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面红旗的故事

1934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主力部队为了摆脱敌人的围攻,被迫离开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了艰难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时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的曾山,受中央委派留了下来,率领—部分地方红军和伤病员在赣南山区进行游击战,牵制敌人对红军主力的追杀。

1935年2月,曾山率江西军区4个团辗转进入兴国齐汾,主持召开省委扩大会议,公万兴特委领导胡海、罗孟文等出席了会议。会议分析了几个月来游击战争的形势。曾山着重指出,为了挽救危险局面,必须迅速组织部队突围,到油山去与江西省军区司令员陈毅的部队会合。会后,曾山率部到了白云山下的言坑村,与驻在那里的公万兴游击队进行整编,然后分头作好突围准备。

午夜时分,曾山率部先头行动,在与胡海握别时,他从衣袋里拿出一面写着“艰苦奋斗”四个隶书大字的红旗。这面红旗原是苏维埃政府给留守部队的纪念品,勉励同志们在严酷的斗争面前不屈不挠。曾山将红旗一剪两开,满怀必胜的信念对胡海说:“这面红旗,我们各拿一半,等到胜利会师的那一天再把它合起来吧!”胡海庄严地接过半面写着“奋斗”的红旗,坚定地表示:“革命一定会胜利,共产主义事业—定会成功!”第二天,罗孟文给胡海来信,相约联合行动。胡海回信说:“为了避免敌人发觉,我们还是分头行动。你们先走一步,我们随后就到。”

当天上午,山峦上大雾迷漫,敌人前锋乘机逼近桥头冈。几个敌兵在大坳村里摘菜,游击队步哨发现后,以为是散兵游勇,就交起了火。枪声响后,敌人不断增援,战斗异常激烈。战士们表现得很英勇,冲进敌阵,与敌人展开肉搏。这是一场完全没有准备的战斗,我方伤亡重大,部队全被冲散了。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战士们凭借山林岩洞的保护,隐蔽了起来。天黑后,敌人不敢贸然搜山,胡海带领身边的同志趁夜色攀悬崖,摸出了包围圈。

胡海顺便回到岳母家准备些上路的干粮。他拿出那半面红旗,对随行的同志说:“看见这红旗,我们都不应灰心。目前我们是失败了,但是要相信共产党一定能挽救目前的局面。”他小心地把红旗以及随身携带的文件、印章,用油纸包扎好。然后郑重地交给妻弟钟荣榜,叮嘱他保藏好:“这是我们的希望,头可断,血可流,这个包断然不能落到敌人手里!”

天还未亮,胡海等人正要出发,忽然见山路上有几个人影。这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上人是不会这么早出村的。他意识到情况不妙,于是带领同志们往屋后山上隐蔽。不一会儿,后山栋上也发现了很多人,可以肯定他们被包围了。敌人的说话声也可以听清楚了,他们是在叛徒周世祥的带领下,直奔这个小山村的。为首的几个已经闯进了他岳母家,并在对他岳母拷问,还扬言要放火烧屋。天大亮后,敌人的包围圈慢慢收缩起来,眼看已到了近处,胡海想脱险已不可能了,于是从容地走了出来。敌人蜂拥而上将胡海抓住,逼他投降,胡海决不低头,壮烈牺牲。

曾山把写着“艰苦”两字的半面红旗藏在怀里,带领游击队突围。在崇山峻岭中,他们风餐露宿,有时几天吃不到—餐饱饭,几夜睡不上—个安稳觉。一天黄昏,曾山带着几十名战士遇上了敌人。在激战中,曾山的衣服被火烧着了。他赶紧在地上打滚,跳进水塘躲起来。等听不到枪声爬上岸时,天已暗了。战士们被打散了,不见踪影。曾山跌跌撞撞地摸黑赶路,好不容易找到一位地下党员,在在他家住下。第二天曾山装扮成一个渔民,乘船离开吉安往北去寻找党组织。使曾山感到痛心的是,那半面红旗在激战中不知丢到哪里去了;可艰苦奋斗的精神一直铭刻在他心里,—生都没丢失。

胡海的亲人一直珍藏着那半面红旗,解放后献给了当地政府。曾山解放后每次回到故乡,总会在写着“奋斗”两字的半面红旗前沉思着,久久不愿离去。(吴子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