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九打吉安”英烈

清明前的一个下午,我第三次怀着崇敬的心情走进县城的将军公园,专程缅怀“九打吉安”的英烈们。

斜阳染红了西边的云彩,也染红了将军公园这座山岗,耸立在将军公园山顶上的“革命英雄纪念碑”和站在碑顶上一手紧握钢枪,一手挥向吉安进军的红军战士,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悲壮。踏上这座公园的台阶,曾经组织和指挥过“九打吉安”的曾山和原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政治部主任的余秋里握手的全身铜像首先映入眼帘。在他们身后,就是一万多名有姓有名、用鲜血和生命铸成的“红军墙”。我查阅了部分资料,具有光荣传统的吉安先烈们,大多数是1928年至1931年,特别从毛委员来到吉安、东固后,在毛委员和赣西南党、苏维埃政府领导“九打吉安”和第一、二、三次反“围剿”期间参军和牺牲的。还有许多牺牲后不知姓名的先烈。“红军墙”叙述着先烈曾有怎样攻打吉安和反“围剿”的英勇故事。我仿佛又走进了那些硝烟弥漫的战场,听到了那些战斗中激烈的枪声,见到了先烈们在战斗中前赴后继的身影。

在这些先烈的中间,有我的公公(爷爷)陈文溢、一位大舅曾玉(毓)芳和隔壁屋的陈文珪爷爷,我们陈家村这个小村就有11位先烈的名字。《永和乡志》记载了他们的性别、年龄、籍贯、入伍时间、当时职务、牺牲时间和地点等。如我的公公陈文溢,是1928年入伍的,当时是区干部,1930年打吉安时牺牲在河东。我的大舅也是1928年入伍,当时是班长,牺牲在安福来吉安的路上。他们原先都是在家务农、打短工,有的依偎在父母身旁,有的刚娶妻生子,过着享受天伦之乐的日子。为了响应赣西南苏维埃政府关于“要吃饱饭就要打到吉安去”“要安居乐业就要打到吉安去”的口号,放下手中的锄头,拿起梭标大刀,自带干粮跟红军去打吉安城。在一旁的母亲和妻子看到刚发给他们手中的梭标或大刀,心痛地说:“咯打得赢拿枪的国民党反动派?肯定是去送死!”可这些热血青年一点都不惧怕,仍然踊跃地报名排队!跟着去打吉安城的时候,他们冲锋在前,当旁边的战友牺牲了,就踏着他们的血迹,拿过他们手中的枪或刀,又冲锋陷阵。19岁就入伍的大舅,入伍不久就当上班长,不久就光荣牺牲。我们村11个人去打吉安,没有一个活着回来,都成了烈士。

站在“红军墙”前,缅怀这些青春壮年的英烈,我感到自己的心灵在强烈地震撼。“九打吉安”的英烈们,你们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吉安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陈日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