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军会师

彭林(1914-2002),官田乡举洲村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先后写了《红旗卷起农奴戟》、《抗战八年战斗在浙江》、《保卫山东威海战斗》、《解放青岛》、《接受旅顺海军基地保卫海疆》、《千里征战找贺龙》等革命回忆文章。

1934年西征开始后,红六军团根据敌我双方的形势,适时调整部署,率部突破敌人内层封锁线,一鼓作气乘胜前进,胜利突破了敌人的战役包围。

9月19日,湘敌补充第二纵队两个团企图突袭红军。军团首长决心集中兵力消灭这股敌人。那时,彭林任红六军团五十团政委,他们接到担任主攻的命令后,立即行动起来,隐蔽在山后。军团政委王震来到他们的团,亲自指挥战斗。当运动之敌靠近五十团200余米时,王震告诉他们“要沉住气,把敌人放近些再打”。

当敌人离五十团百米左右时,王政委下达了作战命令突然出击。霎时间,漫山遍野涌出来的红军战士,如同出山猛虎扑向敌人,枪声、号声、喊杀声响成一片,打得敌人措手不及。这时,坚守在阵地主峰的五十二团从正面居高临下,潮水般地压了下来,两面夹击,敌人仓皇逃窜。我军乘胜追击,战斗至黄昏,毙伤敌人200余名,俘300余名,缴获枪械300余件。这次胜利,为红军顺利进入贵州扫清了障碍。

10月,红六军团在贵州甘溪遭到了敌人24个团兵力的封锁追击。9日,部队向施秉县大庆地区转移,行至一座大山的夹沟前,追敌已经逼近。这条夹沟又窄又长,两边是悬崖峭壁,地形十分险要。紧急关头五十团为了掩护主力进沟,主动吸引追敌,成功引开了敌人。但却与红六军团主力失去了联系,踏上独自与红三军会合的征途。

五十团在深山密林的悬崖峭壁上攀援行进。山区偏僻,少有人家。草鞋破了,得不到补充,只有赤着脚行走;饿了,弄不到粮食,只好以野菜野果充饥。在荒山野岭露营,部队异常疲劳。

一天,五十团来到一个小集镇,团部在一所小学里住了下来。团长郭鹏一走进教员办公室,就高兴地喊彭林政委:“老彭,快来看,地图!”彭林赶忙过去看,原来墙上贴着一张旧得发黄的中国地图。他们两人站在地图前仔细寻找部队宿营的位置。郭鹏转身对欧阳家祥参谋说:“欧阳,你找张纸,把贵州这一块描下来。”欧阳家祥东找西找,没有找到一片纸。突然他在垃圾堆里发现半张破损的报纸,顺手拿起一看,通篇写着“共匪”这类的内容。他气呼呼地将报纸拿给彭林看,说:“敌人又在骂我们了。”彭林接过报纸,仔细地看了起来,嘴里还不停地说:“骂我们算什么,还要把我们剿尽杀绝呢!”看着看着,彭林突然用手狠击一下桌子,高声喊道:“老郭,找到了!”彭林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使大家十分惊奇。郭鹏忙问:“找到什么了?”彭林高兴地说:“找到贺龙老总和红三军了,看,贺老总他们的位置报纸上写着。”大家围过来,看见报纸上写着:“贺龙匪部在沿河、印江一带骚扰,现向西南方向蠢动……”郭鹏说:“敌人真帮了我们大忙啊。”原来,五十团驻地离印江一带只300余里,几天行军便可赶到,于是他们在当地找了一个老乡作向导,领着部队向沿河、印江行进。

路途上,指战员们虽然极度疲劳,但因知道兄弟部队——红三军的位置,情绪仍然高涨。大家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找到红三军,找到贺老总。在向导的帮助下,五十团巧妙地与敌周旋,突破了敌人重重封锁。10月23日,部队来到苗王山半山腰,忽然后山传来了熟悉而亲切的军号声。号兵高声地叫道:“是四十九团调号问话。”随即他拿起军号吹起来,双方一问一答,非常亲切。号声过后,只见一支队伍从山脚下向山上涌来,正是红三军。两支队伍一会合,大家都忙着跑过去,用力拥抱在一起,个个兴高采烈,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突然,欢呼拥抱的人群中自动让开一条道,只见李达参谋长陪着几位首长走了过来。郭鹏、彭林等五十团的领导立即迎了上去。

李达参谋长指着郭鹏和彭林向身旁一位身材高大、穿着短衬戴着礼帽的中年人说:“贺老总,这是五十团的团长郭鹏、政委彭林。”听说这位首长就是贺龙老总,大家心情十分激动,想到这几个月来连续征战中牺牲的战友,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彭林、郭鹏向贺龙等首长详细汇报了与主力失去联系后的情况。贺龙说:“今天找到了你们,我们也一定能找到任弼时、肖克、王震同志领导的红六军团。我们两军一定能胜利会师。”不出贺龙老总所料,第二天,部队就在梵净山西北的木黄与红六军团会合了。相隔数千里的两支红军主力部队,在经历了一段艰难曲折之后,终于胜利会师了。彭林所在的五十团为两军的胜利会师付出了艰辛。

信念坚定何惧路漫长,如果没有持久坚定的信念,没有战胜一切困难的意志,没有随时准备牺牲的勇敢,就不会有今天的胜利。(整理:郭金、胡衍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