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水之间钓鱼乐

小时候喜欢站在河塘边看大人们钓鱼,当看到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鱼被钓上来,真是羡慕极了!但是自己没有渔具,只能望水兴叹。

小学毕业参加升学考试后,嫌闷得慌,便从山上砍回几根竹子,从中挑选了最好的一根,用火熏过制成鱼竿,又从樟树下捉回几条野蚕,用醋浸泡后抽出丝来做成鱼线,然后偷来母亲的绣花针,用老虎钳弯成钩形就当作鱼钩,再用芦苇杆制成鱼漂……于是算有了完整的钓鱼工具,那心头之乐自不待言。可是母亲管教甚严,一般不准我和弟弟到野外、水塘边去玩,尤其是大热天。可是禁不住鱼的诱惑,终于有一天偷出家门实现了钓鱼的愿望。那时我们用的鱼饵非常简单,竟然就是米饭。我在针做的鱼钩上勾了一粒米饭投入水中,然后紧张兮兮地盯着荡漾在水面上的鱼漂。只要鱼漂一动,我就急不可待地提竿,几次失败后,似乎也摸熟了鱼的吃食规律,最后居然钓上了几条鱼,那喜悦之情简直无法形容了。吃自己钓的鱼,更是香味无穷。

上了师范念书,极少回到家乡,自然没有钓鱼的机会。往后紧张的工作,坎坷的人生,五十余年再也没想过钓鱼这件事了。偶然和人谈及钓鱼,不免勾起我对儿时钓鱼的追忆。

退休后,有机会实现儿时钓鱼的梦想,但是,顾虑自己不懂钓鱼这门学问,所以犹豫不决!前几年,在朋友的撺辍下,走进渔具店,买回全套钓鱼器械,相邀几个伙伴做起了“姜太公”。说实话,儿时钓鱼是为了获得鱼吃,可现在钓鱼,心境却完全不一样——主要是为了休闲消遣。可是久久钓不到鱼,心情不免有点烦躁,甚至想打退堂鼓。但想到欧阳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我便自宽自解,“钓翁之意不在鱼,在于情趣过程也”。于是便耐下心来,渐渐的这种耐心增强了我的毅力,锻炼了我的意志,终于从“消遣”中慢慢领悟到钓鱼其实也是一门学问,更是与鱼斗智的活动,比如要摸清鱼的生活习性,掌握鱼的特点;还有,什么季节钓什么鱼,何时钓深,何时钓浅,都要细细的体验和实践,久而久之,才能摸索一些鱼性特征,对垂钓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鱼儿摄食、鱼漂沉浮之际,又会给我带来孩童般的乐趣。这无疑有益于修身养性,调适情志,使中枢神经系统得到调节放松,有益身体健康。

外出垂钓,要是有同伴,则并肩而坐,会抽烟的点上一支烟,彼此悄悄细语,且钓且谈,天南地北,乐趣横生。每当在提竿后,全神贯注凝视着浮漂,思想高度集中,一旦见漂儿动了,心底无比激动。嘴角立刻泛起了微笑,轻轻提起鱼竿,却又不立马收线,而是欲擒故纵,看着鱼儿挣扎,其中乐趣真是令人陶醉。若钓上大鱼,则互相帮抄,更是同喜同乐!

钓鱼,可以享受生机盎然的野外生活情趣,欣赏赏心悦目的湖光山色,而且还是一种很好的户外运动,在碧波荡漾的河塘湖边,凝思神闲,在放松的心境中,享受生活,感悟人生,一切烦思杂念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试想,暂别了喧闹的城市,抛开了俗世的烦恼,尽情沐浴在山水之间,那真是心境宁静,荣辱皆忘,唯有提竿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如今,每当垂钓水边,便会忘却世俗,真是“沉浮一线间,一钓越千年”。把自身充分融入碧波白云、鸟鸣蛙鼓之中,内心无比宁静,畅快。无怪乎有人说:“钓鱼有赏画之情趣,吟诗之飘逸,弈棋之斗智,游览之旷达。”置身于绿水间垂钓,静虑凝神,与鱼儿隔水斗智,其乐无穷!(戴瑞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