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县坊廓区苏维埃政府始末

1930年3月下旬,中共赣西南特区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吉安县富田乡陂下村召开,大会选举产生的中共赣西南特区委员会(以下简称“赣西南特委”)下属东路、西路、南路、北路行委和直属党部。其中以郭承禄为书记的中共北路行动委员会(以下简称“北路行委”)领导安福、袁州、分宜、新喻、吉水、峡江六个县委和延福、儒行、坊廓三个直属区委。同月产生的以曾山为主席的赣西南苏维埃政府设立东、西、南、北四路办事处,以桐坪人周鉴清任主任的苏维埃北路办事处下辖安福、袁州、分宜、新喻、吉水、峡江六个县苏维埃政府和延福、儒行、坊廓三个直属区苏维埃政府。鼎盛时期,吉安城北郊的坊廓区建立了三十多个乡一级苏维埃政权。当年十一月八日,总前委书记毛泽东在由峡江返回吉安的路上所作的“李家坊调查”和“西逸亭调查”就是在坊廓区十九乡和二十三乡进行的。

  那么这个离吉安城最近的坊廓区苏维埃运动是如何兴起的,又是什么时候消亡的呢?本文试就此课题作一点探讨。

  一、坊廓区中共党组织的建立

  坊廓区是由明、清时期的吉安府庐陵县坊廓乡演变而来的。明、清两朝五百多年,在县域行政管理上实行乡、都制,当时庐陵县(1914年改称吉安县)设立儒林、儒行、纯化、宣化、延福、永福、安平、坊廓八个大乡、九十多个都。其中坊廓乡辖城区六隅和城周边十五个都。中华民国十八年,国民政府公布《县组织法》,县以下设区、乡、闾、邻各级组织,不久又改为区以下设保联、保、甲三级组织。当时坊廓区除去城区六隅和河东外,在赣江以西设立了山前、仁塘、培模、五里、里仁、钱富、大塘、路口、螺川、辅顺、真惠、江家、高溪、大溪、曲濑、公民、谢家、智觉、二都、育成、克复、赵塘、店下、西村、中溪、大有、淇塘、金螺、西岳、崇福、文明、协义等三十二个乡。土地革命时期,北路行委直属的中共坊廓区委就是在这三十二个乡逐步发展苏维埃乡、村政府的。如今除了仁塘乡和山前乡部分村划归吉安县桐坪镇管辖外,其余的乡和村均属现吉州区行政区域范围。

  由于吉安城是赣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反动势力比较强大,所以坊廓区的中共党组织是在靠近延福革命根据地儒行区的山前乡和仁塘乡逐步发展起来的。

  长塘桥南三官塘村人胡彬文,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生,毕业前在黄埔军校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进入长塘老乡刘峙的部队任职。1927年后,由于刘峙追随蒋介石,在部队中“清共,反共”,胡彬文于1928年冬在河南省辞去刘峙部队的军职,回到家乡长塘,以在德厚堂小学教书为掩护,暗中开展革命活动。不久他就与儒行区桐坪党支部田镜(又名曾雪光)接上组织关系,开始在家乡三官塘村周边村庄发展党员。到1929年初,先后建立了山前陈家、周家、河山、三官塘等坊廓区最早的几个党支部。1929年冬,胡彬文调任北路行委游击总指挥,不久,在油田石江壁指挥作战中牺牲,1949年建国后被评为革命烈士。

  与此同时,1929年初,坊廓区仁塘乡仁塘等村在桐坪街经商做小生意的王桂厚、王永生两人被桐坪党支部创建人田镜培养入党,这两人回村又发展了王金秀、王玉秀、王炳生、王珠贤、王继厚等五人入党,于1929年10月成立坊廓区中共仁塘分党支部,书记王金秀,组织委员王永生,常务委员王玉秀。仁塘分党支部成立时接受中共儒行区委桐坪党支部领导,1929年底,中共坊廓区委成立后,正式成立仁塘党支部,归坊廓区委领导。1930年初,仁塘党支部发展本乡社上村刘子辉等人入党,随即成立了社上村党支部。陈家、河山、三官塘和仁塘、社上党支部不断向周边的赵塘、西村、周坑、长溪、长塘、桥南、周家等村发展党员,建立党小组和党支部。1929年12月,在延福革命根据地的北路行委领导下,中共坊廓区委在仁塘乡成立了,首任区委书记郭树,不久由王清隆接任。

  在中共坊廓区委领导下,各乡的党支部、党小组积极活动,农民协会和苏维埃乡、村政府不断成立,坊廓区的土地革命斗争蓬蓬勃勃发展起来了。

  二、从恢复农民协会到建立区、乡、村苏维埃政府

  在1926年9月24日,北伐革命军第二军第五师谭道源部攻占吉安,赶走了北洋军阀蒋镇臣部队,第二军党代表、共产党员李富春留下黄埔军校毕业生、共产党员周庭藩任吉安县长,在国共合作建立的国民党吉安县党部和中共吉安特支的大力推动下,吉安的工、农、学生等群众运动蓬勃发展。全县建立了八个区的农民协会,吉安城郊区成立第一区农民协会,各村农民协会也纷纷建立,“联俄、联共、扶助工农”和“打倒列强除军阀”的口号响彻坊廓区广大农村。农民第一次被组织起来,动员起来。当时坊廓区边远的六十五都藤桥村也成立了农民协会,农民们推选贫农刘佳章任村农会主席,在破除迷信反封建的宣传鼓动下,刘佳章带领贫苦农民将全村的大小菩萨集中在祠堂门口烧掉了。在党的领导下,郊区各村农民协会开始酝酿减租减息。

  可惜好景不长,随着蒋介石和汪精卫等国民党新军阀及右派的叛变“清党”,吉安驻军国民党第三军第八师师长朱世贵也于1927年8月6日在吉安开始“清党”,镇压工农运动、残杀吉安总工会委员长梁一清等共产党员,吉安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大革命失败了,坊廓区农村的乡、村农民协会在反动派的进攻摧残下,全被打垮了。

  1928年1月31日,在中共吉安县北区区委和延福地区党组织的领导下,延福暴动一举成功,随即开始了延福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在北区区委和随后成立的以郭承禄为书记的中共边界区委、北路行委领导下,红色武装割据一路向南,向儒行区、坊廓区发展。

  儒行区、坊廓区的土地革命和苏维埃政权建立,以延福区为榜样,也是从恢复农民协会、开展“五抗三杀”(抗租、抗税、抗粮、抗捐、抗债,杀土豪、杀劣绅、杀地痞流氓)和减租减息斗争起步,逐步过渡到建立区、乡、村苏维埃政府,由新成立的苏维埃政府领导开展“打土豪、分田地”斗争,掀起土地革命高潮。

  在设在油田的中共赣西特委下属的边界区委领导下,在延福、儒行两区委的支持下,1929年8月坊廓区农民协会在仁塘乡成立,河山村共产党员许子武担任坊廓区农民协会主席,区农协下辖仁塘、山前、赵塘、店下、西村等七个乡农民协会。1929年10月,赣西特委组织动员“攻取吉安”,随着“十万工农下吉安”斗争的逐步深入,坊廓区各乡的农民协会也逐步恢复。在苏维埃北路办事处和坊廓区委领导下,1929年底,在今长塘镇磨湾村彭氏大祠堂召开了坊廓区工农兵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了坊廓区苏维埃政府,郑俊彬为首任区苏维埃政府主席。为安全起见,新成立的区苏维埃政府驻扎在离磨湾村不远的上屋村后岭上九法坛。以后随着形势的变化,区苏维埃政府先后驻扎在桥南长溪村和桐坪山头村。

  在坊廓区委区、苏政府领导下,乡、村苏维埃运动向着吉安城不断推进。到1930年7月,中央巡视员刘作抚向上海的中共中央报告说:“使吉安、赣州两孤城反动统治寿命迅速告终的是经济问题,因为离城不远(离吉安城只有五里路)即有赤色政权的建立,红色旗帜的飘扬……”可见,当时坊廓区苏维埃政府下属的乡、村苏维埃已经发展到离吉安城只有五华里路的近郊村了。到1930年10月4日,第九次攻打吉安成功,坊廓区全区三十二个乡全部成立了苏维埃政府。不过这时不是以村名来命名乡名,而是改以数字命名乡名,例如:坊廓区八乡驻陈家、九乡驻桥南、十乡驻培模屋场、十一乡驻三官塘、十二乡驻长塘村、十三乡驻长溪、十四乡驻西村、十六乡驻瓦埠屋场、十七乡驻富塘、十九乡驻礼家坊、二十三乡驻路口等等。

  1930年11月8日,红一方面军总前委书记毛泽东在从峡江返回吉安途中,在坊廓区礼家坊村和心逸亭村开展乡、村苏维埃政府运作情况调查,由于时间短、加上接受调查问话的苏维埃工作人员和村民满口吉安地方话,所以毛泽东在随后整理的调查报告中将“礼家坊”写成“李家坊”,将“心逸亭”写成“西逸亭”。毛泽东同志在《西逸亭调查》中写道:“吉安儒坊区第二十三乡所属之一村,离吉安十五里,儒坊区共三十几个乡。”毛泽东这里记的儒坊区不久前还是叫坊廓区,刚与儒行区南半部合并不久。从毛泽东同志的记述中,我们知道当时坊廓区东起樟山赣江边,西至藤桥,北起仁塘,南至曲濑,三十二个乡都成立了苏维埃政府。

  三、坊廓区各级苏维埃政府的主要活动

  坊廓区各级苏维埃政府成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组建地方红色武装赤卫队和少先队,以对付反动的靖卫团、保卫团和守望队的袭击和破坏。当时规定40岁以下,20岁以上的健康男性都要参加赤卫队;20岁以下,15岁以上的青少年男性都组织参加少年先锋队,15岁以下7岁以上的都组织进儿童团。当时村成立赤卫队小队或中队,乡成立赤卫队中队或大队,区成立赤卫队纵队。区纵队队部又从各乡大队中挑选精壮勇敢分子组成快枪队、土炮队、土枪队、给养队、交通队、侦察队、救护队。赤卫队、少先队每日清晨都要进行队列等训练,每次打吉安都要出发到前线去配合红军作战。

  当时反动的吉安县政府为了拱卫吉安城,1929年在河西坊廓区设立了两个靖卫区,每个靖卫区成立了一个靖卫团。第一靖卫团驻在六十五都冻溪村(现长塘镇);第二靖卫团驻在行六十九都文喆书院(现樟山镇)。1930年11月18日红军撤出吉安城后,反动的吉安县政府组织清乡善后委员会,在吉安城周边,包括河东及儒林区、儒行区与坊廓区接壤的乡、村,共组织了72个反动的守望队。为了保卫苏维埃乡、村政权,保卫土地革命成果,对付反革命的靖卫团、守望队随时可能来的窜扰破坏,组织赤卫队、少先队站岗,放明哨、暗哨,成为各级苏维埃政府第一大任务。

  在组织赤卫队基础上,区苏维埃政府还要按照赣西南特委和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曾山的通令、通告要求,组织地方红军区独立团、坊廓区在九打吉安前后组建了两个独立团,其中第一独立团驻扎在螺子山周边各村,因此又叫坊廓区螺子山独立团;第二独立团驻扎在大塘村,又叫坊廓区大塘独立团,毛泽东在《李家坊调查》中对大塘独立团作了记载。

  区、乡、村苏维埃政府成立后第二大任务是组织分田分山。坊廓区因地处城郊,白军和地方反动武装经常下乡捕杀苏维埃各级政府工作人员,所以分田工作是在1930年以后。毛泽东在1930年11月写的《赣西南土地分配情形》一文中记载:“儒坊,第一次本年正月,好歹平分,不彻底,留了公田。有些乡为单位,有些村为单位。第二次五月,群众拿了反水首领的田分与贫民(这些人第一次是分田的)。第三次(即现时)分上、中、下三等平分,南岳庙一带三、四乡新争取的区域,尚未分好。西逸亭分好了,以村为单位。”实际坊廓区分了三次田的地方是苏维埃政府成立较早的乡和村。大多数乡、村只分了两次田,对此,毛泽东在《李家坊调查》作了详细记录。

  在分田之前,坊廓区大多数乡苏维埃在建立后普遍开展了废租废债和废除各种封建契约的斗争,这与农民协会成立后开展的减租斗争是大进了一步,为了解决购枪和苏维埃政府的经费,区、乡游击队和赤卫队都开展了到外乡“捉财神”行动。对于有血债的“财神”,捉到了就杀掉并没收家中的金银财宝;对一般的“财神”,捉到苏区后方关押,通知其家属送钱来赎人。由于每次夜晚出去捉“财神”,事前都作了调查摸底工作,所以每次捉“财神”都有收获,这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区、乡苏维埃政府的活动经费。

  坊廓区苏维埃政府是在第一次攻打吉安的声势浩大的群众斗争中成立的,她成立后的第三项主要工作就是按照赣西南苏维埃政府主席曾山的历次通令、通告、通知和北路办事处的具体要求,动员各乡、村赤卫队、少先队和群众,配合红军攻打吉安。首先是采取各种形式在各乡各村和交通路口写标语口号,动员攻打吉安。组织妇女宣传队、红军慰问队、洗衣队;男赤卫队、少先队员组织冲锋队、禾秆队、担架队、火牛队、土坦克队等,破电网、填壕沟,扫除敌人设置的各种障碍物,帮助红军攻城。红军攻占吉安后,各乡组织捕捉队进城捕捉躲在城内的反革命分子。毛泽东在《西逸亭调查》中记录了坊廓区二十三乡苏维埃政府“打开吉安后,在吉安捉获本乡反动派二十几个,杀了六个厉害的,其余的罚钱放了一批,解到桐坪区政府去了一批。现在工作忙得很,分田呀、分谷呀、抗债呀、办学校呀!”

  当时坊廓区各级苏维埃政府经常性的工作还有动员赤卫队员和少先队员参加红军,做好优待红军家属的工作。当反动军队和靖卫团、保卫团、守望队等地方反动武装进攻时,组织苏区人民撤退到后方桐坪、延福一带。协助北路行委下属的济难会搞好这一部分因战争异地逃难的苏区难民的救济工作,以及组织难民在本县油田山区和分宜县南部山区开荒种地,解决吃饭问题。

  四、坊廓区各级苏维埃政府的消亡

  红军1930年10月4日打进吉安不久,于当月11日至13日在城北黄泥塘村(现属长塘镇路口行政村)召开了红一方面军总前委扩大会议,从10月14日起红军主力各军全部北上至清江、新余地区。国民党军和以桐坪罗家村反动头子罗子南任团长的吉安县保卫团趁机开始摧残我北路坊廓区和儒行区两区交界处的乡、村苏维埃政权。有鉴于此,当年11月初,刘其凡任书记的北路行委将吉安县北路坊廓、儒行、延福三个区合并成儒坊、儒延两个区。儒行区南部的桐坪、固江地区和坊廓区合并成儒坊区,儒行区北部的北源、大桥地区和延福区合并成儒延区。儒坊区区委书记罗苏民、区苏维埃政府主席郑俊彬。11月18日,总前委书记毛泽东和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曾山率领红军和省、赣西、吉安县、吉安市苏维埃各级政府工作人员撤出吉安城,准备在赣江以东东固等老苏区反击国民党军第一次大“围剿“。当日,白军77师在师长罗霖带领下重占吉安。在国民党军卵翼下,吉安县地方反动武装靖卫团、保卫团和重建的各地守望队,每日下乡进村,大肆逮捕残杀区、乡、村各级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红旗飘扬了几个月的坊廓区苏区全部变成了游击区。儒坊区委、区苏政府一开始设在桐坪,随着白军的猖狂进攻逐步后撤,先撤至桐坪山头村,再撤至大栗罗家村,以后逐步退到油田山区。为了坚持游击区的工作,儒坊区委、区苏政府在原坊廓区成立了苏维埃政府第一、第二、第三3个办事处,每个办事处负责领导3至4个仍在暗中坚持斗争的乡苏维埃政府的工作。第一办事处委员长胡玉旺(三官塘人),第二办事处委员长张福武,工作人员有罗良亭和杜行梅等,第二办事处首先设在长塘金陂(金华)村,后迁到桥南村田垅的祠堂里,到1931年2、3月间后撤到桐坪对岸村,总之是处在流动之中,没有一个相对长期固定的办公地方。

  痛心的是,1930年12月发生了“富田事变”。事变平息后,在各级行委和苏维埃政府机关内开始了肃“AB团”的扩大化斗争。当时北路行委肃反委员会驻扎在油田花桥鹤洲村,在残酷的逼供之下,许多原坊廓区区、乡两级负责同志被诬陷为“AB团”,当作反革命分子在鹤洲河滩上杀掉了。在干部严重缺乏的情况下,北路行委于1931年3月将设立才四个月的儒延区和儒坊区再次合并为儒延坊区、区委书记罗苏民,区苏维埃政府主席罗成生。

  当时,原坊廓区十二乡、十三乡苏维埃政府在白军进攻时带领大批苏区人民逃难,被安排在油田路口附近山里开荒种田谋生。儒延坊区委、区苏政府指定长塘三官塘村胡博文为桥南乡乡长,将原十二、十三乡在油田逃难的难民组成三个耕作组,由油田路口转移到分宜县南部易家桥耕田为生。到1932年年中,打听到吉安城郊区长塘一带反动派清查苏区干部和苏干家属放松了,这些难民在当年收割完早稻后陆陆续续回到桥南一带各自家乡,在分宜县易家桥存在了一年之久的儒延坊区桥南乡苏维埃政府也自然消亡了。

  自1929年8月成立坊廓区农会起,至1932年苏维埃儒延坊区桥南乡政府在分宜易家桥解体,土地革命期间,坊廓区的红色政权坚持了三年之久。(刘来兴)

 

战双抢

●谢成耀

六月稻熟一片黄,

田野处处闪金光。

机器隆隆震天响,

抢收抢种日夜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