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乡始末

“乡”是中国古代以来行政区划之一,属于较底层单位。其上为县,其下为都、里。最早在唐朝时期就出现了“乡”这一级的称呼。民国以后,或改为区。1958年至1978年期间改为人民公社,1982年后又陆续改回为乡(镇)。

清同治《庐陵县志》卷二《坊都》记载:庐陵县在唐代时期有21个乡。南唐保大年间,把庐陵县西北的11乡划开,设立了吉水县,庐陵县于是剩辖10个乡。明洪武十九年,把膏泽乡和仁化乡合并到坊廓乡,于是庐陵县所辖为8乡,分别是:儒林乡、永福乡、纯化乡、宣化乡、坊廓乡、延福乡、儒行乡、安平乡。8个乡的设置一直到民国初年,旧时候也有“六隅八十八都”的说法。

儒林乡在庐陵县的东南隅,南接泰和县,西接宣化乡,东接纯化乡,北接永福乡、坊廓乡,所辖面积一千二百多平方里,共有十四都七十六里,属中等偏下规模的乡。儒林乡所辖范围,经对比考证,为今天的永和全境(含井冈山经济开发区)、凤凰全境、横江之一部分、敦厚之一部分、曲濑全境、兴桥之一部分、值夏全境、文陂之一部分。

儒林乡虽然范围不是很大,却是整个庐陵县最早兴起文风的地方。关于他的得名,有一段明确的历史记载,事涉庐陵最有名的人物欧阳修及其祖籍问题。

据欧阳修《欧阳氏谱图序》及历代《庐陵县志》记载,儒林乡原来叫“文霸乡”。什么意思?只能推测,或是希望出现“文霸”(类似今天的“学霸”、高考状元)。果不其然,南唐时期,文霸乡的“安德里履顺坊”(位于今天兴桥镇),有一个叫欧阳仪的青年人,考取了进士。欧阳仪考取进士时,他的父母都还健在,整个文霸乡的人都为此感到无比荣耀。于是政府顺应民意,把“文霸乡”改为“儒林乡”,把“安德里履顺坊”改名为“欧桂里具庆坊”。

说起欧阳仪,就要说到欧阳修的祖先。

欧阳修的老爷爷叫欧阳郴,字可封,官至御史大夫、检校右散骑常侍(相当于中纪委委员、师级干部)、武昌宰(武汉市市长),寿至九十四。欧阳郴对长辈孝顺,对朋友热情友善,在当地很受尊重。不但如此,欧阳郴还乐善好施,带头捐款修葺了当地一座寺院(宝严寺)。有一年,家里的屋檐下竟然长出一个紫红色的灵芝,乡亲们感到非常惊奇,都说是由于他常年履善积德的结果。

欧阳郴的第三个儿子欧阳仪,也就是前文说的考取了进士而改了乡名的人。他也是有科考制度以来庐陵县考取的第一个进士,后来官至屯田郎。

欧阳郴的第六个儿子叫欧阳偃。在良好家庭的熏陶下,欧阳偃少年时期就显示出良好的文学素养。他博学多识,古文功底厚,在庐陵地区就很有名气。可是他也有点特立独行,恃才傲物(欧阳氏家族的遗风基因),不愿去参加科举考试,认为科举考试是个耻辱的事情。

但是,不参加科举考试,就意味着不能当官。不能当官就意味着无法施展才华。这是个纠结的问题。怎么办?现实面前,欧阳偃只能低下他高贵的头颅。他直接到文理院(教育部+组织部),把自己平时写的文章(总计约有十多万字)自荐上去。有关领导一看他的文章,觉得了不得,不录用他简直是浪费人才,何况他爸爸当了大官,他哥哥欧阳仪又考取了进士。于是专门组织了一次选拔人才考试。不出意外,欧阳偃顺利地通过了考试,被任命为南京街院判官(相当于京城教育局常务副局长、纪委书记)。

可惜他命里缺福,身体不好,38岁那年就生了重病,最后死在任上,算因公殉了职。死后被葬在欧阳氏的祖坟地——桐木宫山,即今天梅塘镇的同睦村,距离他爸爸欧阳郴捐资修葺的宝严寺大约十五里路远。三百年后,永和人周必大到宝严寺参观,还看到了宝严寺外的一块碑石。碑石是他的曾孙欧阳通理立的。

欧阳偃英年早逝,留下了三个可怜的儿子,老大叫欧阳观,老二叫欧阳旦,老三叫欧阳晔。

好在儒林乡欧桂里具庆坊欧阳家的文风传承得好。老大欧阳观、老三欧阳晔最后都考取了进士,分别在湖南、湖北、四川、江苏等地做了官。其中老大欧阳观的媳妇郑氏以“画荻教子”而出了名,教育出的儿子欧阳修更是有出息,最后当上了参知政事(副总理级别),文采也了得,写出了“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的句子。

儒林乡尽管地跨今天吉安县、吉州区、青原区、井开区,但在宋元时期,其核心区域还是在永和,最有历史记载的也是永和。永和地处赣江与禾水交汇处,地理优越交通便利资源富饶历史久远(曾作东昌县治)经济发达(吉州窑所在地)文风蔚起。据记载,北宋端平年间,仅永和欧阳氏参加乡试(省试、举人试)者就有37人之多!永和先后涌现出欧阳中立、欧阳珣、欧阳鈇、周必大、欧阳守道、曾镐等名人,还吸引了黄庭坚、苏轼、赵藩、胡铨、杨万里、文天祥、方以智等文化名人前来游历。

“儒林乡”,儒者如林之乡!在乡贤欧阳修的引领下,“儒林乡”人才辈出,名副其实,今犹更盛!(欧阳和德、曹小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