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级集体经济该如何发展振兴———青原区富田镇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的启示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要充分认清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重要性,努力增强自身的造血功能。”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村级集体经济的壮大发展是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必由之路,是建设美丽乡村、巩固发展农村公益事业、实现农民富裕的有效途径,其发展水平的高低事关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关键所在。

近几年,青原区富田镇把发展村集体经济作为“书记工程”,促使每个村支部书记千方百计、想尽办法积极探索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有效路径,不断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全镇农村集体经济风生水起,该镇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的做法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肯定。为此,笔者在年初到富田镇进行参观学习,通过实地察看、交流座谈等多种形式,切身感受到富田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的浓厚氛围,感触颇深,很受启发。富田镇位于青原区东南方向,距吉安城区43公里,有国土面积216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66.7%,辖20个行政村、2个居委会,210个村小组,有党支部29个,总人口3.4万人。近年来,在上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该镇大力发展村集体经济,探索了农牧版“总部型”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模式,取得了一些成效。2018年,全镇22个村(社区),村级集体经济收入在10万元以上的村(社区)3个,5万至10万的村(社区)19个,全部消除了“空壳村”。2019年,各村集体经济产业经营性收入稳步增长,10万元以上的村(社区)达到15个,5万至10万的村(社区)7个。

一、富田镇发展村级集体的主要做法

第一,发展特色产业。镇里主推菌菇种植、肉鸡养殖、油茶三大产业。菌菇种植、肉鸡养殖分别依托子平食用菌专业合作社、鼎创畜牧公司两大“总部型”龙头企业,每袋菌菇能给村集体带来约1.5元/棒的收入,养鸡产业能给村集体带来2.5元/只以上的收入,效益可观。目前有坪田、奁田、云楼、水口等8个村建设或租赁了菌菇生产基地。如坪田村,看中了“蘑菇大王”李子平菌菇基地的前景,在本村流转5000平方米土地发展菌菇产业,加盟“奁之味”菌菇品牌,2019年的香菇销售收入达13万元。再如龙会村,2019年9月份开始养鸡1.16万只,鸡苗由鼎创畜牧公司按3元/羽的价格以记账的方式提供给村集体,饲养所需的饲料、疫苗等,按照公司即时公布的价格记账提供,经过62天的饲养期,公司按照6.8元/斤的价格将这批鸡回收,刨去成本,这批鸡的收益达到了4.6万元,另外加上鸡粪销售的收入,这批鸡在短短的62天,给村级集体带来了5万元收入。油茶产业一直是该镇传统优势产业,也是近年来该镇党委政府大力发展的产业。如草坪村将原由群众分散经营的约200亩低产油茶林,按协议价流转至村集体,由于有专人管理,200亩油茶长势良好,预计从2021年开始,每年可增收10万元以上。再如杨柳村,村集体牵头成立合作社,用好土地开发和油茶扶持政策,村民和贫困户以山场或者资金入股,共同开发改造油茶林约1000亩。因为村民都有股份,油茶林的日常管护人人参与,在今年大旱的情况下,茶树苗长势依然很好。目前,杨柳村吸纳村民共同搞土地开发的模式,已经在该镇富田、奁田、陂下等村复制推广。

第二,盘活闲置资产。对村集体闲置的房屋、校舍、仓库以及耕地、林地、荒山、荒坡等资产进行排查登记,摸清家底,通过租赁、承包、联合开发等形式,实现“闲”变“宝”、“死钱”变“活钱”、“资源”变“资产”,创造收入。如花岩村,与白云山林场合造经济林1000余亩、公益林200余亩,2018年和2019年分别分红11.9万元、19万元。如富田村,该村有一片通过退耕还林种植的湿地松,一直无人管理,在党委、政府的引导下,该村将湿地松有效管起来,2018年通过湿地松采脂权拍卖给村集体增加了10.05万元的收入。还有水口村,村里的采石场之前每年仅收取2万元的租金,意识到发展集体经济的重要性后,该村将原有的资源管起来、用起来,现在每年采石场的租金增长到了6万元。另外如匡家村,发挥旅游村的资源优势,把村集体所有的祠堂和村部店面承包出去,发展农家乐,2019年,匡家村这一块的租金收入达到了5.6万元 。

第三,土地流转价差。土地是农村最大的资源也是最大的财富。该镇用好用活上级有关政策,将农村闲置的低产田、撂荒田流转过来,利用上级高标准农田改造资金进行改造,再将经营权通过竞拍的方式对外出租,改造前后出租的价格每亩相差100多元,每年都可以获得收益,这样一来,不仅给村集体带来了收益,还有效解决了农村大量农田撂荒的问题,提高了粮食生产能力。2019年,杨柳、下厅、王田、高庄等4个村通过这种方式增加了收入。如下厅村根据农田肥沃程度分别以260元/亩和400元/亩的价格从群众手中流转了400亩低产田,通过争取高标准农田改造项目,将这片田进行了高标改造,再以390元/亩和530元/亩的价格转租给种植大户,获得收入5.5万元。

第四,光伏扶贫收益。“十三五”贫困村充分利用光伏扶贫的政策优势,发展光伏产业增收。2019年杨柳村、山中村、草坪村、木湖村4个贫困村的光伏收入都超过7万元。例如杨柳村,通过扶贫项目建有100千瓦的光伏发电站,2019年发电约97647瓦,电网补助0.4元/瓦,国家电网补助0.45元/瓦,今年收入达到了8.3万元。

第五,经济实体经营。村集体牵头成立盈利性农机合作社和企业实体,增加收入。如江背村,成立了村集体所有的农机合作社,拥有收割机3台,面向农户提供水稻收割服务,2018年、2019年分别收入5万元、4.2万元。又如草坪村,该村建有村集体所有的酒厂,年产3万斤白酒,近几年产的酒大部分都在窖藏,预计从2021年开始,每年都可以收入10万以上。

第六,投资企业分红。富田在外兴办企业的成功人士不少,一些村发挥这方面的优势,在一时没有好的增收渠道的情况下,为了完成每年5万的增收任务,村集体入股到乡贤创办的企业获得收益。很多村底子薄,入股的钱基本上都是村干部自己垫资或者贷款,可以说是发扬风格,风险村干部担,收益村集体拿。投资的企业尽可能多元化,注重企业偿还能力,降低风险。如陂下村、北坑村2018年通过这种方式增收5万元。因这个办法还是有一定的风险,村里如果发展了产业,已经尽量不选择这种方式。

二、富田镇发展村级集体的几点启示

第一,产业发展是根本。村级集体经济增收的途径很多,如产业发展、盘活资产、资源拍卖、投资入股等,有资源的村可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这样的村毕竟是少数。大部分村要发展村级集体经济除了发展产业没有更好的选择。产业发展虽然最难,见效也慢,但是可以获得持续稳定的收益。这也是为什么富田的一些村,即使有门面租金、光伏电站等稳定的收益,仍然花大力气发展香菇种植、油茶等绿色特色产业,毕竟看得远,才能走得远。

第二,村干部带头实干是关键。发展产业必然有风险。钱从哪里来?谁来管理?出现了损失谁来承担?这些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富田的做法是村干部特别是村支部书记带头干,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该镇把发展村集体经济作为“书记工程”,纳入党建工作年度目标重要考评内容,压实责任,促使每个村支部书记千方百计、想尽办法发展村集体经济。如坪田村为发展香菇产业,村干部以个人名义向银行贷款30多万元,作为村集体股金控股合作社,村干部既是实际出资人,又是日常的管理人,还是生产一线的员工,产业做起来后,上级来了项目资金,再补还给村干部个人。正是有了这些讲奉献敢担当的支部书记带动下,一大批产业基地才能很快建成见效。

第三,龙头企业支撑是保障。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农业龙头企业在品牌塑造、市场营销、成本控制、质量管理等方面具有非常大的优势,依托龙头企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一是可以降低产业发展的市场风险。技术、种苗、销路可以由合作社及龙头企业负责,各村只需负责生产。如子平菌菇合作社在与各村签订的合同上规定了“产品价格实行最低保护价,市场价格高于最低保护价时,甲方优先随行就市收购”。二是可以减轻经营成本压力。提供的菌棒和鸡苗不需要付现款,产品回收时可直接抵扣,极大地减轻了村级集体的资金压力。   

第四,加大扶持是基础。要加大财政对农业和农村的支持投入,进一步扩大乡村公共财政覆盖的领域和范围,想方设法把农村的公共服务提上来,以降低农村集体企业所承担的社会负担。加大对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兴办村级集体经济的支持,凡是符合财政涉农专项资金政策的,上级主管部门应优先给予大力支持。要把支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作为信贷支农重点,成立农村社区银行,凡社区内村民领办创办和参股经营的各类农业经营服务主体可适当提供贷款担保服务,降低贷款门槛,实行优惠利率。鼓励金融机构扩大村集体经济有效担保物范围,积极推动林权、土地、农房、农机等产权抵押贷款业务。要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鼓励农民积极参股各行业村级龙头企业,提高各企业的组织化程度。认真贯彻好各项支农惠农政策的全面落实, 支持村集体参与土地整理、农田水利、田间道路等民生项目建设,新增耕地由村集体管理和使用。

第五,建立产业发展与集体收益的转换机制是重点。产业发展了,但最为重要的,是需要把产业发展的红利转变为村级集体的“真金白银”。富田的村级产业合作社基本上是村里参股甚至控股,这就保证了村级集体可以合法地从产业发展中获得收益。为了规范合作社的运营,该镇还出台了《村级集体合作社管理指导意见》,对合作社成员组成、组成机构、日常管理、财务管理、分红机制等提出了具体要求,如规定财务人员需外部专业财会人士担任,防止腐败滋生。同时为激励村干部的发展热情,明确各村可以拿出集体经济收益的10%—20%,用于村干部绩效奖励,具体金额由镇党委集体讨论决定。这些机制的建立,把村集体、村干部、村民各方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

三、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的几点建议

第一,要高度重视,浓厚发展氛围。两年前,江西省委、省政府出台了《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 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力争到2020年底,村级集体经济年收入超过5万元的村达到全省总数的80%以上,基本消除“空壳村”,并培育一批经济强村。要实现这一目标,首先要强化组织领导,注重统筹谋划。基层党委、政府要高度重视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健全机构、强化职能、压实责任,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把发展壮大薄弱和空壳村村级集体经济作为夯实基层党建工作的重要任务,单独纳入乡镇高质量发展考核评价,提高权重,推动村级集体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其次村干部要提高对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认知。大部分村干部虽然能够意识到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的好处,但迫于各方面的原因及压力,在具体发展过程中,不想花时间和精力去了解政府政策和宏观经济大局,只求得过且过,不求上进,等靠要等思想严重,再加上本身惰性思想严重,缺乏学习、钻研和实践动力,因此即使启动了相关集体经济,也无法获得预期收益,更谈不上发展壮大了。村干部作为村级经济的领头人和引路人,他们的思想和行动对村级集体经济的发展直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再者,有的村村干部年纪偏大,他们对新形势和新事物的接受较慢,有的甚至根本无法接受新生事物,另外也缺乏新的发展观念,“老办法不能用,新办法不会用”,这从根本上影响到了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水平。再次要提高村民的素质和思想觉悟。长期以来,农村的凋零现象使得农民普遍不看好村级集体经济的发展,由于无法接受新知识和新技术的培训和学习,思想上跟不上时代的发展,知识结构上也跟不上经济结构的调整,他们对村级集体经济的发展缺乏相关的专业知识,也没有科学合理的独到见解,因此仅满足于低水平的出卖劳动力,在具体操作中往往也只会单干和蛮干。这种情况导致集体经济的发展达不到预期的收益,所以不少农民出现亏损,久而久之,大多数农民就会出现对村级集体经济的发展缺乏积极性和充分的热情,从而导致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氛围不浓。

第二,要加大扶持力度,增强发展后劲。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虽然能够引起各部门的重视,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很多工作都只是浮于表面,比如美丽乡村建设、脱贫攻坚等帮扶指导,虽在短期内能给乡村带来或多或少的变化,但是这种方式只能短期存在,并且在帮扶过程中一般都只注重了农村个体的帮扶,忽视了农村的整个集体,缺乏帮扶的长效机制。不少帮扶工作仅仅局限于送点物资,送点钱等等,满足于“授人以鱼”而不是“授人以渔”;在农村集体经济设施建设上,只注重眼前的经济效率,缺乏科学合理的长效规划和长效机制,只重视对农村建设的资金输入,忽略了农村集体自创自收的造血功能。此外,现有农村政策虽然对农村发展集体经济明确了扶持和引导,但操作性不强,优惠政策含金量不高,政策的协同性不够。如产业发展扶持资金分散在农业农村、扶贫、组织部、发改等部门,对发展产业促进村集体收入增长的要求不尽相同,未作硬性规定,使得一些项目老板和村民富了,村集体还是老样子。建议明确支持和鼓励村级集体入股农业产业合作社,作为硬性指标,把农业产业的“蛋糕”一起做大、一起分享,上级项目资金投入与村集体经济要做好对接,壮大农村集体经济发展载体,增强农村集体经济增收后劲。

第三,要严明制度,加强监管。过去大多数村级集体资产管理不规范致使村级资产流失的现象大有存在。一是决策不够科学民主。大多数村民不能直接参与村级集体经济的决策和管理工作,决策和管理工作只掌握在村干部等少数人手里,农民感觉被欺瞒,参与度不高,制约了村级集体经济的发展;有些村干部对涉及集体经济发展的事项,没有广泛听取村民的意见,而是搞“一言堂”,导致决策不够科学,村民对此意见很大。二是资产管理不善。虽然要求政府推行“三资”管理制度,但在实际工作中,制度管理大多还是流于形式。一些村级集体经济管理制度不严,大多处于无人监管的混乱状态,账目台账管理不善,一些村的集体资产记账不清,出现集体资产对账不符、管理混乱等现象。村集体的绝对控股容易使集体合作社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如果镇党委、政府稍有监管不严,就有可能让集体经济合作社成为村干部利用集体资源谋取个人利益的渠道,因此对监管的要求更高了。建议强化对村级合作社的日常监管,每年对合作社进行专项审计,保证村集体经济健康发展。

第四,要注重干部激励。要坚持树立大抓基层的鲜明导向,把全面落实村干部待遇和提升保障水平作为固本强基的重要举措,加强正向激励,把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情况作为村班子绩效考核重点内容,强化激励约束,奖优罚劣,最大限度保护村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营造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的好氛围。目前很多集体经济产业都是村干部在讲奉献,筹资投劳,但纯粹靠奉献精神,对产业的长远发展是不利的,因此有必要厘清村干部的奉献与回报的关系。建议出台专门的政策,对奖励的形式、标准进一步明确,方便基层对标操作,让村干部既有为也有味。(王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