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旗下,抗疫堡垒分外强 ———记县公安局县医院安保执勤点的日常小事

县人民医院是我县的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收治新冠肺炎确诊病人及疑似病人。自确定之日起,县医院,特别是医学隔离区的安保,就成为县公安局重点工作,时刻牵动着局党委的心。为此,局党委专门设立县医院安保执勤点,推行“党建+防疫安保”模式,责成敦厚派出所和特巡警大队抽调党员民警辅警,组建县医院安保小组,并成立临时党小组,把党旗插到抗击疫情的最前线,依托党建在离疫情最近的地方建起最强战斗堡垒。

近日,小编来到执勤点,探访了安保人员的工作生活点点滴滴……

最揪心的距离:隔离人员的靠近

彭洪文,中共党员,敦厚派出所副所长。参与多次安保工作的他,对这次任务还是感到压力山大。隔离是最有效的防护,医学隔离区这条防线是绝对不允许突破的,这是死命令,否则就是丢了阵地。最难应对的突发情况就是,里面的隔离对象不服从医护人员管理要出来。

2月5日,隔离区内一名观察对象产生烦躁情绪,收拾好东西就要强行离开。彭洪文和队友立即站好队形,卡住点位,并警告对方强行离开的法律后果。稳住对方后,与医护人员一起做工作,劝服隔离对象自行返回。

彭洪文坦言,跟隔离对象保持什么距离,实在让人揪心。尽量保持安全距离,如果对方不听警告的话,只能身体接触了,用自己的隔离换来人民的安全。“我时刻记着,后面就是全县人民,绝不能退。”

最难熬的时段:冰冷漫长的夜晚

赵文侠,中共党员,敦厚派出所民警。隔离区的安保工作让他感觉深刻的是强度太大。全天候,24小时,时刻要保持高度警惕,容不得一丝马虎。正所谓,宁可十防十空,不可失防万一。

执勤点设在隔离区外帐篷里。白天,隔离区很少有人经过;晚上,四处更是悄然无声。刮风下雨照常上岗,黑夜寒冷每天重复,条件简陋环境艰苦,寂寞无聊贯穿始终。

“想想残酷的疫情,想想各条战线党员的英勇,我不由自主地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赵文侠和队友们相互提醒,相互监督,再无聊也不玩手机,再困难也不脱漏岗,在岗一分钟,坚守六十秒。

最憋屈的场面:小题大做的误解

刘冬根,中共党员,特巡警大队辅警,退伍军人。当过兵的他站岗放哨是家常便饭,可对群众的误解和嘲讽,让他觉得有些憋屈。

有些来医院看病的群众,没注意警示标志,习惯性往隔离区方向走;有些边看手机边走路,走着走着就靠近隔离区。执勤人员便会提醒,对方没在意继续靠近时,执勤人员就会大声警示。绝大多数群众积极配合,迅速绕道,但也有不理解的,甚至嘲讽。

“有人说我们小题大做,滥用职权,还有人说我们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看门的。”刘冬根坦然地说,“跟前线拼命的医护人员比,我们受点憋屈算什么,我们会坚持履行好职责。”不过,还是希望群众对于疫情防控期间的非常规之举,给予充分理解,大家都不容易。

最矛盾的决定:轮岗休息的去处

刘小辉,中共党员,敦厚派出所辅警,退伍军人。轮换下岗后身心疲惫的他总纠结休息的去处。

病毒是无形的。回家是否会给家人带去危险?不回家又去哪呢?毕竟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太强,而且悄无声息,稍有不慎,可能会波及整个家庭整个家族。

“所领导知道我们的担心,改善所里的洗浴设施和食宿条件,不想回家的,都可以住在派出所。”刘小辉说,“所里也是家,有温暖,有关爱。”

县医院执勤点的安保工作是艰辛的,局党委从来没忘记他们。副县长、公安局长邓卡昕经常到执勤点看望慰问民警辅警,了解安保工作情况,解决工作难题。分管局领导也多次到现场为同志们加油打气,提供工作指导。派出所、特巡警大队及时改善工作条件,做好后勤保障。局党委和全局各单位都是县医院安保执勤点的坚强后盾,支持着这个战斗堡垒越战越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