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老人采茶剧场守初心

“原汁原味的采茶剧,土生土长的演艺人,自编自导的新节目,不折不扣的业余班”……秉持这一办团理念,年近90岁的欧阳广安带领固江镇农民采茶剧团已然走过了14个春秋。

历经磨难 为采茶剧事业奋斗终生

1931年11月出生于固江镇的欧阳广安一生坎坷,他早年曾在省歌舞团、省文化创作室、省画报社及《江西文艺》编辑部工作。但因历史原因,他被下放至九江赛城湖垦殖场劳动,后又回到固江镇务农。

放不下采茶剧的欧阳广安,在家务农的日子并没有闲着,他一面收集基层群众的好素材,一面坚持参加排演文艺节目。在1979年,48岁的欧阳广安被分配到县采茶剧团工作,由于农村生活劳动时收集了大量素材,他陆续编写了《梁成辉打案》等一批具有吉安特色的采茶剧,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工作的短短12年时间,他创作的剧本多次获国家、省、市大奖,其《枪声里的歌声》《漫漫风雨路》荣获第二、三届玉茗花戏剧节编剧二、三等奖,1991年成为国家二级编剧。

退休后,欧阳广安重回老家固江镇,他笔耕不辍,接连创作的《红颜命》、《魂兮归来》分荣获第四届、第五届玉茗花戏剧节编剧二、三等奖。

欧阳广安总是说,他要一直写下去,直到自己拿不起笔的那天,要拼尽全力把吉安的采茶剧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了解茶剧、欣赏采茶剧、喜欢采茶剧。透着一股坚定和执著劲头,欧阳广安依旧在不停地编写采茶剧,保持着每年4-5个小戏或者1-2个大戏的产量。

满腔热血 为农民采茶剧团呕心沥血

将时间倒回至2006年冬天,固江镇街道几位爱好采茶剧的老人冒着严寒跑到欧阳广安家中,惴惴不安地说道:“您能否带我们一起办一个采茶剧团。”

“好!”没有一丝犹豫,欧阳广安鼻子微微发酸,不自觉涌出的泪水在眼睛里来回打转,激动地说道,“我是搞采茶剧编导出身的,我来免费做编导,我们一定要把采茶剧发扬光大,这个剧团就叫固江农民采茶剧团吧”。

剧团成立之初,面对无资金、无专业戏曲演员,无专业乐师的窘境,欧阳广安多次向当地党委、政府及上级文化部门寻求帮助,联系固江镇在外知名人士、好心人进行募捐。在有关部门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剧团终于将幕布、灯光、音响、乐器、服装等硬件设施配齐。

节约经费开支是保障剧团持续运转的重中之重,欧阳广安始终要求大家过紧日子,他以身作则,坚持自己创作、自己编演,并与大家一起走路下村演出,场场不落。

为了节省剧本排版和打印费用,2015年,欧阳广安在84岁的年纪自费购买了笔记本电脑,自学进行电脑创作。白天排练,晚上编写,每年剧本都不一样,今年又想明年戏……

顾不得家人要他在家安享晚年的劝说,凭着一腔热忱,他硬生生将一支业余的农民采茶剧团打造成了远近闻名的文艺演出队,并且成为全县唯一一支五星级剧团。

坚守初心 为宣传党政方针不遗余力

欧阳广安常说,在党的领导下,百姓丰衣足食,农村焕然一新,他要做好党的宣传员,让更多的群众感恩党、感谢党,让农民物质生活富裕,精神生活富足。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以小节目蕴含大道理的创作思维,结合脱贫攻坚、扫黑除恶、人居环境整治等社会热点和群众关心的问题,欧阳广安善于运用基层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帮助传播社会新风尚,让群众在欣赏节目之余形成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目前,他创作的作品中,有展现脱贫攻坚、扶贫扶志的戏曲《哑汉背妻》《憨苟相亲》;有关注城乡卫生整治,讽刺乱倒垃圾的小戏《自食其果》;有以剧说法引导群众知法懂法的《拾儿记》《奇冤十五贯》;有反对家庭暴力的《家和万事兴》等等一大批反映党和国家方针政策、教人从善从良的作品。

剧团20余位成员都是农民,家庭琐事繁多,人员素质不高。为稳住这支演员队伍,他经常帮助剧团中有困难的演员,针对一部分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的成员,欧阳广安会经常去看望,有时还会拿出一部分退休金帮助他们度过难关。在他潜移默化影响之下,剧团中每一个人都被“共同的荣誉”所吸引,以体现人生价值为终极目标,尽心尽力演出,自觉成为党的政策宣传员。

群众看戏,政府买单。得益于党的好政策,固江镇农民采茶剧团这颗被点燃的火种正愈发闪亮!(殷姿、林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