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引导和扶持民办职业培训机构发展———来自吉安县民办职业培训机构发展的调查


近年来,国家对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十分重视,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不断健全培训制度体系。但在实践中,还存在培训质量不高、培训资源配置不合理、培训质量缺乏监督等问题。与此同时,许多农民工对技能培训的诉求十分强烈,但很少有人知道培训的相关渠道。要改变这一现状,有效引导和扶持民办职业培训机构发展很有必要。在对我县民办职业培训机构调研的基础上,笔者拟就民办职业培训教育发展略抒己见。

一、发展的现状

在国家“积极鼓励、大力支持、正确引导、加强管理”方针指导下,我县各类民办培训机构快速发展,已成为我县技能人才培训事业的一支新兴力量。

2018年11月7—12日,我县教体、民政、人社、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消防、发改、卫计、公安、城管、社区办等相关部门联合执法,对县域内民办培训学校(校外培训机构)进行调查,走访了华亿学校、嘉瑞陶瓷技能培训学校等培训机构,据不完全统计,吉安县辖区内现有教育培训类机构148所。其中学科类64所,非学科类(艺体类、棋类、语言文学类)79所,职业技能培训5所;已到市监部门办理营业执照、民政部门办理民办非营利登记证、人社部门办理资格许可证40所,这些学校在培训过程中针对不同群体,实施个性化培训,注重舞蹈、音乐、琴鼓、书画等专业技能的提高,也承担了下岗失业人员、退役军人、在岗职工、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培训任务,为促进就业和再就业,服务民生和维护社会稳定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民办学校作为政府和公办培训的补充力量,还存在着相当数量的无证无照校外培训现象,培训市场鱼龙混杂、培训质量良莠不分,这种“病态”的繁荣现象扰乱了教育教学秩序,对众多学生的素质发展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二、存在的问题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贯彻执行,民办职业教育培训在面临难得发展机遇的同时,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在这一新形势下,如何实现民办职业教育培训的可持续发展,是各级政府、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民办职业学校共同关注的新课题。

(一)审批多头。目前,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审批由市场监管、民政、教育、人社等多个部门负责,其中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的民办教育机构由市场监管部门和民政部门登记发照,教育和人社部门许可发证。虽然从去年开始,源头审批从上到下作了调整改进,学科教学前置许可由教体局审批,成年技能型培训机构由人社部门审批,但准入门槛偏低、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依然存在,设施设备、消防安全、房屋质量、食品安全、公共卫生、接送车辆等审批把关主体缺位。

(二)监管空头。由于审批多头且有缺位,监管主体不清晰、责任不落实,加上具体措施难明确,导致监管主体不到位,对无照无证、有照无证、超范围培训、挂甲牌做乙培训等违规办学行为及安全与环境等问题难以开展日常性检查和及时处理。

(三)执法无头。受单个部门执法权限或力量不足,难以综合执法,联合执法尚未明确牵头组织,机构、人员难到位,导致关停取缔处置难。

三、发展的对策

为响应上级的要求,回应群众的呼声,策应现实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控制民办教育机构“乱情”,跳出“乱了查,查了批,批了无人管又乱”的怪圈,促进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健康有序发展,提出如下对策建议:

(一)上下联动,分级负责“查”。首先,市(县)级层面要建立临时领导协调机构,制定专项治理行动方案,分解任务、落实责任、形成清单,统一行动部署,明确工作要求,强化督查通报。其次,街道(社区)层面要承担起属地管理责任,发挥主体牵头协调作用,组织开展排查摸底、登记造册,区分不同类型,建立问题清单,通报相关部门,做好群众发动和政策宣传工作,营造治理氛围。第三,建立长效机制。要建立政府统一领导,健全“谁审批,谁主管,谁监督”的长效监督机制;建立综合执法机构牵头,主管部门协同及其他单位配合的联合执法机制;完善考核评价和督查问责机制。做到早发现、早检查、早处置。

(二)左右联合,分类处置“治”。首先,按照“规范一批、整改一批、关停一批”的总体治理目标,各登记许可部门和相关监督部门要派出专业人员,组成联合检查小组,依托乡镇、街道(社区)排查摸底提供的对象名册和问题清单进行重点检查,然后按照检查情况,各部门分头分类提出处理意见。其次,对符合条件、规范经营的,由对应单位牵头组织审批或监管部门联合审批,做到“规范一批”;同时,对经过整改可以达标并愿意整改的对象,由各部门分头负责,提出整改意见,限期整改,做到“整改一批”,达标后再补办审批手续。第三,对不具备条件或经过整改仍未达标的,必要时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和公共服务单位配合,多管齐下,合力执行,做到“关停一批”。

(三)内外联手,分流疏导“防”。为了既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课外负担,又满足其多层次多样化的教育需求,方便孩子家人的接送看护,以解决家长的“三点半烦恼”等后顾之忧,建议教育部门想方设法对学生课外教学实行校内校外“两手抓”。首先,学校要坚定教育主体性,坚守教学主阵地,坚持校内教育为主、校外培训为辅的方针,担当起教书育人全面发展的责任。校内既要完成规定的教学任务,又要保证教学质量和水平,承担起文化课教学达标的任务和责任。为此,学校是否可以适当延长学生的在校时间,开设不达标学生的文化补习班;同时,探索开设不同需求的兴趣班;此外,还要保证规定时间的体育锻炼活动,开展素质教育,实现中小学生健康成长、全面发展。抓住了这一“手”,就可以让那部分本应在校内的教育需求回流。其次,教育部门要明确和坚持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定位,引导其发挥有益补充作用,形成校内校外差异化互补格局,让校外培训机构更多地承担起扩展、提升、深化的教学,兴趣特长的教学和社会化的教育。第三,教育部门要严格源头审批把关,明确准入条件,对教学对象、课程设置、师资力量、办学条件等实行全面把关;要加大办学过程监管,制止超范围经营和不规范办学行为,防止贻害学生、欺骗家长,维护党和政府的形象;要建立评价和退出机制,鼓励社会参与监督,建立“黑名单”、信誉公示、负面清单等监管制度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优胜劣汰退出机制,将民办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导入良性发展轨道。

四、发展的建议

作为我国产业工人的主体,农民工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建设、社会发展中一支不可或缺的生力军。但由于文化素质不高,缺乏劳动技能,大量农民工只能聚集于低层次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加强职业技能培训,把农民工打造成一支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高素质的产业工人队伍,对于增加农民收入、提升产业结构都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第一,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根据区域经济发展趋势、就业需求预测和农民工状况,制定当地农民工职业培训规划。要统筹资源,整合和有效利用现有各种职业教育资源,促进农民工培训制度化、规范化、系统化。

第二,职业院校要创新教育教学模式,提高培训实效。当前,职业院校开展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科目设置较为单一,与多样化的市场需求不适应;培训内容较为空洞抽象,忽视了技能操作。对此,应按市场机制去运作,提供多样化、实用化的培训“菜单”。加大实践教学比例,坚持师徒模式培训与班级模式培训相结合。

第三,企业作为用工主体,要把农民工纳入职工教育培训计划。鼓励大型企业自身创办职业技能培训机构,根据企业发展和用工情况,重点加强农民工岗前培训、在岗技能提升培训和转岗培训,确保农民工享受和其他在岗职工同等的培训待遇。

五、向乡土人才倾斜

技术技能人才是一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体现,探索开创“职业化农民”培训模式,培育乡土人才、发展绿色产业、助力乡村振兴,使其成为“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职业化新型农民很有必要。

职业院校及培训机构将相关专家、产业发展带头人及农技院校专职教师,组建成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训师资队伍。开展科技增收技术培训,分类指导“种啥、养啥”。举办种养大户培训班,化解“怎么种、如何养”的难题。重点从种养栽培技术、农业生态与美丽乡村建设方面进行培训,包括特色品种选择、技术性种植、科学化管理以及标准化饲养、疾病防治、品种改良与繁育等,进一步增强参训农民的科技致富能力。采取“送教下乡”、“农学结合”模式,进一步提高职业教育的针对性和实效性。

现代职业教育院校要以农民专业合作社成员、生产大户和基层农技推广人员等为主体,以“农民点菜、专家下厨”的方式,因势利导的实行田间培训与课堂培训相结合、项目培训与科技服务相结合、专家培训与能人带动相结合等农民喜闻乐见的教学手段开展各类培训。并依托各乡镇特色产业和资源优势进行科学规划,建立瓜菜果种植、肉禽水产养殖和农产品加工等专业培训基地,分层次、分类别、分专业地进行理论讲解、技术示范,现场答疑,对参训人员实行“一条龙”服务。同时,将种养大户、农民合作社负责人中的优秀学员推荐参加大、中专学历教育学习。逐步培养一支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打造“乡土人才创业带富”工程。(肖子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