师第七团、湘赣独立第一师、红三军团特务营、河西教导队,分进合击进攻永阳。9月29日清晨,湘赣独立第一师,湘赣独立第三师的第七团,第三军团特务营和吉安县独立营,由安福的洲湖开到永阳西北二十里的安塘,进行战斗准备和政治动员。

动员会上,湘赣独立第一师政委谭思聪给大家分析了敌情,说尽管敌军有三个团,但该师曾在“围剿”中遭到红军歼灭性打击,人员大多是刚补充的新兵,士气低落,战斗力弱,是个“破烂师”。

谭政委问大家:“有没有信心消灭这个‘破烂师’啊?”

战士们的士气非常高昂,异口同声地说:“请首长放心,我们消灭了这个敌人再吃早饭!”

上午8时我军到石谷塘、石陂头地区展开。湘赣独立第一师经东头、西陇,消灭西溪敌人排哨,向永阳西头攻击;湘赣独立第三师第七团经大田,消灭新塘的排哨,从中央突入永阳;吉安独立营经西坑、郭瓦,首先切断中洲徒涉场,然后从东西面进攻永阳;第三军团的特务营和地方游击队首先占领垄坡桥,然后向东园发展,防止敌人从胡家徒涉南逃。

敌人经过曲山乡游击队几个昼夜困扰,已经疲劳懈怠,当独立第一师攻击西溪敌排哨的时候,敌团长还躺在床上“呼噜噜”吸鸦片烟,认为是少数游击队扰乱,毫不介意。我军很快地消灭了西溪和新塘两地的敌人,第七团并以一支精干的分队直插街东头河边,破坏了敌人的浮桥。到这个时候,敌人由满不在乎变为惊恐万状,“红军来了,红军来了!”慌忙向东逃跑,企图从中洲徒涉过河,向南冈口逃跑。

敌人出街不远,被吉安独立营打回,敌人又涌向西,跑到胡家、东园,又被特务营和地方群众武装顶了回去。这个时候,我主力已经突入市内,敌人在我军三面攻击下,既无力抵抗,又走投无路,纷纷缴械投降。一部分敌人不知道浮桥已被破坏,涌向河边,我军也跟踪追到。敌人除一部分落水淹死外,都被我军活捉了。整个战斗,红军仅用了两个多小时,即全歼敌第二十八师1个团,俘虏敌人1000余人,缴枪800余支,团长毕卫汉被活捉。

1932年10月,刘伯承发表《永阳战斗》一文,介绍了红军地方部队结合游击队,在吉安永阳地区彻底、干净地歼灭国民党正规军1个团的模范战例,总结了这一仗的成功经验,在于对敌采取了先疲后打,突击与包围相结合的正确战法。(整理:吴子怡、张之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