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结缘大西北

梁仁芥(1912-1991),吉安县文陂乡(今属青原区)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三过雪山草地,抗战辗转大西北,荒漠打井建粮仓,梁仁芥为西北建设作出突出贡献。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梁仁芥出身世代务农家庭,尽管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但父母还是勒紧裤腰带把他送进学堂,没有中断过学习。学习让梁仁芥很早开始接触进步书籍,在早期就投身革命,组织少先队、配合红军农民起义,成为革命意志坚定的红军战士。

通过第一次至第三次“反围剿”斗争,梁仁芥的战争素质不断提高,至1934年长征时,已成为红军干部团成员,随红军主力历经四渡赤水、土城抗击战、鲁班场抗击战、佯攻贵阳战、云南板桥歼灭战、奔袭金沙江皎平渡、山城堡战斗等战役,在战斗中身先士卒,为部队杀出一条血路。

历时两年多的漫漫长征路,梁仁芥在最艰难的雪山草地途中,往返走了三次,到达了陕北,从此和大西北结缘。

抗日战争期间,正面战场上,梁仁芥参与指挥七团米峪镇等战斗,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反扫荡”中因地制宜,创造了地道战、地雷战、麻雀战等多种形式的斗争方法,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和“蚕食”;在后方,梁仁芥指挥晋绥六地土地改革迅速恢复战后根据地经济。

梁仁芥任西北野战军独二旅政委时,指挥部队参与了保卫延安、解放大西北等多个战役歼敌无数,取得辉煌战绩。清涧战役歼敌整编七十六师,元大滩打援歼马鸿逵一个团,宣瓦战役歼敌二十四旅、俘敌旅长,蒲城永丰镇战斗毙伤俘敌7000多人……

1949年8月,西北人民解放军打响了解放兰州的枪声。时任三军七师政委的梁仁芥接到抢夺黄河铁桥,攻占兰州城的艰巨任务。战前兰州敌军总指挥信心满满在兰州城摆下阵势,放话要让解放军在兰州郊外“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8月25日拂晓,战斗一开始就异常激烈,七师集中火力攻打沈家岭,兰州敌军也多次整营整团反扑,到25日黄昏,城外敌军已经全线溃逃。这时,梁仁芥和师长张开基发觉城内敌军有逃跑可能,立刻调整26日凌晨攻城的计划,当晚向兰州城进攻,夺取黄河铁桥。七师十九团兵分三路,利用夜暗,乘敌一片混乱,赶在敌人溃逃前,一队直冲到西城门占领制高点,迅速进行火力掩护,另一队向皋兰山发起进攻,封住上方的敌军火力,还有一队直攻黄河铁桥,封堵从城里和皋兰山溃退的敌人。一时间,铁桥上人嚎马嘶,敌人四处逃窜。

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七师牢牢控制住黄河渡桥,率先攻占兰州城。梁仁芥向指挥部报告战斗情况时,战斗总指挥彭德怀非常兴奋,不断确认道:“是不是搞错了关系位置?”得到梁仁芥肯定答复后嘱咐到:黄河铁桥是战略要地,一定要守住,此战胜利大西北解放指日可待。兰州一战,切断国民党守军之退路,歼敌万人,俘敌8000余人,为进军河西、新疆和宁夏,解放大西北做出了重大贡献。

1974年,梁仁芥调任甘肃省军区政治委员,身为将军的他率领500多人回到了当年洒过热血的战场,在古浪县一片戈壁沙漠中开展支农工作。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梁仁芥总是带上咸菜、干粮逐村逐村的访,逐家逐家的问。一年时间内,梁仁芥踏遍了古浪县的沟壑,走遍了古浪县的村村寨寨,写出了45份关于打井、移民、沙漠植被等发展农业生产的报告。同志们都劝他休息,他总是说:“六十多岁的人了,为党工作,不拼命干怕是跟不上哩,哪还能休息!”

一年内,梁仁芥和支农工作队克服工作环境、生活环境和作业工具等困难,在古浪县打出了近千眼井,修筑渠坝300余公里,开垦整地10万亩。年年靠吃国家回供粮的古浪县人民不仅解决了粮食问题,每年还有大量余粮卖给国家,昔日荒滩变成了新耕作区,古浪当地群众都说“梁政委在我们大西北建起了一座‘粮仓’。”

从红色老区走出来的梁仁芥,一生跟随党走,与大西北战火中结缘,去世后也留在了这片倾注他无数心血的土地。(整理:谭婧雯、杨静、刘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