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遗风东昌县

赣江中段西岸的永和附近,曾经有一个“东昌县”存在。它悠悠存续了从汉朝到唐朝的431年,如今已逐渐被滔滔赣水所湮没而不被今人所知晓了。

一、东昌县的设立

遥远的历史深处,往往隐藏着惊人的际遇。东昌县的设立,与历史上的美女“小乔”结下了不解之缘。

公元200年,吴主孙策派大将军周瑜攻占了庐陵,遂把庐陵从豫章郡中割开,单独设立庐陵郡,共辖10个县,包括后来吉安府所辖的大部分区域和赣南的部分区域,其中就有东昌县。

  不断设立新的郡县,是孙吴为了与魏、蜀对峙争雄采取的“激将法”,一来激发将士斗志,二来可多设官位收买人心。设立庐陵郡,一直在孙策的宏韬伟略中。在此之前的191年和194年,孙策先后两次下令设立庐陵郡,辖西昌、高昌、石阳、巴邱、南野、东昌、新兴、吉阳、兴平、阳丰等10个县。但那时候的庐陵尚未征服,属于其他军阀的地盘,设郡分县只是一厢情愿。为实现他们一统江山的抱负,孙策、周瑜于是不断地征战,以扩张势力。毕竟三国时代,是靠实力来说话的。

  就在攻下庐陵的前一年,即公元199年,孙策率周瑜攻破皖城(今安徽省潜山县),俘虏袁术手下将领家属,其中就有一个姓“桥”的老人。桥公有二女,长得都是天姿国色。孙策、周瑜此时血气方刚,能不爱美女?于是孙策纳了大女,周瑜纳了小女,是为历史上有名的“大乔小乔”。为此,孙策还自得地对周瑜说:“桥公能得到我们两人作女婿,算是他的福分了。”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雄才大略的孙策、周瑜各得美女,更加踌躇满志地加快了攻城略地的步伐。现在既然占领了庐陵,之前分立庐陵郡的设想就可真正付诸实施了。也就是说,历史上真正设立庐陵郡,是在200年。而庐陵郡所属的东昌县的设立,也是在200年(这是一个好记的年份)。

庐陵郡是东吴西进蜀汉、南取赣粤的跳板,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为此,孙策留下了周瑜来镇守巴丘(今峡江)。因此,现在的峡江县留下了周瑜陈兵列阵的传说和景点。位于赣江巴邱段的成子洲,传说是周瑜当年操练水军之处,周瑜的宝剑不慎掉入江中,遂化作一个沙洲,即成子洲。此外,还有如都督岭、相公庙、周瑜庙等。

与此同时,为保住庐陵郡这个据点,孙策任命自己的堂兄孙辅为庐陵郡太守,是为庐陵郡第一个太守。

历史往往吊诡。庐陵,既是周瑜征战生涯中的一个得意之处,却又是他家庭的一个伤心之所——周瑜在攻占庐陵后的10年后死去。二儿子周胤由于母亲小乔的得宠而从小骄横跋扈,犯了不少案子。223年,曾经青春貌美的小乔英年早逝,孙策的继任者孙权决定整治这个顽皮青年。229年,周胤被削去都尉官职,降为平民百姓,流放庐陵郡。据《周氏族谱》记载,周胤携家带口从京城来到到庐陵,在今天的油田镇乌东村歇脚,见风景秀美,于是停下来安住。十年后,在多方求情下,孙权念及与周瑜的情谊,准备赦免周胤。不料诏令还没拟好,就传来周胤突然病死的消息。

周胤死后,就埋葬在乌东村。其次子周泰留下来守墓,于是庐陵出现了周瑜的后代,并在日后繁衍壮大,相传中国许多周姓名人如周树人等的远祖即源于此。

二、东昌的县治及县域

孙策、周瑜新分设的庐陵郡辖管西昌、高昌、南野、巴丘、石阳、东昌、遂兴、吉阳、兴平、阳丰等10个县。这10个县里,除了南野(今南康)、巴丘(今峡江)两个县属于新纳入外,其余8个县都是从原来偌大广袤的庐陵县分解出来的——

西昌,即大概今天的泰和县,县治在今泰和永昌市的白口城;

东昌,即大概今天赣江吉安段两侧,吉州区、青原区、吉安县敦厚镇、永和镇附近,县治在今永和镇;

高昌,即原来的庐陵县改名,县治在今泰和县西北约30里处螺溪镇的郭家庄;

石阳,即大概今天的吉水之北部;

吉阳,即大概今天的吉水之南部;

遂兴,即大概今天的遂川、万安;

兴平,即大概今天的永新、莲花、宁冈、井冈山;

阳丰,即大概今天的永丰。

三、“东昌县”名称来历猜想

一个地名的称谓都有其历史来源。正如“庐陵”之名,虽正式见于公元前221年秦始皇设立郡县,但在此之前的楚国时期,也许当地就有“庐陵”之名。同样,“东昌”之名,也可能始于之前的秦汉乃至更早。

为何县治位于今天吉安县永和镇的县称“东昌”?

首先说“昌”。昌是繁荣之意,容易理解,也是许多城市的名称。庐陵县被析分成8县后,也一度称为“高昌县”。

难以理解的是为何称“东昌”,而同时期的泰和白口城称“西昌”?这似乎不太合乎情理,因为泰和白口城位于赣江吉安段上游的东南岸,而永和镇却位于赣江吉安段下游之西岸。最大的可能,是赣江自赣州以来,一直是从南向北流,而恰好到了泰和地段与自西而来的蜀水,受到自西向东横亘的玉华山阻隔,水流于是改为自西向东流。相对而言,在这江段中,泰和白口城位于赣江之西,而永和镇位于赣江之东,于是有了“西昌”和“东昌”之分。

  东昌县的治域范围是什么?没有历史记载。但根据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东晋十六国·南北朝时期》中的“江州地图”上,所标明的西昌县、东昌县、高昌县治位置猜测,东昌县的范围大概是今天赣江吉安段两侧,包括吉州区、青原区,吉安县的敦厚镇、永和镇。

四、为何设立东昌县?

孙策为何念兹在兹地要在赣江中游设立一个东昌县?大概出于至少三种考虑:

其一,战略位置。前文所述,庐陵是东吴西进和南进的跳板,而东昌所在位置是整个庐陵郡的中心,自然非常重要。

其二,交通枢纽。水运是古代最重要的交通,何况水军是东吴的主力部队,东吴对码头的重视程度可以想见。东昌县治所在的永和镇位于赣江西岸,是一个深水码头。从万安到泰和到峡江的整个庐陵赣江水道,永和是唯一居中的要地(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吉安城,也还没有现在的吉水县城)。

其三,永和经济富庶。这里是赣江与禾水、泸水、富水的交汇处,冲积平原土地肥沃,物产丰富,鱼米之乡,足可以大量屯军和贡奉物资。特别是这里出产黏土,山岭起伏,林木茂盛,可以大量生产陶瓷,获得丰厚利润。虽然目前永和尚未发掘到魏晋之前的陶瓷生产遗址,但泰和白口城遗址出土大量陶制品即可证明附近存在一个巨大的陶场,完全可能就是东昌县治所在的永和窑,即后来发展成熟、形成鲜明特色的吉州窑。

五、431年的存续历史

东昌自公元200年即周瑜镇守峡江之后的第二年东吴政权设县(属庐陵郡10县之一),经三国、两晋、南北朝,一直存续到隋唐时期——

隋开皇十一年(591年),将东昌与西昌合并,更名为“泰和县”(泰和县自此而得名)。这是唐朝宰相魏征等人撰写的《隋书地理志》的记载;

“五年(622年)置州,领太和、永新、广兴、东昌四县。(唐武德)八年(625年),(南平)州废,以永新、广兴、东昌三县并太和”。这是《旧唐书》和《新唐书》的记载;

  唐贞观五年(631年),东昌县并入庐陵县,这是《庐陵县志》的记载。至此,东昌县再无称县的任何官方历史记载,被视作完全被废置。

  从汉献帝建安五年(200年)建置县,到唐贞观五年(631年)并入庐陵县,东昌县走过了431年的历程,完成了它曾经辉煌的历史使命。

  它走向历史的深处,成为一个标识、一个符号,但却被当地人所永恒记忆,并引以为豪。

六、东昌县的印迹

东昌县虽然走入了历史深处,但它毕竟曾经是一个县。为此,以后历代官方正史以及地方史志,都有其记载。明代中期至元代初期,由当地乡绅钟彦章、曾子鲁相继完成了《东昌志》的编写,其手抄本今存江西省博物馆,并于2017年由吉安县地方志编撰委员会点校出版,成为研究东昌县、永和古镇、吉州窑的一部不可多得的重要典籍。

  作为一个曾经存续时间长达数百年的古县、名县,东昌县也多次被作为有功之臣的封爵之地(也许会是其他地方曾经存在过的东昌县)——

  《宋史》卷七十八记载,彭城吕人刘延孙被封为东昌县侯,食邑二千户;

  《宋史》卷五十一记载,临澧县侯刘袭卒,其子刘旻,于升明二年改封为东昌县侯;

  《南史》卷四十六、《南齐》卷三十记载,焦度封东昌子;

  《梁书》卷二十四记载,萧灵钧追封东昌县侯,食邑一千户;

  《陈书》卷二十九记载,荥阳武人毛喜,以定策功,封东昌县侯,食邑五百户……

  东昌虽然不再设县,但永和镇作为一个赣江中游的重要码头,作为陶瓷生产的窑场,在此后的历史长河中,依然显现出其辉煌:从五代时期开始,随着北方窑工的大量南迁,带来全国各地优秀制瓷技术,永和窑日益壮大、发展、成熟,最终形成了全国著名的综合性大型窑场——吉州窑,并闪耀辉映了两宋、元代六百余年。而永和作为东昌县治、作为吉州窑所在地,经济的发达也促进了文化的发达。自从与永和同属于文霸乡的安德里的欧阳仪(欧阳修之叔祖)考取了进士,文霸乡遂改名儒林乡。包括永和在内的儒林乡历史上共考取进士37名,涌现了如欧阳修、欧阳中立、欧阳珣、欧阳守道、欧阳鈇、周必大等众多创造庐陵文化、乃至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著名人物,也吸引了黄庭坚、苏轼等众多文化巨匠纷至沓来。永和,一个撮尔之镇,与全国昌邑大镇并名,成为“西南一大都会”!

如今,赣江西岸的永和镇,依然还保存着“东昌井”遗迹,井水依然清冽。而“东昌酒楼”,更是门庭若市、高朋满座,引发无数人发思古之幽情……

附《封东昌县爵位的几位历史名人故事》

焦度(423—483),南北朝时期齐朝将领,字文绩,湖北襄阳人,作战勇猛,为求胜而不择手段。曾奉命扼守夏口(今汉口),当时部队主力已离城,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焦度于是虚张声势,在城楼上破口大骂叛军,还亲自脱光了衣服羞辱叛军。叛军攻城,他命令将士一边奋力抵抗,一边用马桶泼粪,使叛军不敢冒进。后人称呼这座有着特殊战史的城楼为“焦度楼”。平定叛军后,焦度由于战功卓著,封东昌县子、东宫直阁将军。回到京城后,焦度还老吹嘘这个泼粪战功,被人讥笑为“戆”。

焦度身材矮壮,皮肤漆黑,长得很丑,同僚常讥笑他。他的父亲又名焦明,有一个同僚的下属名字也有“明”字,同僚就故意时时高喊“明明”,指使这个下属干这干那。焦度听不下去,气愤地对同僚说:“你明知道我避讳明字,却老呼叫明明、明明,你几个意思?”

焦度口讷,记性又不好。曾经想向皇帝表功请赏,又不知道怎么说。他的亲人于是教他说一百多句话,他背诵了几天,终于背出来了。可是一见到齐高帝,他又全忘了词,只大声喊:“焦度报告,焦度报告,焦度没吃!”皇帝一听,笑了:“我的爱卿怎么会没饭吃?”当即赏赐他大米一百斛,请赏之事也就黄了。

刘延孙(411-462),江苏彭城铜山人,南北朝时期宋朝名臣。曾经随从将军刘骏讨伐蛮乱,擅长处理行政参谋和后勤事务,稳定后方,使刘骏无后顾之忧,刘骏常赞赏他的功劳与萧何相比。后刘骏即位(宋孝武帝)后被封为东昌县侯。

刘延孙出任地方郡长官职之时,颇有政绩,深得治下百姓爱戴,史书上称他“出内尹牧,惠政茂课,著自民听。”

萧灵钧,梁高祖堂兄之孙。父萧尚之,字茂先,性情敦厚,有德行,有度量,任司徒建安王中兵参军,一府之人称他为长者。天监初年(502)卒,追谥文宣侯。萧灵钧任职广德县令。梁高祖率兵攻坚浙江时,萧灵钧代理会稽郡事,不久去世,追封为东昌县侯,食邑一千户,由萧灵钧的儿子萧謇继承侯位。

毛喜(516—587),字伯武,河南荥阳阳武人。南北朝时期陈朝官员,屡建战功,深得骠骑将军陈顼的赏识,后官至太子右卫率、右卫将军,被封为东昌县侯。

毛喜好读书,文采也很有些名声,但性格刚正,不愿阿谀,反而喜欢建言献策。皇太子陈叔宝喜好饮酒作乐,每每同宠幸之人彻夜长宴。为此,身为太子警卫官的毛喜就曾提过意见,陈叔宝因此耿耿于怀,疏远了毛喜。后来,陈叔宝当上了皇帝,一日召集官员饮酒,酒酣之时命毛喜赋诗一首。毛喜走上台阶,假装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被抬出去。陈叔宝酒醒后说:“我很懊悔叫毛喜来赴宴作诗,我知道他是装病,故意不赞同我这么欢宴。”想弄死他,但遭到多位权臣的劝阻而作罢。陈叔宝后来说:“我不喜欢他,不能让他干预政事,就让他去一个小地方做官吧。”于是贬他为永嘉内史(相当于县令)。

刘旻,字渊高,彭城绥里(今江苏徐州)人,南北朝时期宋朝官员,刘袭之子。

刘袭,字茂德,宋朝宗室。曾任明威将军、安成太守,坚守安成城(今安福)、阻挡叛军有功,封建陵县开国侯,食邑五百户,后改为临澧县开国侯。卒后,其子刘旻继承临澧县开国侯,升明二年(478年)改封为东昌县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