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不褪色添彩“夕阳”红 ———记官田乡退役军人刘常健

在官田乡,提起刘常健,人人都会竖起大拇指,夸他人好,了不起。他开办的刘家村“老年互助之家”在当地已小有名气。

刘常健1952年出生在官田乡官田村委会刘家村,1971年元月,19岁的刘常健响应党的号召,应征入伍,服役于福建某部队,到部队后他刻苦训练,不怕苦、不怕累,练就了一身本领,锻炼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军人。由于各项军事技能过硬,各方面表现优异,入伍当年,他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75年刘常健服役期满,光荣退伍,回乡务农。

回乡后,思想活络的他,搞过养殖,办过工厂,承包过工程,90年代初期,他响应国家号召植树造林,荒山绿化,植树造林一万余亩。经过一番努力,刘常健成为了官田乡第一批富起来的农民。

致富后的刘常健退伍不褪色,不忘家乡,以军人的作风积极投身公益事业。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他独自跑到政府捐款1000元,当作一份特殊的党费。2020年2月初,在疫情严重的时候,他号召村民捐款一万元支援抗疫。当他了解到村里70多位老人中,有很多人养老成问题时,他便萌生了成立“老年之家”的想法,去年,国家政策下来后,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在与村理事会商量后,决定开办刘家村“老年互助之家”,知道他的想法后,家人反对过,朋友也劝过,说他这么大年纪,在家安享晚年多好,何必操这份心,但刘常健铁了心要办,他说自己年纪大了,就想为社会做成一点事,发挥余热,为社会做点贡献。去年底,在乡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刘家村“老年互助之家”挂牌成立,为什么叫“互助之家”,刘常健解释为“互助”就是要互相帮助,大家齐心协力把这个“家”搞下去,而不只是等靠要。

方向有了,但面对的困难却很多,比如场所问题、资金问题……为此,刘常健与村理事会反复商量,千方百计促成此事,首先对于场所问题,经过与村理事会商量,决定将原来租给别人经营摩托车修理店的村集体房产收回来,作为“老年互助之家”的食堂,然后自筹资金7万多元在旁边新建一所老年活动室,并配备棋牌等娱乐设备。其次是资金问题,要解决几十人吃饭、娱乐问题,每天的开支都很大,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刘常健想出了“六个一部分”的解决办法,即国家补贴一部分、个人出一部分,爱心人士赞助一部分,自力更生解决一部分,本村支持一部分,利用荒山荒地承包盘活一部分。按照规定,国家补贴每人每天一餐,每月120元,个人每人每天一餐,每月200元,但为让老年人生活水准高点,村里让他们每天吃两餐,每人每月交160元,为此村里每月需要垫资6000多元。

刘常健认为,老年之家要维持下去,必须走自力更生之路,不能只等别人的资助,为此,刘常健带着理事会成员在本村的一块荒地里开垦出一块3亩多的蔬菜基地,利用老江整修开挖了一口水塘,种植各种蔬菜,养殖鸭和鱼,解决食堂部分食材,也使食堂产生的剩饭剩菜有了用武之地,为了节省开支,他们平时不买米,只买稻谷加工,用米糠喂鸭,又节省了一笔开支,通过这些措施,每月可节约开支2000多元。同时,他还积极做好村里人工作,取得他们的信任和支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整个“老年互助之家”除炊事员有工资外,其他工作人员都是义务帮工,不计报酬。

刘常健认为,基本条件具备了,但关键还是老人的思想要跟上,要有自力更生的思想,其次是管理要跟上,一个大家庭的运转,需要良好的制度管理。为此,在完善各类制度的情况下,“老年互助之家”还创新地出台了“不退”、“不顶”、“不带”、“不剩”、“不点评”的“五不”原则,规范老人的用餐行为,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既节约了粮食,又规范了管理;同时跟有关人员签订协议,明确了职责,并采取管理人员不接触现金、菜品全部配送、互相监督等方法,确保所有资金用于“老年互助之家”。

在刘常健等人的精心管理下,刘家村“老年互助之家”生活水准明显提高,目前,“老年互助之家”27名老人每人每餐一荤一素一汤,还有酱菜,十天半月还能弄个红烧肉、饺子之类改善伙食,老人们表示由衷的高兴。虽然老年之家办得有声有色,但刘常健还是认为,老年之家要办得扎实,靠别人捐赠是不够的,自己的爹娘要自己养,要有孝心和责任,不能总是指望国家和别人帮你。

对于以后的打算,刘常健表示,要进一步开源节流,自力更生,同时争取更多爱心人士的支持,争取多方资助,如果政策允许的话,能够建个环保的猪栏,老年之家资金就更有保障,延续下去就不成问题了。

2020年5月,刘常健在乡领导的推荐下,当选为官田乡第一届乡贤理事会会长。回首过去,创业的艰辛,历任5届政协委员的刘常健感叹不已,5年的从军生涯造就了他不屈不挠、一往无前、担当实干的性格。面对未来,刘常健坦然地说:“虽然不再年轻了,但只要我还能做点事,我是党员,党指挥我去哪,我就奔向哪。”(刘群、刘培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