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取弹片

杜文达(1914-1995),大冲乡泉溪村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杜文达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2岁就外出开始了当学徒的生活。店铺老板经常无端的辱骂毒打杜文达,使得杜文达不堪忍受这非人的生活。1930年10月红军攻下了吉安城,并成立“学徒联合会”,保障学徒们的正当权益。这让杜文达初步懂得了只有共产党、红军才是救命恩人。于是他积极报名参加红军,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杜文达参军后不久,红军第一次反“围剿”开始。入伍不久的杜文达随部参加了永丰龙岗战斗。不久,又转战乐安、南丰、广昌、宁都等地。

1933年10月蒋介石发动了第五次“围剿”。时任红三十六师教导队指导员的杜文达带领2000多名新兵前往支援广昌的战斗。杜文达刚一到达,广昌城北的战斗就打响了,杜文达被任命为七连代指导员投入了战斗。战斗后几个小时,红九军团左翼阵地被敌军占领。上级命令七连反冲锋,把阵地夺回来。杜文达和连长带领全连拼命冲上去。在枪林弹雨中,连长不幸中弹,光荣牺牲。

杜文达忍着巨大的悲痛说:“战士们,为连长报仇,把阵地夺回来”。在杜文达的鼓舞之下,战士们奋力拼杀,终于把阵地给夺回来了。国民党军发动了新一轮的进攻。杜文达带领七连立刻投入到第二次反冲锋。这次的进攻敌军兵力更多,火力更强,七连的战士们伤亡较大,杜文达一直在最前线指挥着战斗。他对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一定要守住阵地,不能让敌人从我们这突破”。

战斗中,一颗炮弹落在杜文达的身边,几块弹片飞进了他的腰部背部,顿时鲜血直流,昏倒在阵地上,被紧急送往野战医院。经过检查医生认为伤势很重,需要马上手术,于是被转送到后方医院治疗。

杜文达被转移到后方医院后,由于医院药品缺乏,连碘酒都没有,伤口很快开始化脓,病情也一天天恶化。医生决定马上进行手术。由于麻药缺乏,手术时只给杜文达打了一针麻药。手术开始不久,药力就过去了。剧烈的疼痛使他满身大汗。杜文达咬牙忍痛,坚持到手术做完。谁知过了一个月,伤口又化起脓来,而且比以前疼得更厉害,经过检查,发现体内还有残存的弹片,于是决定再次手术。

第二次手术,麻药一点也没有了。手术时五个护理人员一齐上,按住头和手脚,象历史上的关公刮骨疗伤一样,医生在伤口处生割活剐。手术一开始,杜文达痛的受不了,牙齿咬得咯咯响,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衣服都湿透了。但杜文达一声不吭,拼命忍着,直到手术完成,从体内又取出了三块弹片。

经过第二次手术,杜文达的身体十分虚弱,生活条件又不好,连食盐都吃不上。杜文达养伤一个多月后,伤口处又出现红肿,很快又化脓了。原来,杜文达体内仍然有残存的弹片。弹片虽小,但有毒,不取出来,后患无穷。不得已,只能进行第三次手术。

这次手术前,医生先在伤部反复按摩,断定残存弹片卡在背部肋骨之间。手术时,杜文达同样忍着巨大疼痛,配合医生将手术做完,果然从肋骨间又取出了两块弹片。

在场的医生无不佩服地说:古有关公“刮骨疗毒”,今有杜文达三取弹片,杜指导员比关公还厉害。没有钢一般的意志和对党的事业必胜的信念,是不可能忍受这般痛苦的。

经过三次手术,杜文达体内的弹片终于取干净了,通过一段时间的疗养,身体逐渐恢复后,杜文达被分配在三军团后勤部工作。不久,二万五千里长征开始了。(整理:杜忠鸿、胡衍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