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女团长”王泉媛

王泉媛(1913-2009),敖城镇庐富村人,1930年参加革命, 参加过红军长征,1936年,被任命为妇女独立团团长。西路军失利后,历尽艰险逃出牢笼,与党组织失去联系,沿途乞讨回乡,自食其力。1982年,恢复了党籍和红军身份。

有人用九个数字概括王泉媛的一生:一生坎坷,两袖清风,三过草地,四爬雪山,五次婚姻,六个孤儿,七次遇难,八陷暗算,九死一生。

王泉媛本姓欧阳。8岁那年,生活所迫,被送到邻村一姓王的人家当童养媳,从此改姓王。

1930年3月,家乡敖城骤然刮起了一场革命风暴,一夜之间,村里来了一群带枪的人。

“敖城暴动了!穷人翻身了!”“我们是毛委员的队伍,是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队伍。”王泉媛第一次听到关于革命的宣传。她惊奇地发现这群人专打土豪劣绅,开仓放粮,穷人翻身当家作了主人。她似懂非懂,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报名参加红军。

1934年,王泉媛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被送进中央共产主义马克思大学学习。毕业后进入中共少工中央任青妇干事,紧接着一纸调令又回到瑞金。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实行战略大转移,王泉媛被分到妇女工作团,团长是董必武。

1936年10月,西路军妇女独立团组建,王泉媛任团长,吴富莲任政委。

1937年3月,西路军在河西走廊与马家军经过40多天血战后,损失惨重,西路军总指挥部、九军、三十军和妇女独立团被围。此时,2万多人的西路军,只剩下不足5000人,伤病员多。

王泉媛对徐向前说:“徐总指挥,让妇女独立团打掩护吧!”徐向前犹豫不决。显然,他不忍心让一群女兵单独与凶残的马家军作战。王泉媛看出了徐向前的心思,又说:“我们是女的,万一打散了,化装起来也容易混过去。”

为了迷惑敌人,全团官兵剪掉长发,一律男装,并改用三十军二八六团番号。在每人得到5发子弹、2颗手榴弹的补充后,王泉媛率领这支不足1000人的队伍进入梨园口阵地。一个小时过去了,子弹打光了,手榴弹所剩无几,连石头也扔得差不多了,500多名女战士献出了生命。

当马匪发现担任阻击任务的红军全是女兵时,便从马上跳下来,想活捉她们。眼看着敌人一步步逼近,王泉媛命令战士迅速往山上撤退,自己则带领一小部分人作最后的阻击。令王泉媛感到欣慰的是,通过渐渐稀疏的枪声,她基本能判断出总指挥部和主力部队已突围出去,妇女独立团的任务完成了!但全团此时仅剩不足300人……

电影《祁连山的回声》中,把团长误说成是吴富莲。为此,导演还专门向王泉媛老人表示过歉意。这部电影讲述的是我军第一支妇女武装为掩护主力部队撤退而全军覆没的故事。

荒凉的西部,她们四处逃亡。终于,躲藏在一孔破窑洞里的王泉媛等被马匪搜了出来。

在狱中,王泉媛与敌人斗智斗勇。连续三个晚上严刑拷打,王泉媛均不承认自己是团长。后来,她趁上厕所的机会跳下城楼,昏死在墙根下,又被抬了回来。

1939年3月,马进昌领兵外出修路,王泉媛和女战士王秀英在马进昌夫人的帮助下,翻窗逃出马家大院,一口气跑了90多里,直奔去兰州的大路。王泉媛和王秀英终于逃出了魔窟,来到了兰州,找到了八路军办事处。但党组织对失散人员的收留作出了严格的规定,王泉媛和王秀英请求归队未果。

王泉媛这位用双脚走完了不止两万五千里路的女红军团长,最终没能到陕北,相反她又沿着当年长征的路,靠乞讨回到了家乡。

1942年7月,当王泉媛衣衫褴褛、腿脚溃烂地回到老家时,家里人都不敢相认。在她准确地说出以前家里的情况后,母亲才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女儿。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当地人都不知道王泉媛是红军中远近闻名的女团长,她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后来,王泉媛嫁给革命烈士后代刘高华,下地种田,自食其力。

1949年家乡解放后,王泉媛当过村妇联主任,公社敬老院院长,一直为地方建设作贡献。她曾收留了6名孤儿,并一直与其中一位养女生活在一起。多年来,王泉媛坚持义务为吉安市大中小学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担任了十多所中小学的校外辅导员。中央、省、市媒体曾多次报道她的先进事迹。

有记者采访时曾问王泉媛:“由于历史的原因,很长时间没有享受到应有的待遇,解放初期,虽然家庭困难,却没拖欠过国家和集体一斤公粮,担任敬老院院长14年,没要过一分钱工资,不少人说您是一个‘傻党员’、‘穷党员’,您又是怎么想的?”王泉媛老人真诚地答道:“跟党走是我一生无悔的选择!每当想起那些为了党的事业献出了生命的战友,我干的那点儿工作又算得了什么。”(整理:张之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