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永和“六街三市七十二条花街”

站在文天祥祖居地的沙窟山上,眺望那位于赣江之滨的“清明上河图”一样的明清古镇,二十四座奇峰窑包,如岗似岭,与那周围的一些取土池塘交织在一起,水光山色;吉州窑遗址公园内高耸的本觉寺塔和那匍卧的清都观,显得古香古色;一棵棵古樟和那一排排古建民宅,风景秀丽;尤其是那临江傍水而建弯弯曲曲的古街、挨挨挤挤的门店与不时伸进的幽深古巷连成一幅“镇在林中、房在园中、人在景中”的图画。

  永和古镇已有二千年的历史,东汉初平二年设立东昌县,历经三国、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的发展。唐武德八年并入西昌(泰和),唐贞观五年,东昌又从西昌划出隶属庐陵。宋代,始烧于晓唐的吉州窑瓷业非常旺盛,给永和带来前所未有的辉煌。《东昌志》是这样描述的:“永和为庐陵之郡只十余里,地不甚广,山水秀丽。”“宋景德中为镇市,置监镇司,掌管瓷窑烟火公事。僻坊巷六街三市七十二条花街,时海宇清宁,附而居者至数千家。民物繁庶,舟车辐辏。”《东昌志》还对当年的景象作了较为具体的描绘:“东昌天星分翼轸,地势接吴楚。唐开匡仙祠,宋建丞相府、绿野(坊)、清都观、游赏堪画图。到处锦绣铺有几千户,百尺层楼万余家……金凤桥地杰人稠,鸳鸯街弦歌宴举。读书台士大夫谈今古。”从这两段简单的描写中,我们可以想象宋时的东昌是何其辉煌!

  根据《东昌志》记载,六街分别是瓷器街,米行街、锡器街、茅柴街、莲池街、鸳鸯街。三市则是以东西走向的横街为界进行划分,瓷器街以南为上市,瓷器街与米行街之间为中市,米行街以北为下市,全长十余里。品读这些街名,从中可以领略这座专业分工很明确的商瓷城风味,还有粮食漕坊、竹木商行、五金店铺、茶楼酒肆等较大的店坊。六街三市经商做买卖的可谓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如卖瓷器、古董的、打锡打铁的、做木匠织篾器的、弹棉花做裁缝的、煎饼做油条的、卖酒炒菜的、卖药补锅的,连卖棺材的也有两家……古老手艺作坊犹如雨后春笋,一家挨一家,使得这里充满着别样风味的吸引力。

  沿着六街三市两边延伸出去的七十二条花街巷弄,最长的商会巷二三十米。这些巷弄只能容得下一两个人擦肩而过,黑瓦灰墙、窑瓦路被岁月磨得光滑发亮,站在巷口,你会引发出思古幽情,能容纳这“附居者至数千家、人口达三万”的就是那七十二条花街古巷,唱着悠长而美妙的歌曲。

  你听,那花街的名字,既赏心悦目,又温馨可人:金马巷、玉堂巷、花园里、三益巷、针线巷、绣花巷、剪花巷、住宿巷、风才巷……它们被两边的马头墙夹逼得只透露出一线天光,显得古老幽深,自有它们的用处。

  老街、古巷的左右隔壁是周公祠、监镇庙、税课局、守约斋、览胜亭、本觉寺、清都观等楼、台、亭、阁百多家,以及窑工们的住房和读书堂、书院……

  花巷口街旁的深宅大院是永和镇的另一道风景。我在永和学医一二年,到处走了走,看了看,如永和卫生所原占用的那幢大院,前后三进,内有两个院子,每个院子都有常青树和花草,地面都铺着窑瓦,窗棂上有五颜六色的彩色玻璃镶嵌,房间铺有地板,床架都雕了花、嵌了镜,实在富丽堂皇。左边还有两幢厢房。其它一些宅院也是窑瓦铺就的路径和院子,四周放着几盆四季花草,中间还有几棵果树,不时引来一些小鸟啁啾在树梢上嬉戏。你若探身到里面看看,宛如一幅水墨画,鲜灵生动;有的大门临街,后门是巷;有的后门通向赣江码头;有的中间一个大院子,左右各有耳房,像个小四合院……这样的院子后来住了几户人家,可隐约想象当年其家族人丁兴旺,或多姓住在一起的热闹。如今,虽然拆掉了许多老房,但还存在原来的古街古巷遗址。在这个千年古镇的历史文化坐标中,我算是初浅地品味到六街三市七十二条花街的定义。

  宋、元、明、清虽然远去,但在五六十年代,我看到古街古巷仍然传承着历史文化,它成了人民公社的政治文化中心,从街头到街尾,在这蜿蜒而伸的三里长街上,门板店房、幽深庭院,排满了公社机关、邮电所、信用社、卫生所、新华书店、酒厂、酱油厂、药店、供销社、公私合营商店、饮食店、粮管所、木业社、篾业社、铁业社……一块块招牌随着弯弯曲曲的街道拥挤出现。也许那时,我才十四五岁就到卫生所学医的缘故,十分好奇,印象也特别深刻。记得每天天不亮,就有担菜人的脚步沉重地走向“跳蚤市”当墟,有时还有讲话的声音。随后,我们陆续地起床,打开卫生所的大门,拆开营业窗口的铺板,打扫卫生,迎接第一个急诊病人。白天从早到晚,街上行人穿梭往来,菜市场人头攒动,吆喝声、讲价还价声不停。晚上,我们年轻人就要擦灯罩,点上煤油美孚灯,夜晚从各个门铺里透出的美孚灯光,把永和街照得有模有样。

  特别是1960年,国务院内务部部长曾山回家探亲,他抽空到永和公社大会堂作关于反对共产风、命令风、浮夸风、瞎指挥风的国内外形势报告。这条狭长的老街清理过街边的路障,刚好过一部吉普车,当时永和轰动很大。后来,政府照顾老区,拨来了一台柴油发电机,每天晚上随着隆隆的机声响起,华灯初上,老街的电杆木和墙壁上都闪闪发光,广播喇叭也传来革命歌曲、京戏,更是把永和老街点缀得辉煌、热闹。这是全县第一个有发电机,能发电照明、广播的人民公社圩镇,真是令我魂牵梦萦。(陈日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