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专家胡备文

胡备文(1916-1986),长塘镇(今属吉州区)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军委情报部第三局局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三部部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周恩来等党中央领导人身边有一个技术侦察情报班子,蟠龙镇战斗前,利用5个电台的力量,对胡宗南两个军部、5个师部及所属的十几个旅实施全面监控,3天内破译出全部密码电报,为战斗的胜利提供了保证,这个技术侦察情报班子的领导人就是胡备文。

胡备文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读过七八年书。堂兄是中共儒(林)坊(墩)支部书记,受其影响,胡备文参加了吉安县学徒联合会。1930年12月,参加了红军, 1933年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在上世纪30年代初,为了培养自己的无线电通讯力量,中央红军在苏区开办了无线电培训班,1932年,胡备文被选调到中央军委无线电学校学习。毕业后,胡备文被分配到前方总司令部无线电总队任报务员,开始情报系统的工作。1933年8月调军委二局工作,任股长。军委二局负责对敌电报的破译,以获取准确及时的情报。

1934年10月,胡备文随军委二局踏上长征的路途。由于离开根据地,红军的人力情报只能起到侦察当面之敌的作用。如果想知道整个区域内国民党追剿部队的部署情况,只能依靠二局的无线电侦察手段。长征的主要工作是行军,然而二局除了行军还要24小时进行情报侦收工作。胡备文担任的是报务员,这是个十分重要的岗位,既要保证不出差错,确保党中央、军委总部各项指令的顺利通达,又肩负着保护报务设备的重任,有时要用生命去保护电台设备。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军委二局随着全军由国内革命战争转入抗日民族战争。作战对象的改变,给二局带来了一个新的重要问题,就是必须学会日文。1937年4月,根据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指示,曾希圣组织人员学习日语,兼学文化、党史知识。随后,处在后方的胡备文等红军干部被编成一个特别班,突击强化日文学习。

1938年9月中旬,特别班学员毕业,胡备文被派往武汉,分配在军委三局担任外文翻译,收集日本外务省、大东亚省有关资料,做好对日侦察的准备工作。由于工作出色,多次受到上级表扬。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军队在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遭到失败后,改为向陕甘宁边区和山东解放区进行“重点进攻”。为了诱敌深入,在运动中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1947年3月18日,中共中央主动撤离延安转战陕北。军委二局为了满足中央对情报的需要,组织了一个约60人的技术侦察情报班子,为中共中央前委二大队,胡备文担任大队长,直接向毛泽东、周恩来提供技术侦察情报,具体任务是全面侦控胡宗南、马鸿逵等的军事系统,配合西北野战军的战略行动。

周恩来对胡备文说:“毛主席和我每天都用心熟记敌军的军、师以上部队番号、主官姓名和调动、作战情况。”胡备文深感情报工作重要性,一直谨记在心。

在青化砭战斗中,二大队截获了敌31旅、135旅从延安分兵北犯的情报,我军及时包抄合围,保证了战斗的胜利。

毛泽东见到胡备文,表扬了二大队情报工作出色,说:“胡宗南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啊”拿他的名字开玩笑:你怎么只“备文”,不“备武”呀?

敌31旅被歼灭后,敌人整个密码系统全部更换,胡备文带领二大队很快解开新密码,毛泽东说,胡备文了不起!专门奖励给他们100万元边币和两匹马。

蟠龙镇战斗前,周恩来要求“三天内破译敌人全部密码”。胡备文集中5个电台的力量,在三天内破译出全部密码。此后,二大队还配合西北野战军取得了羊马河、蟠龙镇、沙家店等重大战役的胜利,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的嘉奖。1948年圆满完成了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情报保障任务,受到中共中央传令嘉奖。

新中国成立后,胡备文曾担任军委情报部第三局局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三部部长等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技术侦察情报工作的创始人之一和主要领导人。他不断探索,不断学习,为军队情报工作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整理:谭婧雯、吴子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