秭归归来话蜜柚———随县委党校科干班赴湖北宜昌异地培训随想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以屈原《橘颂》为据,湖北秭归种植柑橘的历史至少有2300年。从20世纪90年代起,经过持续品种改良,如今的秭归“春有伦晚,夏有蜜奈,秋有屈乡,冬有血橙”,成为我国唯一可四季出产新鲜脐橙的地方。

湖北屈姑国际农业集团就是一家以柑橘深加工为主导产业,集农产品种植、加工、研发、出口、冷藏为一体的农业产业化集团。集团自成立以来,秉承循环经济理念,以提升现代农业、促进农民增收、打造百亿柑橘产业为己任,以制度、技术、管理创新为动力,以柑橘零废弃加工综合利用项目建设为重点,探索并建立“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产业基地+农户+科研单位”五位一体产业发展模式,在省内外建立柑橘、蔬菜种植基地4万多亩,年生产、加工、销售农副产品20多万吨,直接提供就业岗位800多个,间接带动近3万农民增收。

驱车在秭归的乡间前行,“黄金果”随处可见。如今,秭归全县拥有橙农近5万户,共计15万人,脐橙总面积突破30万亩、总产量45万吨以上,涌现出产值过亿元的脐橙专业村2个,产值5000万元至1亿元的脐橙专业村12个,培育了一大批产值过10万元、20万元甚至过100万元的脐橙生产示范户。

脐橙全身是宝。为了助推产业进一步提档升级,当地一些企业家不断为秭归引进专业人才。一些博士、院士、外籍人才等着力于脐橙深加工,不断延伸着脐橙的产业链。湖北屈姑农业集团成功完成了脐橙零废弃加工项目研发,实现了“吃干榨尽”。脐橙茶、脐橙酒、脐橙果粒饮料等多种饮品,受到了市场欢迎。公司将博士生团队和承担的科研课题搬到了秭归的田间地头,针对不同市场,积极引进不同国籍人才加盟,比如针对果酒市场,引进2名意大利籍专业调酒师从事果酒的研发生产;针对东欧市场,引进1名阿尔巴尼亚籍人才从事营销工作等。徜徉于屈姑公司,不同国家的国旗在微风中飘扬,两条现代化的深加工生产线在高速运行,成箱的货物被装进集装箱准备送往各地。据介绍,近年屈姑公司通过多途径、多渠道累计引进科研人才54名,其中博士15名、硕士39名;引进1名储备人才、4名外籍人才;引进营销专业人才46名,其中本科学历19名、专科学历27名。大家互相竞争又互相合作,共同为秭归脐橙产业的发展出力献策。

在科技支撑下,脐橙产业提档升级,深加工产业链实现将橙子“吃干榨尽”;供销e家·秭归电商小镇在秭归县城设有18个门店,入驻电商企业37家,秭归县城随处看见大大小小的果行,“供销e家秭归地方平台”已上线秭归脐橙等特色农产品80多种,脐橙及相关农产品经由快递被迅速分发,远销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等,在广大果农心中,脐橙是脱贫致富的“黄金果”,更是可以给他们养老的“哑巴儿子”。在“中国脐橙之乡”秭归,果农们走出了一条新型农业化发展之路,实现了脐橙种植的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秭归之行可学可鉴。近年来,我县将井冈蜜柚列为果业主导产业,在实施精准扶贫的攻坚行动中,广大农户利用房前屋后、道路两旁的空闲地和自有林地大力发展井冈蜜柚千村万户老乡工程,向撂荒土地要效益、向荒山荒坡要效益、向残次林地要效益,全县实施千村万户老乡工程1.67万户,种植井冈蜜柚面积近10万亩。为促进井冈蜜柚发展,政府给钱、给地、给政策,围绕蜜柚的生产、流通、加工,在资金扶持、税费减免、土地流转、技术服务、人才引进等方面出台了不少新政策,加大扶持力度。这三件事做下来,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庐陵大地成片成林的井冈蜜柚。

蜜柚产业在政府的支持下,完成了从无到有的重要阶段。蜜柚种植初具规模,产业雏形已现,接下来就要关注这个产业如何发展壮大!显然,要想让井冈蜜柚能够佑及庐陵乡民,首先是要让蜜柚成为一个产业。不管是政府还是柚农,尽管口头上使用了“蜜柚产业”这个概念,但对产业内涵的理解仍然非常简单,甚至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种”和“卖”。在这种理念的主导下,政府的扶持办法基本上是集中在“种”的这一端,而柚农的担心也基本上是集中在“卖”的这一头。如果这样下去,井冈蜜柚要成为一个产业会有相当的困难。

  那么,井冈蜜柚如何才能成为产业呢?如果把产业看作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的发展至少应该具备三个条件:一是产业链的长度。因为只有产业链拉长,产业链节点增多,产业链的中间品交易才能变得频繁,交易频率是经济繁荣的基础,有了这些交易,产业才能够充满生机,进入自组织的耗散状态;二是产业链的聚合度。也就是产业链每个节点中的经营者数量,这个数量越多,产业链出现断链的机会就越小,产业链就越牢固;三是产业链的开放度。如今的产业链已经不是线性的,而是网状的,产业边界越来越模糊。所以,产业发展中要注意与其它产业相衔接,在一个产业上衍生出许多新的业态,使产业链朝着网状方向发展。

按照这个理解,蜜柚产业发展至少要做以下三件事情:

  一是培育多元主体,延伸产业链长度。现在蜜柚种植,基本上停留在传统的自产自销状态,果农从政府那里拿来果苗,在技术人员的简单指导下开始种植,政府关心的也仅仅是种植面积,大多数的补贴奖励集中在种植环节上,对于销售,政府仅以销售量为基础进行事后的奖励。这种做法在前期的效果是,果树种植面积的扩大,但随着果树慢慢长大挂果,由于没有相应环节的分工,果农就需要自己完成几乎所有环节的事情。然而,每个人的能力有限,做自己不专业的事情,必然影响到做事情的质量,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蜜柚产业发展所需的各种主体非常稀缺,分工程度很低,这样就需要下大力气进行主体培育:(1)培育技术服务主体。现在仅仅依靠一个乡镇1-2个农业技术人员显然无法应付如此大面积柚林复杂的技术需求,从田间管理、施肥喷药、口感品质控制、果品品相控制、果品分级分拣、果品保鲜运输等等都需要技术,这些技术的缺失,将导致种不好果,保护不好果,从而直接影响蜜柚的销售。依赖专业化的技术服务队伍提供的有偿服务,是确保蜜柚品质的重要保证,因此技术服务主体的培育应成为培育市场主体的主要任务;(2)培育销售服务主体。让果农依传统的方法自产自销,就不可能卖出好价钱,获得好收成。果农在利用电商销售蜜柚过程中,就遇到物流成本十分昂贵的问题。这是因为每家每户自产自销,导致出货量小且时间分散,而物流服务是讲究“货量多、速度快、服务好、成本省”的。如果有很多的电商聚集在一起卖柚子,通过统一的物流中心集货出货,物流公司就愿意以较低的单价提供支持产业的物流服务。可见,光讲种植柚子还不行,需要多多培育电商等销售主体,并把这些主体聚在一起专门从事柚子的销售,才有可能把柚子卖好;(3)培育物流服务主体。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重视品质高于重视货币,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人们愿意为品质买单。因此,蜜柚的销售需要分级、分拣、包装、运输、送货上门等等,让消费者买得满意,吃得放心,付账才会心甘情愿!

  二是激励村民参与,提升产业链聚合度。论及农业产业,我们经常聚焦怎么种,也经常提及延长产业链的概念。但讲到产业链的延长,想到最多的就是深加工,而且知道深加工不是农民强项,于是就想招商引资,引入一个大企业来把种出来的产品都吞掉,这样大家就省心。如果能够这样自然很好,果农只管种,企业只管收。但在现实中,我们几乎每次都会输在找不到这样的企业上,结果就造成产业链上一端企业的缺失,整条产业链都完蛋的局面,这就是产业链节点没有聚合度的结果。事实上,农产品加工企业也存在着一个销售问题,在消费极具个性化的时代,一个水果加工企业要实现大规模加工,就必须生产标准化产品,但标准化的产品与个性化的消费本来就是死对头,这样的思维怎么会有出路呢?我县现在还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蜜柚加工企业,即便在种植的一头,小规模的种植户还能赚点钱,一旦扩大面积,就会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从而导致蜜柚产业的参与度并不高,这不仅影响蜜柚产业富民目标的实现,而且也使蜜柚产业链的聚合度降低,断链风险增大。因此,要想让井冈蜜柚真正成为产业,就要让果民真正参与进来,按照上述培育多元主体的思路,村民成不了技术服务主体,但成为蜜柚种植主体、电商销售主体、物流服务主体是完全有可能的。如果有众多村民参与到蜜柚产业链各个环节当中来,他们就会想出各种奇招来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在秭归就有无数的农民在从事脐橙种植、做脐橙电商、提供包装运输等脐橙物流运输服务,每个节点都很多人在做,尽管每个人做的规模都不大,但汇聚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大产业。正是因为很多人在做一个环节当中相似的事情,因此才有竞争;因为有了竞争,才会有新的创意不断涌现,比如网络直播销售,就是在这种竞争中脱颖而出的一种崭新的销售模式。所有这些竞争下冒出来的新创意,都在不断推动着这个产业向高端发展。可以这么说,只有让众多的村民参与到蜜柚产业当中来,草根云集才能托稳蜜柚产业!

  三是丰富产业联系,提升产业链开放度。蜜柚产业产品线非常单一,几乎就是简单的卖鲜果,县里引进的奕方科技仅能消化少量蜜柚,据说运行状况不是很理想。这样一来,导致一些种植大户的蜜柚销售面临困境。近年来,随着大面积蜜柚挂果集中上市,有果农因销售不佳而让大量蜜柚烂在地里的情况。可以预见,如果仍然仅仅靠卖鲜果这单一的获利模式,将来蜜柚全面挂果之后,一定会出现更大范围的“果贱伤农”风险。事实上,蜜柚全身都是宝这个概念已经深入人心,作为一个产业,应该借势利用这样的概念去创造新的商业模式,丰富产业联系,让蜜柚全身的宝实现它的价值。比如:(1)联系康养产业,开发蜜柚衍生品。在中医里,柚子的用处很多,而且制作衍生品的方法都是古代流传下来的,不是现代工业的产物,这就意味着具有家庭作坊制作的可能性。上面我们提到要让村民参与到蜜柚产业当中,这种家庭作坊产品就是村民参与的最好载体。如果把柚子皮切片晒干,加上适当的包装,就变成一小袋中药材。当前各地都在发展康养产业,正是这样的小袋包装中药材的销售对象。一袋柚子皮加上一个小故事,就有可能变成康养产业中一个精心推出的养生服务产品,岂不妙哉!这样的产品衍生得越多,产业联系就越丰富,能够实现的经济价值也就越高;(2)联系休闲产业,开发蜜柚旅游模块。如今乡村旅游就成为人们的热宠,油菜花、桃花、梨花等等已经成为人们赏花的心仪对象,为什么不能有赏柚子花呢?摘草莓、摘猕猴桃、摘桃摘李可以让人们忙得不亦乐乎,为啥不能体验摘柚子呢?茶园对歌,草场对歌,为啥不能有柚园对歌呢?如果县里的宾馆里都有一个买柚子的小门面,快递公司只要通过宾馆代销点就能集到足够满载的货量,那么通过电商销售柚子居高不下的物流费用问题就可以解决,这就是商业模式创新的力量!(3)联系加工产业,开发蜜柚高端产品。蜜柚的深加工需要资金、技术相对比较高,不是一般农户做得到的。把柚子通过工业科学技术,提取其中若干精华,制成我们所不知道的高端产品,这是工业化的方向。如果有足够的财力,能够引进有足够能力的企业,也可以去尝试,如果成功,也就意味着这个产业走向了一个发展的新阶段。

  井冈蜜柚产业的发展,不仅要关注规模经济,更要注意拓展范围经济!下一步政府应该做好三件事情:一是转变扶持政策。由原来扶持种植面积规模,转为扶持产业主体培育,包括种植主体、技术服务主体、销售主体、物流服务主体等等,产业主体越多,产业就越有活力;二是搭建产业平台。由原来关注种植大户的产业基地建设,转为替众多的产业主体搭建平台。比如技术服务平台(技术指导、果品检测、产品溯源、品牌标识等)、电商商务信息平台、物流服务平台(蜜柚交易中心、物流集散中心、物流运输中心、分级分拣中心、物流加工中心等)、产业联系平台等,通过这些平台聚集产业主体力量,让分散的产业主体能够在一个平台上聚集力量,以共同应对外部市场;三是营造产业氛围。要通过扶持各种主体,让更多人参与到柚子产业当中来,通过支持草根创业,进行更深更广的产品开发与市场开发;要加强产业主体的组织化程度,比如合作社的规范化运行,中介组织的规范化运作等等,让分散的主体能够聚集成强大的力量;要通过资源整合,找准产业与产业之间的契合点,让众多产业能够围绕井冈蜜柚一层层往外扩散。(王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