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家战斗扬军威

刘贤权(1914-1992),原名刘贤耀,吉安县富田镇(今属青原区)江背村人,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青海省军区司令员,济南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为了坚持和发展山东的抗战,1938年5月,中央军委、八路军总部决定派兵入鲁作战,组织了一支东进抗日挺进纵队。1939年2月,刘贤权奉命任东进抗日挺进纵队五支队政治部主任,曾国华任支队长。

3月底,曾国华、刘贤权率领五支队机关及所属5团集结在陵县大宗家村一带进行短期休整。

4月初的一天晚上,由于五支队与当地群众举行军民联欢,被敌人获取情报。第二天清晨,日军旅团长安田指挥日军骑兵和分乘60多辆汽车的步兵,包围了大宗家村和侯家村。安田旅团属坂垣师团,是日军的主力,这次他们扬言要报平型关之仇。面对如此严峻的敌情,曾国华和刘贤权一方面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一方面紧急商讨战略。

会上,刘贤权坚定地提出:“我们首先要就地消灭敌人。只有消灭敌人,打乱他们的部署,才能保全自己。我们部队有2000多人,兵力不算少。这里虽无险可守,但有房屋村落可以凭借,比起暴露在野外的日军还是有利的。我们应组织部队进行就地抗击,杀伤敌人有生力量,待天黑再突围。那时,敌人丧失了元气,想追也不敢追了!”

曾国华表示同意,并与刘贤权商量,马上电话命令一营从侧后向敌人骑兵发起攻击。

一营营长温先星立即率部向滞留在侯家村附近一座沙丘处的日军骑兵压了过去。这出乎安田的意料,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支部队竟然向他的骑兵发起了袭击,于是他匆忙指挥骑兵迎战。然而,等他部署好了,已为时过晚。一营战士在急促的近距离交火后,已经端着刺刀和日军骑兵展开了白刃格斗。敌骑兵纷纷落马。刘贤权见时机成熟,遂令部队骑兵连投入战斗。日军骑兵在刘贤权部队前后夹击下,伤亡大半,元气大伤。

这时,在沙丘附近枣树林中指挥的安田大佐见日军骑兵难以招架,便打旗语命令包围侯家村的日军步兵赶来增援,不料被五支队发现了敌人指挥所,刘贤权和曾国华立即抽调一部骑兵和步兵,分两路包抄,向敌指挥所迫近。安田见势不好,在卫兵的簇拥下夺路逃走,被五支队步兵一排手榴弹打得人仰马翻,安田被弹片击毙,敌骑兵纷纷溃逃。

大宗家村是日军进攻的重点,战斗异常激烈。刘贤权指挥五支队五团分头率队占据村周围的有利地形,击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团长带领十连由村内迂回到村外围歼敌人。下午村内展开巷战,双方逐屋争夺。五团特务连、十一连和十二连,同包围的日军反复冲杀30余次,大宗家阵地始终在八路军控制下,日寇伤亡惨重。

战至黄昏,曾国华和刘贤权认为时机已到,应分头率部突围。于是,刘贤权带领支队机关、直属部队迅速向东北突围,曾国华则率部分兵力,突破敌人的防线,赶来增援五团。他与负伤的五团团长一起,在夜幕掩护下,率部奔东北而去。

大宗家之战,在敌我力量悬殊的不利情况下,刘贤权和曾国华根据实际情况,果断指挥,沉着应战,经过一天激烈战斗,歼敌500多人,击毙安田旅团长,最后率部胜利突围。这一仗,不仅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在冀鲁边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也使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受到震惊,东京的广播电台也为这一惨败发出了哀号。

不久,在一次反“扫荡”战斗中,刘贤权又率五支队1个团英勇冲杀,浴血奋战,重创敌人,完成了掩护东进抗日挺进纵队机关转移的任务,受到肖华政委的表扬:“刘贤权是个作风沉稳、工作细致的政治干部,这次反‘扫荡’突围还具有一股军事干部的拼杀劲头。”(整理:陈青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