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山枫叶游敖城

公元1637年1月23日,拂晓,吃罢早餐,告别止阳(今指阳)渡口,徐霞客一行由船夫上岸牵引着,继续溯禾水西行。

“寒甚”,徐霞客这样记载当时的天气状况。正值腊月二十八,又是在江上,又是阴云密布天,北风怒号,其寒冷的程度可以想象。但寒冷并不能阻挡徐霞客西行漫游的决心,也丝毫没有限制他的想象力和细致记载的兴趣。过了二十里,他到了敖城。敖城,一个传说与楚国令尹孙叔敖有关联的集镇。敖城一段,徐霞客见到什么风景?深秋十月,我们沿着他的履迹,相约船游。

1.棋盘石。功阁,是禾水段落差最大的地方,所以今天建起了功阁水电站。这里水流湍急,功阁村民渡河十分危险,迫切盼望搭建一座桥,但河水湍急,无法先立住桥墩。传说有仙人同情功阁人疾苦,就在夜晚施展法术,将山上一块巨石缓缓驱赶向河中间,以作桥墩。不料这一幕在凌晨时分被一妇人发觉,惊奇得掉了下巴,大喊:“不得了,出轨了,大石头竟然会自己走动?!”这一喊,把仙人给惹恼了,便停止施法,巨石就这样停止在江中。巨石足够大,平整光滑如巨大棋盘,当地人称为“棋盘石”。功阁村委会梅坑村小组组长王桂福是一个土生土长在禾水岸边的中年汉子,他指着平静的禾水下说:“这下面就是棋盘石。”

2.龙山渡。棋盘石既然未能作桥墩,但村民还是要过渡的。棋盘石的对面,是一座逶迤连绵的山脉,当地人称为“龙山”,龙尾在永新县境内,龙头就在功阁的对岸。岸上有一棵大樟树,树冠巨大,枝干横曳,宛如龙须。龙须伸展,横亘江面之上,村民可缘树干而渡江。王桂福介绍说,北宋初期,永新人、丞相刘沆的女儿护送父亲灵柩回永新,路经此渡,船被江面上的枝干挡住不能过。于是命人锯断。可是因为树干太粗,白天锯到一半,夜里枝干竟然又自动愈合,如此两天不能锯断,这可要耽误归葬大礼。刘沆的女儿是仙女下凡,自有神灵相助。第三天她听得天上有鸟不停鸣叫:“锯锯凿凿、锯锯凿凿”。刘沆女儿听懂了,是要边锯边斫,树干才能锯断。于是找来斧头,一边锯,一边砍,终于开通了。

3、黄坝滩。黄国仕,功阁村老支书,现在回归老本行——禾水上的渔民兼渡工。老支书他指着龙山渡过来大约半里路的地方说:下面是一个狭长约一里的沙洲,就是徐霞客当年见到的黄坝滩,水流最为湍急,当地人又称之为“横霸滩”。黄坝滩的南端有一个村叫“坝上”,北端有一个村庄叫“滩头”。如今因为建设功阁电站,村民都迁到敖城镇街上了,两个村庄的大部分房子都淹没在水底,依稀还可见几栋高处的房子。

根据《吉安县地名志》记载,敖城坝上,原名篁坝,以地平多篁竹得名。在敖城街西南4公里禾水南岸。明初,左务高由永新逢桥迁来,9户55人。明代末年(与徐霞客基本同时),这里曾出了一个将军,名左峙。当地有很多有关他的传说。

4、大枫树。过了黄坝滩,徐霞客又转向北,进入两山的峡谷。正值深秋,我们看到夹岸两山,满山红叶烂漫,是为枫叶。老支书介绍说,山下原有一村,名大枫下。村中有两棵直径超过一米五的大枫树。如今整村搬迁了,依稀尚可见三两民房孤零零地遗落。

5、枕头石。从功阁北上,大约过了五里,到了布袋口。布袋口,顾名思义,地势险峻,凉风习习。徐霞客记载道:有石如枕。老支书介绍,禾水的右侧底下,有一块大石头叫“枕头石”,状如一个大枕头,因形状而得名,当地人又称之为“棺材石”。巨石如今仍在,只是需要在低水位时才得显露出来。

此游最为难得的是,老支书告诉我,他们的族谱上记载了“功阁四景”,其中就有棋盘石、篁坝滩、枕头石,并答应给我拍照过来。行文至此时,天河郭师傅又来电说,他把天河的人文历史、自然风光整理出了七八页纸,并说:“作为天河人,能为天河旅游业发展做点事,感到非常自豪。”

想起一首诗:“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入风波里。”(欧阳和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