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松毛岭

刘华香(1913-2007),吉安县富田镇(今属青原区)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1933年10月,刘华香刚从瑞金红军大学毕业,就被分配到刚成立的中央红九军团担任红三师第七团团长。红九军团擅打运动战,牵“牛鼻子”很有名,被誉为“战略骑兵”。

1934年8月底,刘华香所在的红九军团完成护送红七军团“北上抗日先遣队”的任务,返回闽西苏区还没来得及休整,立即投入松毛岭保卫战中。

9月20日,红九军团开赴金华山前线,火速赶到前沿阵地,此山为松毛岭一线的主峰。刘华香率领七团到达前沿阵地后,立即修筑工事,严阵以待。过了不久,敌人也在七团前方的山上开始修工事,建碉堡,双方都能看到对方的活动,但不在步枪有效射程内,谁都没有射击。

这天,刘华香接到军团长罗炳辉打来电话:“我团右前方有个突出部,约有一个连敌人在警戒,还准备筑碉堡。你要趁敌人没站住脚,突袭它一下,怎么样?”

“好!我们今晚把它干掉!”刘华香接到任务,不讲条件和困难,立即回复了军团长。

当晚,夜深人静之时,刘华香派二营长李松带领全营指战员,悄悄迂回到敌人左右两侧,形成三面包抄,只听“砰!”一声枪响,全营战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敌人帐篷附近,上百颗手榴弹纷纷甩出爆炸,硝烟弥漫,火光冲天,120余个敌人,除15人被俘,少数敌人逃跑外,其余全被击毙。这场战斗只打了10多分钟,刘华香部队无一伤亡。战斗结束后,军团首长竖起大拇指夸赞刘华香:“这仗打得真是不错!”

9月23日,“松毛岭保卫战”全面展开,敌人出动10多架飞机,到刘华香阵地上空轮番轰炸,敌人的大炮也对准阵地狂轰滥炸,炮火一停,成群的敌人向刘华香七团和三师的第九团的主阵地进攻。七团和九团的战士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但敌人不顾大量伤亡,拼了命要突破红军防线,投入的兵力也越来越多,战斗打得异常艰苦,连续搏杀了几天,双方人员伤亡都非常惨重,战局形成对峙局势。

9月28日,中央军委下令,三师的防守阵地,交给红二十四师接替,红九军团全部撤到钟屋村休整,准备接受新任务。

次日清晨,敌人突然又向松毛岭发起进攻,飞机、大炮一起出动,炮火十分猛烈,下午2时许,唐古垴760高地陷落,形势严峻。刘华香奉命重新投入战斗。夜晚,乘敌立足未稳,刘华香组织反攻。这场战斗打得十分激烈,经多次争夺,刘华香七团将敌击退,重新占领了唐古垴760高地。正在此时,又有一部分敌人冲到阵地面前,情况万分危急。当即刘华香率领二营指战员把枪上了刺刀,跳出战壕,向敌人冲杀过去。只听见刺刀相击声、喊杀声响成一片,结果,敌人丢下数十具尸体,连滚带爬地败下山去。接着,敌人又向刘华香阵地猛烈开炮,一发炮弹在刘华香附近爆炸,一块弹片飞来穿过刘华香右下胸,打断了一根肋骨,刘华香身子一歪,倒在血泊中,被抬下了战场。

第二天,红九军团奉命从钟屋村出发到汀州集结,往西转移。刘华香七团因参加反击战推迟一天出发,随后赶上部队一起到汀州集结,踏上了万水千山的长征路。

松毛岭战役是长征前第五次反围剿红军在闽的最后一战,进行了七天七夜,打得非常激烈、残酷,给敌军重创。英勇善战指挥有方的刘华香在战后总结会上,受到了军团首长的嘉奖,并决定用担架抬他随军长征。刘华香的伤痊愈后,在长征中担任过红九军团司令部作战科长、团长和师参谋长。(整理:吴子怡、陈青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