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身掩护战友脱险

王庭(1899-1928),官田乡官田村人,1925年参加革命,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官田党小组创建者,1928年被敌杀害。

1927年,曾山在官田夏派村以教书为掩护,经常从事革命地下活动。他和王庭同志都在夏派小学教书,结为老庚,可称为刎颈之交。曾山发展王庭为党员,成立党小组。成立群力支部,兴办群英学校,培养暴动干部。

官田暴动后,大地主刘玉山的弟弟刘迎山窜到吉安城,请来靖卫团100多人,带着枪弹来到官田,到处捉拿暴动的领导人,替哥哥报仇。

一天,西区区委书记曾山同王庭正商量工作,敌人不知怎么发现他们的行踪,一路打着枪,追了过来。子弹“嗖嗖”地在耳边飞过,曾山、王庭一边举枪还击,一边把敌人引向深山,谋划趁山上树多林密好脱身。敌人猜到曾山的心思,“轰”地散开了,合围上去。

曾山他们跑进深山时,弹尽粮绝,四面被围。经过一口大水塘边,周围长满芦苇,是个隐藏的好地方。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准备跳入湖中躲避。

王庭突然心想:两人都下去,敌人失去了追铺目标,必然会搜湖,怀疑他们躲在湖里,到时也许一个都逃不掉。

“不行,我得掩护曾书记。”于是,在曾山迅速入湖躲避于湖边悬崖灌木丛中之后,王庭为了引开敌人,径直往目标明显的山上跑。

“快追,在那边!”敌人全部被王庭吸引过来了,追了好远才追上,把王庭按在地上,踹了几脚,嘴上骂骂咧咧地,把他绑了起来。

曾山得救了,王庭心里轻松了许多。凶残的敌人刀光霍霍,用严刑拷打他,威逼他说出山上还有什么同党。王庭大义凛然,坚决地说“共产党员只有我一个,这山上也没有第二个人了,要杀便杀,何必多问。”王庭遍体鳞伤,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后来,被反动派押解到敖城。他不屈不挠,临刑那天,他引吭高唱《国际歌》:“莫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罪恶的枪声,夺去了这位革命前辈宝贵的生命。

曾山在王庭的冒死掩护下,得以脱围。

解放后,曾山回到吉安,来到官田拜访了王庭的家。因王家的人那天都外出干农活去了,曾山触景生情,缅怀往事,不禁潸然泪下,写下了一封感谢信。正是:“君去我伤知己尽,名留长恨哲人亡……。”这是革命家曾山不忘王庭救命大恩的海样深情。(整理:吴子怡、彭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