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畅想

5月,陆续出现劳动、青年、母亲等一系列关键词。青年节意味青春、青年,热情、希望。历史上的“五·四”,青年挑起了民主和科学的大旗,摧生了中华新力量。那时的青年,眼光高远,有“会上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境界,有意志力,新中国的缔造者年轻时曾发出“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口号,联想“向天再借500年”,有着只争朝夕的强烈使命感。青春的年华,喷薄着蓬勃的朝阳。是人生之王,人生之春,人生之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如苒苒盛春,葳蕤着葱茏的生机,遒劲着恢宏的力量。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青春,是凌云壮志的鲲鹏展翅,是四海为家的博大胸怀,是初生牛犊的无知无畏。辍耕垄上,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喟叹;混迹闹市,有“彼可取而代之”睥睨始皇的虎胆;书生意气,有“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忧叹,“粪土当年万户侯”的胆气与潇洒。

今年是五四运动101周年纪念日。我们时常想起1919年的那个上午,北平的青年学生,走出校门,走入街道,高喊着“宁为玉碎,勿为瓦全”、“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迈着大步,挺着胸膛。又是一年五月,阳光明媚,又是一年五四,热血喷张。青年是什么?1915年《新青年》发刊词中说:“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

新青年迎来新时代,“青春由磨砺而出彩,人生因奋斗而升华。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幸福的人生。”新一代伟人的讲话,道出了奋斗之于幸福的意义,也让更多年轻人坚定了“奋斗的青春最幸福”的人生信念。诸如当前,面对新冠病毒危害,有“捐躯赴国难,誓死忽如归”的言行与奋斗。

那么,多少岁算青年?在我觉得,主要取决于心态。若积极向上,就算年过半百也可以朝气蓬勃,能量满满。青春不只是年龄恰好,也是一种精神永存。青春是斗志,是拼搏向上的生活,是不服输的毅力。青春在理想中,在工作中,在你前行的脚步里,在你阅尽千帆后,归来仍是少年时的境况里。

许多人在同学聚会时,都有“出走多年,归来仍是少年”的神往。可见青春不是年龄而是心境。其实,青春是人皆有之的一股不竭的生命清泉湧流。岁月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为暮年。人的心灵应如浩淼瀚海,只有不断接纳美好、希望、知识、勇气和力量的八面来风,方能使青春永驻,芳华长存。谁都想过上一直梦寐以求的生活,我们在生活中跌倒又爬起来这一切付出都是因为这个坚定的信念,和念想中美好的向往啊!勇往直前,当有足够的勇气去追随自己的内心,因为那里有你真正想要成为的样子!

青春生命之慧,最突出的一个特征在于柔。人和草木都一样,有生命的时候,身体都是柔的,待到生命结束了,身体就会慢慢变僵硬。柔主要体现一个力字,不仅是生命的特征,更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柔不代表软弱,软弱是没有力量的,在生活中常常成为弱势的一方。

真正的柔,有弹性,即使被他人击倒,也可以马上站起来,就像不倒翁一样;真正的柔,很强硬,能够穿透最坚硬的东西,如水那般,滴水能穿石;真正的柔,刻在骨子里,如美人一般,从来在骨不在皮。柔,是一种生活状态,是对美好事物的一种追求;柔,是外在的变通,内在的不变,有接纳世间百态后的包容,而不是装腔着势空架势。挥舍温柔,永怀赤城之心,历经岁月,依旧芙蓉满面。具有“柔”的智慧,才能读懂生活。生活不温柔,但要懂得温柔你的生活。温柔的人,大多都是亲身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痛苦后,决定不再让其他人遭受自己的这般痛苦,这份血淋淋的“体贴”,人们称它为“温柔”。一个温柔的人,总能抚慰他人,令岁月生香。一个敢于善于温柔的人,才是过上真正自由的生活。

青春生命之慧的另一个特点是充满五颜六色的阳光心态。青春是蓝色的,像深远的晴空,像迷人的海洋,深远辽阔,富于幻想;青春是绿色的,像滴翠的青竹,像坦荡的草原,充满无限生机和活力;青春是红色的,像燃烧的火焰,像初升的太阳,朝气蓬勃,充满希望,愿把光和温暖无私地奉献;青春是白色的,似雪似浪,如云如月,白洁无瑕,犹如一张白纸,如写的文字,爱画最新最美的图画;青春是无色的,像风变幻无穷,像雾绚丽迷人,放纵它遗憾终生,驾驭它乘风破浪。青春是彩色的,拥有了它,便拥有了七彩人生。青春是一首美丽的诗,是一支动听的歌。让我们真诚地把握住它,让青春之花绽放四季。

五月,是一个诗意而居的季节,愿你与文字相伴,让岁月生香,处处点化成文,时时清香成字;一首歌,听罢,浮想翩翩;一阵风,拂过,心海起伏;一本书,一幅画,读着读着,看着看着,心魂早已入了画;与其说是笔者赋予了生命,不如说是文字诗意了时光,醉美了五月;一段文字透着生命的领悟,一句话承载着浓浓的情意;是这一缕缕墨香,相伴了一段葱荣时光,诗意着似水流年般的五月天。相约季节的邂逅,见证彼此真正的年轻心里,若时光不老,让爱缱绻,那么,许我携三千繁华,在你的心篱,种一份知意,泼一笺淡墨,那些牵动魂魄的往事,一低眉便落入了眸里,心里,还有我不知怎样落笔的诗笺里。(罗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