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山水

要说旅游,我到过很多名山大川,心里一直觉得赞美的还是家乡的山与水。我的家住在安塘乡广化村委甘村。

你看,山脚下一排排崭新规划有序的住房屹立当空。住房两边大小樟树左右围绕。屋后翠竹青青,枝繁叶茂形似挡风墙,衬托整个村庄,尤如一副山水画。

村前大概八十米路段,一条小溪四季潺潺流过,从不间断,洗衣的女人成群结伴来到溪水岸边,选好位子嘀咕闲语、私私议论,有大声喧哗的,有哼小调的,加之搓衣板声、流水声,似乡村大世界表演节目,增添田园气息,彰显农村和谐。

溪水源头来自家乡最大山脉泰山,我从小就跟着大人们到过泰山找山货。因为山中有十八条大小不一样山岔,满山都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岔道密布,如果陌生人进得山来,一定会迷路的。古木参天,各种植物树种参杂不齐。野果子、野兽、野鸟、野鸡,野花样样皆有。

—股股喷泉从树兜根下流出清清泉水,汇成一条小溪,越聚越多,流下环绕群山深沟,形成一条瀑布,自高而下山岔,人们给它起名“牛婆射尿”。川流不息,过往客人都要停下脚步喝口甘甜清晰的山泉水滋润心田,解渴纳凉回味无穷,人们赞不绝口。当真是山好、水好、风光好。甚至有些人用竹筒、塑料壶装水带回家中享用,每当暴雨过后,各山川水流汇成一条小河途经很多村庄——新田、王塘、江背、淡江、大石、石江边、兰桥、庙边、沙江、安塘煤矿等,流入禾河至下。凡住在县城中的人都能饮到禾河掺杂家乡的山泉水。

泰山啊,泰山!你在革命战争期间,中国工农红军利用你的自然森林条件隐蔽建造兵工厂,为前线红军战场制造武器弹药。

穿越泰山第二峰,那就是自古以来前人命名“三分岭”最高峰,峰顶一条山道蜿蜒曲折向西而下延续是异乡天河镇。东下左右转弯,缠绕半山腰而下通往官田乡、安塘乡、登龙乡、梅塘乡等。你不要小看“三分岭”高峰,它既是乡与乡的分界线,也是我们村门对收风水宝地。从古至今,山的东路是老百姓建房,到天河镇山里采购家具用材木料的休息之地。有的外乡人半夜起床就往山里赶,买好木头、毛竹扛回来,上完山,到达三分岭顶峰休息歇脚、纳凉。吃一点零食,吸一支香烟,然后继续赶路回家。

我也结伴到过三分岭山里背木头毛竹,途径上下三分岭小路时,总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路,先人们踩出遗留下来脚印轨迹,下陡坡时,两脚跟着老脚印一步一挪,默不作声,肩上有木头重量,生怕一失脚跌倒,蹒跚着回到家中。吃完晚饭,倒在床上,全身发痛,筋疲力尽,仔细想来,为什么不好好读书,现在累成这个样子。悔之晚矣。

“船形山”远处望去,山顶一棵高耸大松树参天而立,茂盛的枝条松针叶遮住了下面的小松柏,显示自己高大、下面渺小,形似帆船中央的主力航杆,松针象征帆布,随风摇摆。山的两头翘起形似一条帆船,故而得名船形山。它的自然形成刚好成为船形水库右边挡水墙,使水库蓄水量增加面积几十亩。1976年修水库,我还是小学生,放寒假结伴去船行山看修水库,到了山上往下看去,只见拦水坝上人山人海,劳动号子“嗨哟,嗨哟……”此起彼伏,公社扩音喇叭响个不停:“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红旗飘扬,拖拉机拉着几千斤重水泥辗转来回在大坝上穿梭、压实、坚固。全公社的劳动力肩挑泥土你追我赶、行走如飞、干劲冲天。一筐筐泥土往大坝上叠去,呈现出一派紧张繁忙场面。日复一日,终于在年底修建成功实施关水,来年放水灌浇几个村的农田,使人们渴望已久的愿望实现了,天不下雨有水库,旱涝保收。

仙神岭是家乡最高山峰,峰岭在解放后曾修航空导航塔。我小时候曾经带路维修员到山顶维修过,他给我带路钱,我一口谢绝了。现在科技发达,山顶航空指示塔已经荒废多年无人问津。半山腰一条小路上通敖城乡、永新、湖南,下通永阳,吉安。从古至今都是商贾、行人、骑马、抬轿的必经之路,行人络绎不绝、来来往往,有的路段铺设卵石防滑。山的隘口处有一凉亭,砖木结构,方便行人休息纳凉,古代作为官道,每年山两边的村民都会无偿去砍光小路杂草方便行人过路。

五六十年代没有修公路,交通闭塞,家乡连萝卜都种不出来。每逢过年或哪家办酒席做好事,都要派人经仙神岭上敖城挑萝卜。不知哪个朝代统治者把乡下设都为政府编制,我的家乡属六都,七八都人一样途经仙神岭挑萝卜过大年。敖城红萝卜甘甜、饱水、爽脆、耐储。有段民谣流传至今:敖城的萝卜鲜鲜红,一肩挑到石岩龙,石岩龙息肩不作声,一肩挑到仙神岭……敖城百姓笑话我们官田这边人做酒席“桌上菜是三碗萝卜丝,三碗萝卜片,姜丝葱花肉盖面”,体现当时生活条件多么艰辛。更艰苦的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农民,整个官田、安塘两乡没有公路,更没有水路,只有永阳、敖城有水运。我家乡农民还完国家公粮,半夜吃早饭,挑着一百多斤粮食过仙神岭到敖城河码头上船交完粮而后返回家里,再挑一次往返敖城,起早贪黑,前辈多么辛苦。

仙神岭小路的黄土沾了多少双过往行人的鞋底,仙神岭小路石子磨破了多少双脚的血泡,仙神岭小路留下了多少人艰辛的脚步。人生短暂,至今还活在世上的家乡老人,回忆过去往事,看现在变化,常常对后生们说:“世代变了样,天翻地覆,铁树开花,你们生在这个时代的人是多么幸福呀!”确实,改革开放以来,党的政策落实,人民生活日新月异,新农村建设一派生机勃勃。愿家乡山更青,水更绿,人更美!(刘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