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破帽子的运输员

杨怀珠(1910-1999),吉安县值夏镇杨家村(今属青原区)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1932年,杨怀珠到红军随营学校学习,毕业后到武平县独立团二连任职。在攻打宁化时,他的左手臂被子弹击穿,从此左手致残,后调到红军总兵站第二十兵站任政委。红军兵站主要任务就是军需、军械物质的运转,人员的输送。

杨怀珠工作认真负责,从不占公家的便宜。有一次,一名领导看到他戴着一顶破破烂烂军帽,问他怎么回事。杨怀珠说:“这里树多山多,又没得路,连划带刮的,所以就破成了这个样子。不过,破一点也是军帽呀,我舍不得丢掉。”

当有战士劝他换一顶帽子时,杨怀珠很严肃地说:我们管理物资的更要注意,不能贪图享受啊!

1933年3月,红三军团打下了福建洋口县,在县城里搞到了万余斤食盐,立刻电报瑞金红军总部。

苏区不产盐,蒋介石实行经济封锁后,苏区的盐基本上断了来源。当时,党中央想了很多办法弄盐,同时号召部队和根据地人民自己动手熬硝盐,硝盐很难吃,长期吃,人就要浮肿。一下子搞到万把斤盐,对苏区是个大好消息。军委电示三军团:“所获食盐全部运回苏区,勿使丢失一粒。”

当时,因三军团有新的战斗任务,接到电话后,就把运盐的任务交给了二十兵站。

这次运盐是杨怀珠到兵站后接受的第一个任务,感到十分光荣,又感到艰巨。他们所在地是国民党统治区,情况复杂,一下子要运万余斤盐,是个艰巨的任务。兵站站长姓唐,是个老同志,他们到军团供给部接受完任务回到兵站后,马上就召开了支部扩大会,吸收了各股的股长和运输队长参加。

会上,杨怀珠对大家说:“同志们,由于国民党的经济封锁,苏区已经断盐很久了。很多同志因为没有盐吃,身体浮肿的厉害,这次我们搞到的盐上级领导很重视,要求我们将盐安全运送回去,缓解苏区缺盐的危机。”他加重了语气告诫大家:尽管我们也缺盐,但绝不允许吃一粒盐,占一点公家的便宜。

大家一起还研究了运输路线、装运方法、民夫等具体问题,把所有问题都做了仔细研究之后,会上还做了分工:杨怀珠负责与上级联系报告运输情况,做好动员和思想政治工作;唐站长抓运输和民夫工作。通过开会,党员和干部们情绪都较高。

盐由部队的同志们用干粮袋和衣服包装着运到兵站,堆在祠堂里。根据地靠近前线的几个县的民夫也陆续赶到了。用什么装盐往苏区运成了问题,没有口袋,杨怀珠就让大家买了许多稻草,发动兵站的同志和民夫编草袋,用草袋装盐。说干就干。在杨怀珠和唐站长的组织领导下,人力调配得当,编草袋的编草袋,装盐的装盐,过秤的过秤,工作井然有序。同时,民夫也按县、村编组,造好了花名册,选出负责人。当时因为条件艰苦连手推车也没有,全靠人的肩膀挑或扛,

一路上杨怀珠和大家跋山涉水,翻山越岭。走山路还好,只不过累点,遇见过河就麻烦了,要保证盐不沾水,若遇上下雨天就不得不暂时避一避。每天都要走七八十里山路,工作紧张的时候,几天几夜捞不到觉睡。有的同志累得晕过去,醒来后,扛起盐包接着干。

经过整整七天,万余斤食盐“一粒不少”全部安全地运到了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