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铸“虎将”

梁兴初(1913-1985),吉安县文陂乡渼陂村(今属青原区)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他以解放战争中黑山阻击战、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德川之战著称于世,率领的38军被彭德怀誉为“万岁军”;美国西点军校评他为二战后世界十大著名军长中的第二名。

梁兴初作战勇敢,不怕死,有蛮劲,他遍体弹痕累累,共负过九次伤,均大难不死,他妻子任桂兰曾感慨说:老梁在红军时期六年,从战士到团长,作战无数,负了九次伤,升了九级,正好是一个伤疤一级军阶,他才真是一级一级打上来的啊。

梁兴初每次战斗打响后,总喜欢冲在前面。在他九次负伤的战斗中,最危险的一次发生在1933年夏天于都县于都河附近的伏击战中。

那时,第四次反围剿结束不久,部队正在休整。有一天中午,天气闷热,梁兴初他们刚刚帮老表做农活回来,午饭还没来得及吃,就接到作战命令:一股敌人正沿着于都河堤蜿蜒而行,2师5团负责消灭这股到附近村庄烧杀抢夺的敌人,而梁兴初9连的任务是在于都河进行伏击。

战斗打响后不久,敌军就被正面部队打得七零八落,溃败下来,向梁兴初的9连埋伏方向逃窜准备渡河。

100米,50米,敌人的抱怨声、吵闹声、叫骂声越来越近。“打,给我狠狠地打!”梁兴初大喊一声,“噼噼啪啪”的枪声密集地响起来。顿时,敌人像捅了的马窝蜂,四处逃窜。当发现梁兴初的人数不多时,敌人慢慢地聚拢,向9连发起疯狂的攻击。

梁兴初浓眉一扬,帽子一甩,抓起枪就要往前冲。“危险,连长!”警卫员大声喊道。但迟了,一颗子弹打了过来,穿透了梁兴初的腮部,鲜血喷涌而出,血流满面,染红了衣襟,说话、呼吸都极困难。

“卫生员,卫生员!”有的战士喊着,有的冲过来抢救,有的看到连长受了重伤,生死不明,大叫一声,性子上来了,端起机枪“突突突突”就往前冲,刚冲出战壕就被流弹击到,倒地牺牲。梁兴初嘴不能说话,怒目一瞪,摔开了要架他下去包扎的手,坚决不离开战场,用手比划着,咬紧牙关继续带伤指挥。

梁兴初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极大地感染了战士,同志们越打越勇,在他的指挥下,全连先后打退敌人7次疯狂进攻,到了后来,毫无斗志的敌人把枪一扔,跪在地上,举起双手投降。

战斗结束后,梁兴初大手一挥,正要比划什么,突然“轰”的一声,一头栽倒在地,昏迷不醒。“连长,连长!”战士们围了上来,急促地喊道。很快,梁兴初被送到了部队临时医院,但由于缺药、缺器材,医疗条件很差,伤口发炎,高烧不断,到了第三天仍旧没有苏醒过来,战士们的心都揪了起来,有的还偷偷抹泪。第四天清晨,梁兴初脸色苍白,心跳停止,战士们都以为连长牺牲了,哭得非常伤心,特别是警卫员,非常懊恼没有保护好连长。战士买来一口好的棺材,为他净了身。但就在葬礼的前一天,梁兴初竟然奇迹般地苏醒过来,战士们高兴地跳了起来,都说“阎王爷都怕了铁打的汉子”,从此他 “铁打”的威名传开了。

1985年,梁兴初因病逝世,小儿子梁晓源在清理遗物时,发现了他写的最后一篇日记,上面有充满深情的一段话:将尽力做一些有益工作,我总希望党和人民的事业兴旺发达,蓬勃向上……(整理:张之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