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山,“九打吉安”的旗帜

苦楝开花芯紫红,

曾山心向毛泽东。

出生入死举红旗,

指挥攻吉为工农。

苦楝花是被毛泽东称赞“赣水那边红一角”的永和、吉安一带最有特色的花。它的籽跌在哪里,就在哪里生根,而且长得很快就开花结籽,这是那边最能代表劳苦大众的普通花。哪个有点肚才的人讲曾山打吉安的故事,把这花比喻他和当地群众是再好不过了,也是我小时候听过的一首山歌。

今年的苦楝花又开了。每当看到它,我就想起那首山歌,想起“九打吉安”在曾山同志的旗帜挥舞下,十万工农配合红军反复开展长达一年多的武装斗争,他们不怕牺牲,英勇奋斗的革命形象,实在令人敬佩。

据有关党史资料记载:1929年10月,赣西特委根据中央49号通知的精神,提出了“攻取吉安”的口号。为了把“攻取吉安”的口号变为实际行动,曾山遵照赣西特委的要求,领导赣西苏维埃政府,在赣西积极开展攻取吉安的宣传、组织、发动和武装群众,作好攻吉准备。但是,11月8日,赣西特委不幸遭敌破坏,团特委书记曾道懿被捕叛变,使党的组织、攻吉计划全部被泄露,城区工作破坏无遗,特委被迁至陂头,并立即恢复工作。曾山被临时派往延福区兼任区委书记。赣西特委为了扭转这种被动局面,于11月再次作出“攻取吉安”的决定。曾山在延福区,一如既往地深入群众做好攻吉的宣传工作,动员广大贫苦工农投入攻取吉安斗争行列。延福区的广大工农群众在“要消灭豪绅地主就要打到吉安去”、“要吃饭就要打到吉安去”、“要安居乐业就要打到吉安去”等口号的鼓动下,放下手中的锄头,拿起梭镖大刀,跟着曾山和地方武装大队首次攻打吉安城。这次攻打吉安虽然初露锋芒,但这一“暴动”信息,受到红四军总前委书记毛泽东的密切关注,于是他们从闽西挥师回赣。

1930年2月6日,毛泽东在陂头村主持召开了红四军前委,红五、六军军委,赣西、赣南特委参加的联席会议,史称“二·七”陂头会议。曾山代表赣西特委出席了联席会议。四天的联席会议,明确和解决了赣西、南面临的一些重大问题。当时毛泽东指出,赣西特委提出“攻打吉安”是正确的,但目前暂不是“打吉安”而是“围吉安”,先扫清外围之敌,待时机成熟一举攻取。会上指定曾山为前委委员、常委。会后,于1930年3月22日在富田召开了中共赣西南第一次代表大会,曾山当选为特委委员。会上决定将赣西苏维埃政府改为赣西南苏维埃政府,曾山任主席。会议提出了夺取江西全省政权的行动总目标。

两次会议和红军主力来吉把赣西南地区的革命形势推向高潮,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赣西南特委和地方武装又开展了“二打吉安”行动。2月23日集结在富田的红四军和红六军第二纵队获悉:向苏区进犯的敌唐云山旅前锋已到距富田40里地的水南。在毛泽东、朱德亲临指挥下,曾山率领地方武装,配合红四军和红六军第二纵队,于24日凌晨,直取水南,经过半小时的激战,歼敌500余人,其余残敌往值夏方向逃窜。由于曾山对值夏地形熟悉,带领红军和地方武装于26日在施家边设伏。当唐云山旅残部逃至施家边山前,准备抢修工事负隅顽抗的时候,红军和地方武装突然发起攻击,残敌措手不及,战至下午,重创唐云山旅。

这一仗胜利后,红四军转战赣南地区,曾山以总前委常委的身份,规定要随红四军行动。5月,红四军打到广东南雄时,党中央在上海召开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会,曾山从南雄赴上海出席代表大会。在这一期间,赣西南特委先后又发动了第三、四、五攻打吉安的战斗。

上海会议是贯彻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路线,把“二·七”会议确立的苏区政策指责为“农民意识”,鼓噪要攻打大城市。会议期间,曾山因受毛泽东的影响,心情一直怏怏不乐。回到吉安后,李文林果然在传达会上发难了,撤销了刘士奇的书记职务,曾山极不情愿被推到了特委书记的位置上。交接工作时,刘士奇专门向曾山介绍了前几次攻打吉安的情况和以后注意的问题。

1930年6月,蒋、冯、阎军阀正在中原展开大战,驻赣敌军不足两个师。这时,赣敌再次换防。16日探得国民党军成光耀部已撤离,新编十三师邓英部还在樟树,吉安城内只有金汉鼎刚开来的两营兵力。特委认为敌金部脚跟未站稳,是攻吉的好机会,于是召开有两路行委、西区苏维埃政府参加的赣西南新特委扩大会议,成立了攻吉指挥部,研究部署了第六次攻打吉安的行动方案。并决定曾山担任总指挥,陈奇涵担任参谋长。这次攻吉,曾山按照毛泽东“先围后攻”的策略,以赣西南红军第四、十一、二十等纵队和红军学校学员为主,并组织十万余群众分左、中、右三路,左路指挥部设在桐坪,右路指挥部设在神岗山,实行南北夹击,中路设在河东进行配合,令各路武装于6月20日前集结待命。在曾山指挥下,巧妙地利用迷魂阵战术,从吉安水东,一直到天华山、真君山到处插满红旗,在红旗林立的地方,常派人游动,还不时地吹归队号。吉安城里的敌人见这阵势,拼命挖壕沟,筑碉堡。这天,曾山在真君山指挥部发出总攻命令,顿时,吉安城的四周,到处红旗招展,炮声、枪声大作。这里攻破据点、那里拿下敌人阵地的捷报频频传到指挥部,中路赤卫军强渡赣江,推进到神岗山麓,打进到城西郊赵公堂,经过半天的猛攻激战,毙敌万余人。这次攻击由于敌人工事多而坚,而我方武器太弱,以围打的战略,取得了初步的胜利。

曾山和陈奇涵率领攻吉部队后撤,进行休整,准备第七次攻打吉安。此时,正好遇到黄公略、柯武东率领红六军一、三纵队来到吉安附近。于是曾山率领攻击武装部队,配合红六军第一、三纵队,于7月1日拂晓对吉安发起第七次总攻击。由于敌邓英部接防后加紧地在吉安城周围构筑工事,六打吉安后又在天华山、神岗山、真君山、螺子山设置了七道通电的铁丝网,挖了一条二丈多宽,一丈多深的壕沟,还从樟树调来两团人马增援,致使攻城受阻。

8月全国革命形势高涨,10日,赣西南特委召开会议,部署了第八次攻打吉安,成立了赣西南军事委员会总指挥部,统辖东、西、南、北四路指挥部,曾山任总指挥,并决定总攻时间为8月27日晨。此时,赣西南陆续组建了红军二十、二十二军,大大增强了攻吉的武装力量。

曾山以赣西南苏维埃政府主席的名义,于8月21日发布“火速筹集款项供给前线战士的急需”的紧急通知。经过广泛动员和各路办事处和各级苏维埃政府的的积极努力,筹款达11000元,切实解决了红军攻吉的急需。接着,特委决定以红二十军、红军学校和青年干部学校学员为主力,并调集十万“精勇工农”,分三路攻吉。8月25日,红二十军在吉安附近的高沙,打响了第八次攻打吉安的前哨战,歼敌一个营,缴枪300余支,俘虏副营长以下官兵百余人,使敌损失大半,铁丝网外几乎无敌兵;8月26日西路领导人肖志铎、段起凤按原定计划率领永新、泰和等县游击队万余人,3000支枪,从富田、曲濑等向吉安进军;8月27日学生总队长李学深率3000余人,2000支抢进攻真君山;北路游击队、吉水游击队攻击螺子山;曾炳春等率领吉安、安福、永新游击队攻打神岗山。9月5日前,各路队伍陆续从四面八方到达预定地点集结,对吉安形成包围态势。9月5日,曾山指挥红二十军和各路游击队对吉安城发起总攻击。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西路群众迅速占领了天华山和河东阵地。在北路武装群众的配合下,红二十军跨过真君山阵地,冲到铁丝网脚下,与敌人展开肉搏战,突破了敌军第一道防线,冲到吉安城边。由于敌铁丝网层层密布,壕沟太深太宽,加上敌人火力猛,红军和各路游击队无法突破敌人重重障碍,曾山立即指挥红二十军主动撤出阵地,部署各路游击队和群众留在阵地上继续包围吉安城。第八次攻打吉安之后,吉安四周之敌已完全肃清,并基本上完成了赣江中上游的割据任务。吉安城已变成一座孤城。这一仗打击了敌人,发动了群众,把赣西南人民的心凝聚起来了,扩大了红色区域,坚定了人民的革命信心,为最后攻打吉安城创造了有利条件。

1930年9月13日,红军在久攻长沙不克的情况下,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在株洲召开会议,作出了以第一军团攻取吉安的决定,后在袁洲会议上,进一步决定先打吉安。这一消息大大鼓舞了赣西南特委的打吉安必胜的信心。为接应由毛泽东、朱德率领的红一方面军进军吉安,曾山以赣西南苏维埃政府主席的名义,连续发布了一系列指令和通知:组建前方担架队员1800名,分西、北、中3个队;后方设立桐坪、固江、塘东、庙前、高塘、永阳6个伤兵站,担任伤兵的治疗、给养等一切服务工作;组建每团600人分西路、北路、中路3个冲锋团,带好长柄柴刀、锄头、马刀等工具,负责配合红军战士在冲锋时排除前进中的各种障碍;调集吉安附近熟悉大小路的工农群众400名,组成4个向导队,负责各路红军攻打吉安的带路;设立桐坪、石坪两个粮食处,负责筹备攻打吉安部队的柴、米、油、盐、菜的供给。9月27日,又紧急通知指示:“各县、区苏维埃政府立即组建好侦探处,使敌人的一举一动被我掌握。”在曾山领导的赣西南苏维埃政府的周密安排和发动下,一切攻打吉安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

1930年10月3日下午2时,红一方面军总部在吉安城北的山前村发布了4日拂晓《总攻击吉安的命令》,4日拂晓,总部一声令下,曾山率领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积极配合红一方面军浩浩荡荡向吉安发起总攻。经过激烈的战斗,红军首先从城西突破了敌军阵地,直插城中心的中山路和大街,全歼敌邓英部。10月5日清晨,红军大部队和地方武装在全城市民的热烈欢迎下进驻吉安城。

1930年10月7日在吉安城中山场举行万人“庆祝吉安暴动胜利大会”,宣告江西省苏维埃政府成立,曾山任省苏维埃政府主席。随后,曾山根据《宣布本政府成立及政纲》提出的任务,立即领导和组织扩红、肃反和筹款支前等工作。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他们筹集到6万块银元、20多斤黄金和大量银子,并将这笔钱一分不留的交给朱毛红军做军饷,解决了一方面军数月转战的后勤急需。毛泽东、朱德大加赞赏:“曾山同志是能干的苏维埃主席。”  

从1929年11月至1930年10月,曾山同志以赣西南特委常委、书记,苏维埃政府主席的身份紧记毛泽东“争取江西”的战略思想,认真参与和领导了“九打吉安”这场武装斗争,在赣西南甚至全江西掀起了一个革命高潮。他唤起工农群众,沉重地打击了江西反动派势力,开辟了江西半壁江山的广大苏区,为建立中央革命根据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被誉为江西苏维埃运动的旗帜。正如毛泽东主席说的:“曾山同志在江西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是有功的!”(陈日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