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老成了“孩子”

 “叮铃、叮铃……”周末深夜我正酣睡中,烦人的手机铃声把我妻子吵醒。妻子接到母亲突然打来的电话,说半夜起床小便时,迷迷糊糊中跌倒,左额头被地砖磕破,血流不止。妻子赶紧跑到我房间,把我从睡梦中提起来:“快去看老娘!”我披上衣服,骑上自行车搭着妻子,急忙往“空巢”的母亲住处奔去。

  等我俩匆匆忙忙赶到时,躺在地上的母亲突然像孩子看见了父母,眼泪潸然而下。我把母亲扶起,妻子将毛巾作绷带紧急止血。我问:“妈,疼得很厉害吗?我马上带您到医院去上药。”见我急切的样子,母亲的心立即宽慰了许多,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止血后,母亲说不用去医院花冤枉钱。妻子担心母亲伤口会发炎,第二天还是送到了医院,我把母亲扶坐在过道的椅子上,转身去挂号。可我还没有来得及迈开步子,母亲就一把拉着我的手,硬要坚持和我一起去。母亲就像个“孩子”,我怎么劝说都不答应,执意要跟在我的身后,看着她迈着踉踉跄跄的步子,泪水在我的眼眶里打转。我想起了儿时的我,每逢母亲外出,我不也是无数次这样牵着母亲的衣襟,跟着她亦步亦趋吗?那时,年幼的我就怕母亲把我弄丢了,可如今,母亲竟和孩子似的,也寸步不离地跟着我,怕我把她给弄丢。此时,心中不禁对母亲升腾起无尽的关爱和责任。

  我就这样搀扶着母亲,从楼下到楼上,折腾了半天,终于见到了门诊医生。经过医生的检查,给母亲的血口重新清洗,虽然疼得厉害,但并无大碍,开了一点消炎药并听了医嘱,我搀扶着母亲慢慢往回走。回家的路上,母亲的精神好转了许多,并变得健谈起来。看见街上有卖甘蔗的,母亲好奇地问我:“这甘蔗甜吗?”我说我去给她买一根来尝尝,母亲没有推辞,她像个“孩子”似的,一边啃,一边说“好甜”,赞不绝口,全然忘了身边的我是她的孩子,一如小时候我吃东西的样子。

  此事之后,我再也不关手机或静音睡大觉了,尽管有时被骚扰电话吵醒。幸好那晚母亲打通了妻子的手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年逾九旬的母亲有时也会糊涂。有一天她说想吃鲫鱼,我遵母命买了鲫鱼送去,她却发我脾气,说:“鱼有腥味,不吃。”当时我被她气得发晕,就把鱼扔进了垃圾桶,说再也不为您买任何东西了。几天之后我想,自己对母亲这样的态度不对,给母亲赔礼道歉时。她原谅我说:“你从娘胎里出来的,我还不知道你的急脾气。”

  还有一次,我在乡下做事时,母亲打我电话说,自己去扔垃圾,钥匙却被锁在房间进不去了。外面正下着大雨,母亲急得像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哭。我当即联系妻子,请她用备用的钥匙去为母亲开门。刚进门,母亲就到处找钥匙,结果最后发现钥匙其实挂在自己胸前,被外衣覆盖了。身为贤妻良母的妻子的确是个好儿媳,没有发脾气,还安慰母亲遇事不要急、不要怕。

  糊涂的母亲有时又很清醒,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事,她是记得清清楚楚。常常和我唠叨她娘家、夫家过去的家庭琐事,我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就一边看电视新闻,一边哄她说“好,好,我知道。”我知道母亲寂寞,没人和她说话,需要交流。

  曾经,我被母亲小心地呵护着,母亲是我温暖的港湾。当我感到饥饿的时候,是母亲做好了饭等着我回家;当我感到伤感、迷惘、无助的时候,是母亲对我的期盼,给了我人生拼搏的勇气和力量。可现在,她的七个儿女都像鸟一样从家里飞了出去,随着日子的远走,头发花白的母亲,她的心灵也变得像孩子一样脆弱,儿女便成了母亲的全部依靠。

  诚然,每个母亲都会疼爱孩子,这是一种天性使然,但当母亲老成“孩子”的时候,我们也该像爱孩子般爱母亲了。母亲多次劝说我不要去上班了,可我还是“退而不休”坚持工作。节假日,我就多陪母亲说说话、散散步,一手抱小孙女,一手牵着拄拐杖的老母亲漫步小区。这人间最珍贵的亲情,让我倍感幸福。(王大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