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发展吉州窑景区乡村民宿的思考

民宿是指利用自用住宅空闲房间,或者闲置的房屋,结合当地人文、自然景观、生态、环境资源及农林渔牧生产活动,以家庭副业方式经营,提供旅客乡野生活之住宿处所。民宿有别于传统的饭店旅馆,它没有高级奢华的设施,但能让人体验当地风情,感受民宿主人的热情与服务,并体验有别于以往的生活。

  近年来,有不少农村闲置房改造民宿的成功案例,如浙江省德清县的莫干山镇(乡村民宿的范本)、陕西礼泉县烟霞镇袁家村(月光下的村落)、海南白沙黎族芭蕉村(中国最美休闲乡村)等。区域性民宿若想进行长久的经营,有两个必备的条件:一是要有长期的房源,二是要有稳定的客源。但是在现实中,往往是在已经具备一个条件的情况下去考虑如何补充欠缺的另一个条件。在具备稳定客源的地区建立或者改造民房发展民宿,称为需求驱动型;在具备长期闲置房源的地区建立民宿吸引客源,称为产业驱动型。

  当下大多数乡村理论上是不缺少房源的,庞大的空心村就印证了这一点,这是国人特有的传统观念造成的。建民宿势必要对自家房屋进行改造,加之客人卫生和生活习惯等情况的不确定性,往往会引起部分人的反感。对富裕的家庭来说,依靠民宿来增加收入只是锦上添花,并不必要。因此,一般来说,贫穷的地区比富裕的地区发展民宿的可能性要大。

  规模经营的民宿和零星的以个体经营为主的民宿,在性质和效益上,有很大的差异。规模经营的民宿,其盈利被视为主要收入或者是唯一收入,规模经营能够促进资源的合理配置,对人员的调配、房屋的规划、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起到更好的作用。个体经营的民宿,其经营常常不是房主的主业,当农民在城市以其他职业谋生,而村里又有闲置房的时候,他便有可能愿意将房屋出租改造作民宿使用,而他由此所得的利润,虽然明显低于相同行业应该有的收入,他也愿意接受。

  浙江义乌何斯路村的民宿,便都是个体经营的。在强大的集体经济的支持下,何斯路村具有完备的基础设施,村里有一片池塘,背靠国家大草坪森林公园,相邻圣寿禅寺及陈望道故居,景色宜人。居住在池塘旁边的村民,除了参与合作社工作之外,旅游旺季时还将自家多余的房屋租作民宿,配上餐饮,不论收入如何(或许不菲),主人都乐意接受。2018年,何斯路村接待游客超过30万人次,实现民宿餐饮等综合收入870多万元,同比增长50%以上,间接带动村庄农特产品销售增长,成为乡村振兴、产业发展的一个生动样本。

  不过笔者所了解到的乡村民宿,大多以企业投资进行规模经营为主,个体经营的民宿遭遇的阻力往往很大,民宿所处的地区必须配有完善的基础设施。况且,政府投资建设基础设施是有先后顺序的,且是以项目制为主。有工商资本愿意投资合作开发的农村,其配套的基础设施建设优先度高,而独立自主发展的小村庄,其基础设施建设则相对落后。显然,前者发展民宿的条件要优于后者。

  对于游客而言,基础设施的优劣在于细节,虽然现在大多数农村已经通了水泥路、水电网络等,但是在更贴近生活的,例如路灯、村内的游步道、卫生管理等方面仍有欠缺。个体的农户,试图以一己之力而改变全村的面貌,所需的辛苦和麻烦,定是更多。规模经营民宿的地区,在工商资本的帮助下,再加上政府的扶持,他们若想改变村庄的面貌,比任何其他村庄更加方便。由于村庄的面貌切实关乎民宿的收入,村民在日常生活中定会格外注意,在民宿产业亦或是乡村旅游产业发展的地区,几乎看不到过去农村那种路上垃圾遍地、禽畜粪便横流的景象。除了产业转型的因素外,村民自身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这些地区,村民的平均素质较高,都是由人的趋利性导致的。

  在拥有旅游资源的地区发展民宿的机会较大,原因是有稳定的客源。以游客需求为基础发展起来的民宿,其成功与其说是人为的结果,不如说是自然而然的结果。一个游客量远超其附近客房量的地区,在景点附近有一个拥有闲置房的村庄,从商人的眼光看,这个机遇再明显不过了。商人都在努力地为自己所能支配的资本找到最有利的用途,借此机会,政府引导资本进入,进行新农村建设,这种政府与企业合作的模式已不是特例。因此,在需求驱动型民宿发展的过程中,政府发挥的作用较企业大,它不仅需要为企业入驻配套基础设施,还需要就村民的切实利益与企业进行磋商。

  在井冈山市柏露乡长富桥村坳下村小组就有这样的“共享农庄”。柏露乡是植被和生态保存最完好的乡镇之一,红色底蕴深厚,著名的柏露会议、毛泽东土地调查报告等均发生于此,这里还有井冈山最大的“千亩杜鹃林”和奇特独有的峡谷十八瀑。坳下组“骨子”里透着一种美:群山环绕,溪水潺潺,风景秀丽。2017年底,一家公司相中了这个生态秀美、建设精致的小村,顺应井冈山“建立完善的旅游产品体系,培育多元的旅游业态,打造融生态观光、传统教育、会展培训、休闲度假为一体的多元旅游产品体系,实现由单一的门票型旅游经济向复合型旅游经济转变”这一思路,决定打造“共享农庄”。“共享农庄”着眼全域改造、全域旅游、全域产业、全域交通的大规划,进行一系列大刀阔斧的建设。如今,帐篷、小木屋、露天餐厅、游泳池、水上乐园、静吧等高端设施一应俱全,一排排白墙蓝瓦的民房整齐排列,风车长廊内五颜六色纸风车迎风飒飒转动。村民以闲置的房屋、土地、菜地入股,企业将其改造建设成有特色的民宿,农户和企业各占股一半,收益也对半分成,村民可以在客房内务工,增加额外的收入。“共享农庄”模式使农民转变成为股民,农房转变成为客房,农产品现货转变成为期货,消费者转变成为投资者,实现了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增美。

  如果一个地区没有稳定的客源,仍想要发展民宿,难度虽然大,但也并非不可能。想要招揽客人,除了上述的完备的基础设施之外,还需要有能吸引游客的亮点。一般来说,有传统工艺、民俗风情等区域性特色的地区,更受游客欢迎。据报道,云南西双版纳的河边村是瑶族的聚居地,当地在修通硬化道路,配备了相应的基础设施之后,建立了55幢与雨林环境相适应、具有瑶族民族及文化特色的杆栏式民宿(瑶族妈妈的客房),每年吸引大量游客前往,村民收入陡增。

  产业驱动型民宿,往往需要配套相关的文化娱乐设施、娱乐产业,如清吧、儿童游乐设施、茶馆、钓鱼台、露营场等配备。越是缺乏地域特色的地方,为了增加其吸引力,需要配套的娱乐设施则越多。由此可见,发展产业驱动型民宿,往往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如果缺少工商资本的投入,在房屋的设计、改造、规划,娱乐设施的配套上困难重重。缺乏客源的产业驱动型民宿,在其发展过程中,企业发挥的作用较政府大。它要求企业具备雄厚的财力,并愿意投入大量资金开发。这种资本投入,与投资工商业不同,它是固定在农村土地资源的改良中了,不能随意抽走,因为房屋的产权是属于村民的,投资所得利润也要与村民分享。因此对企业而言,它是和村民绑定在一起了。

  近年来,随着吉州窑景区的开发建设,景区附近村落(永和老街、桐木桥、窑岭曾家、下窑、桥头、尹家等)大量村民搬迁至毛家边、永和新圩镇新村,自然闲置的房屋数量也随之增加。特别是今年春节前夕,为营造吉州窑景区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浓厚氛围,提升景区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进一步丰富城乡文化生活,让广大群众过一个文明、健康、安全、喜庆、祥和的节日,由县政府主办,联合吉州窑木叶天目漫花园景区、西南大学,斥巨资精心打造贺岁嘉年华活动。以文化惠民、旅游乐民为目的,以“吉州窑景区陪你过大年”为主题,木叶天目漫花园于2月1日正式开园。可以预见,乡村旅游将成为我县全域旅游发展的一大亮点,乡村民宿经济也将迎来前所未有的的发展机遇。吉州窑离吉安主城区距离较近,交通方便,自然资源、人文资源丰富,生态环境优良。依托景区比较优势,大力发展乡村民宿经济,对加快景区所在地乡村振兴、提高农民收入、延伸乡村旅游产业链具有重要意义。为此,笔者根据春节期间实地调研走访,就大力发展吉州窑景区乡村民宿提些粗浅的建议和意见。

  第一,依托永和陶艺特色小镇建设,形成产业集聚优势,发展规模化民宿。在景区内选取一批具有独特人文自然风景优势的民居,大力发展民宿经济。如永和老街、桥头古民居、窑岭曾家古民居等。建议依托景区景点支撑来发展民宿,带动民宿经济发展。在建设美丽乡村精品村、农家乐特色村、农房改造示范村、历史文化村落的基础上,发展“一乡一特”、“一村一品”、“一户一景”不同类型村居的民宿,凸显民宿的地域特色,增强市场竞争力,延伸旅游产业链,丰富体验内容,提升民宿魅力,带动农户和村集体收益。

  第二,加强规划布局,试点推进。建议县政府研究制定民宿发展的布局规划,对有意出租房屋的村民进行摸底排查,并根据人文历史、自然景观、村庄条件等,出台相应的民宿发展规划线路图,明确重点发展区域,与新农村建设、拆迁和保留古村规划等有机结合,充分考虑产业布局、人口集聚、土地利用、生态环境保护等内容,形成目标明确、布局合理、定位科学、特色鲜明的民宿发展规划。可通过村组统一经营、村民自主经营或招商引入工商企业等多种模式进行开发,突出陶艺体验、民俗活动、研学旅行、农业体验、休闲娱乐、健身养老等不同主题,打造适合不同消费者群体,多层次、多元化的乡村民宿产业体系。

  第三,加大政策扶持,突破制约。建议县政府出台相关政策,扶持乡村民宿经济的发展。一是在民宿建房用地保障和容积率控制方面,建议拓宽民宿建设用地渠道,放宽容积率指标控制,简化审批程序,保障民宿发展用地需求,对于用于民宿发展的临时建筑在政策上予以适当突破;二是加大资金投入,配套基础设施,满足民宿发展的食、宿、行、游、购、娱的需要;三是坚持先发展后规范的原则,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制订准入门槛和审批办法,对符合达标要求的民宿发放证件,并给予相应税收、信用贷款等扶持政策。

  第四,加强指导和服务,确保有序发展。建议文化旅游、市场监督等部门加强指导和服务,帮助村民加强对市场的调研和分析,根据村落特点和优势,按照市场细分原则来确定目标客户群体,准确定位,指导制订专业化、商业化的发展项目,提升民宿产业整体品质。(王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