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复生其人

“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大旅行家徐霞客最后一次出游,去云南,路经吉安,在吉安附近徜徉了整整一个月,自1636年11月27日(农历)正式进入吉安境内,至1636年12月28日离开庐陵县前往永新,再入湘。

徐霞客之所以在吉安盘桓了那么久,除了欢喜吉安的瑰丽山水和醇厚文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老母还愿——寻找恩人、吉水人张宗琏的后裔并表达祭奠之情。

然而,为一般吉安人所忽视的是,其实在吉安,徐霞客除了寻找恩人,还走访了一个亲戚,而且是一个非常亲近的亲戚。

徐霞客游吉安,是宿在白鹭洲书院。

第七天,也就是十二月初三这天,清早,大雨滂沱。徐霞客吃完晨餐后,出南门往西,去神冈山走走集市。当时雨细路泞,道路不好走,走走停停,买了一些东西,还没买全,就回到白鹭洲书院的寓所里。

这天刚值白鹭洲书院季度考试,按惯例是由“郡侯”(吉安知府)亲自来主持。徐霞客早上出去时,就看到考生们都到齐了,静等知府大人来。可是等徐霞客上街购物回来的时候,却见学生们都解散回家了。也就是说,当天的书院考试,吉安知府并没有亲自来主持。

由此,徐霞客在《游记》里记载道:“郡侯即家复生,是日季考不亲至,诸生颇失望。”

这是徐霞客在游记文字中首次出现“复生”的名字,并交待其为“郡侯”(吉安知府),且与其是“家”的关系。

“家”的关系是什么关系呢?按照正常推理,可知徐霞客的此记录应该是漏了一个“本”字,即知府也姓徐,名叫徐复生。

作为一府之主,一郡之侯,徐复生怎么能置年轻学子的期待于不顾,不来主持考试呢?看来,这个本家知府给徐霞客的第一观感不怎么好,非但“诸生颇失望”,连徐霞客也感到失望——本家在此为官,肯定名声不咋地。后人于是揣度:徐霞客来吉安多日,一直没去拜访知府大人徐复生,可能与这第一印象不好有关。

在白鹭洲书院,徐霞客与知府徐复生只是神交,没有见着面。

一直到十天以后,徐霞客往吉安的东南方向(吉水、永丰)绕了一圈回来,徐霞客才与知府徐复生正式见了面,地点在徐复生的官署:“二十三日,在复生署中自宴。”至于是徐霞客主动上官府拜访,还是徐复生派属下到白鹭洲延请,不得而知。反正结果是知府大人徐复生自掏腰包,在家宴请了徐霞客。

宴请期间说了什么,徐霞客没有多余的记载。也难怪,虽然“天下徐姓是一家”,但毕竟只是同姓,亲疏客套而已。

然而,接下来的第二天,徐霞客在游记中竟然赫然记载道:“二十四日,复生婿吴基美设宴。基美即余甥。”

天啦!这徐霞客也太能控制情绪了。千里迢迢来到吉安,自己的亲外甥在吉安,亲外甥的丈人在吉安而且位居郡侯,岂止是“他乡遇故知”?那应当是“他乡遇亲人”啊!但他竟然前后在吉安几十天,只字不提这门亲戚关系!

而作为徐霞客的亲戚,徐复生、吴基美前后将近一个月里,竟然只各自宴请了一次,而且之前没有任何联络的交待。如此简单而冷淡,颇让人费解。

其实也好理解。也许这正符合徐霞客的性格(不愿趋炎附势),也许也是为了避嫌。

当然,最有可能的,还是徐霞客没有将这些联络的细节记载进来,而这也符合《徐霞客游记》的风格。与欧阳修一样,他只“在乎山水之乐也”。

但如果真的以为作为本家姻亲的徐复生如此不近人情,那也错了。事实上,徐霞客在吉安的梅林渡经历了强盗抢劫,已无分文。未来的湘、桂、滇之旅怎么开销,成为大问题。他迫切需要得到物资和金钱的补充。而作为姻亲的知府,徐复生也给予了徐霞客大力的支持。

崇祯九年(1636)12月26日清早,徐霞客到集市上买好酒肉粮食,吃罢早饭,告别吉安府知府、外甥吴基美的岳父、本家徐复生。由徐复生安排车子送到吉安城外的赣江码头,坐上开往永新县的船上,从神冈山折入禾水,一路经过三江口、横江渡、永阳市。

二十七日,徐霞客到达了庐陵县的止阳渡。他在笔记里回忆道:“先是复生以山溪多曲,欲以二骑、二担夫送至茶陵界;余自入署,见天辄酿雪,意欲从舟,复生乃索舟,并以二夫为操舟助。”可知,当初徐复生是安排了两匹马和两名挑夫,打算送徐霞客到江西吉安府与湖南茶陵交界处的,因为河流弯曲,路途更远,没有陆路快捷。但徐霞客看到天欲降雪,估计陆路行走会更加困难,感觉还是坐船更可靠。于是徐复生便按照徐霞客的要求,派人租了船,并安排了两名船工帮助拉纤行船。

除了给徐霞客租好了船,徐复生应当还给了徐霞客一批银两。理由是在止阳渡时,“朔风劲甚,二夫纤荷屡从水中多次下水拉纤,余甚悯其寒,辄犒以酒资。”能给船工额外支付劳务费,说明这时候他身上已经有钱了。

1636年11月徐霞客到达吉安,时徐霞客年届50,徐复生37岁,吴基美估计也是十八九岁。

外甥吴基美还只是个年轻干部,撇过不提。专说姻亲、吉安知府徐复生。

关于徐复生,清光绪《吉安府志》的《秩官》有简略记载:“徐懋曙,宜兴人,进士”。因记载过于简略,吉安人对他不甚了解,也就没人重视和研究,尘封在历史的烟云中。但今天要挖掘整理庐陵文化,王阳明要研究,徐复生这个人也不应错过。

徐复生,名懋曙,字复生,号映薇,生于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江苏宜兴人。崇祯三年(1630)考取顺天府举人,第二年辛未(1631)进士,与明末清初著名诗人吴伟业同榜。

徐复生考取进士后,马上被派到工部的一个司局(负责水利工程)工作,1633年被派到广东去监考乡试。监考期间,有人联络他,希望他照顾一个亲戚考生,遭到他严词拒绝:“我岂敢负初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看来徐复生那时已经懂这道理了。那年他主持的广东考试,所录取的都是些贫寒有名的学子。

此后,对于他的从政履历,虽先后顺序有所不同,但担任过黄州、吉安、宁波知府,其中在吉安时间最长,却是大抵无误,而且“所至多惠政”,说明政声很好。在吉安任职时,有过这样的记载:

改刺吉安,地界闽楚,四郊多垒,懋曙悉力防御,吉赖以全郡多大族,懋曙击豪强、绝请谒。权贵重足,有按使至,欲中伤之。至九日,公宴滕王阁,问知府为官若何。大司马李邦华答云:“明如万里无云,清乃一尘不染。”按使顿为改容。

大意是:担任吉安知府时,由于吉安地处闽楚交界,他在城外四周加强堡垒防御,吉安得以保全。吉安这地方,有很多大族势力。徐复生打击豪强,杜绝宴请,因此得罪了当地的一些权贵。当时朝廷派遣了按察使来到江西巡视。被得罪的权贵准备告他的“黑状”。巡视组在滕王阁设宴,一边吃饭,一边考察江西地方官员。他问:“徐知府为官如何啊?”大司马(相当于省军区司令员)李邦华答道:“明如万里无云,清乃一尘不染”,对徐复生大加赞扬。巡视员闻后非常感动。

可见,作为吉安知府,徐复生为人耿直,清正廉洁。他自讨腰包宴请徐霞客,即是明证。遇上这样一个清官,算是吉安人的福气。

1636年12月26日,徐霞客辞别徐复生,踏上了去往云南的路程。4年后,在云南染病,被护送回老家不久即病逝。

而徐复生呢,自徐霞客离开吉安不久,也离开了吉安,前往宁波任知府。后来据说还没贬官到了福建的困关,当了一名“守关吏”。此后,南明王朝覆灭,改朝换代。徐复生与许许多多的前明士大夫一样,坚持隐居不仕。

不仕又干什么呢?徐复生以三任知府积攒下来的财力和诗人士夫之修养,蓄养了一批技色超群的年轻女演员,办起了家庭戏班,取名“乐孺堂”, 以寄寓沧桑、感慨兴亡的心态从事戏曲活动,成为清初享有较高声誉的昆剧家庭戏班。同为宜兴人的著名词人陈维崧曾数次前往聆听雅乐,留下“数邀余焚香顾曲,歌丝鬓影,辄萦人心臆间”的描述,以及“风流太守识宫商,城北迎宾烛万行””的诗句,状极当时演出盛况。诗人吴伟业说他:“急流疾退,一遁而入于野夫游女之群,相与一唱三叹,人之视之与其自视,皆不复知为士大夫也。”

大约在康熙九年(1670),徐复生去世,徐氏家班也随之解散消亡。

曾任吉安知府的徐复生,竟是明清昆曲大家,这是吉安人始料不及的。而其姻亲徐霞客其人其书后来被竟然也被誉为“千古奇人”、“千古奇书”!(欧阳和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