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新火”吉州窑

□杨建智、李歆

1000余年前,这里曾是一处名动天下的窑场。

600余年前,这里成了一堆寂寥已久的废墟。

如今,这里又正上演着一场稀缺文化资源多元化开发的连台好戏。

这里是位于吉安县永和镇的吉州窑。断烧600余年以后,它迎来了全新的篇章。

六百年后的守护

——从残垣断瓦到考古公园

文献中的永和镇,和眼前的永和镇,是两个样子。

眼前的永和镇,安静、恬淡、平和。文献中的永和镇,热烈、精致、喧闹。

明代成书的《东昌志》记载着两宋时这里的盛况:“时海宇清宁,附而居者数千家,民物繁庶,舟车辐辏。”

在吉州窑博物馆里,陈列着复原的宋代永和镇街巷模型。这是一座拥有“六街三市”的繁庶市镇,唐代始建的本觉寺塔矗立在东南方向,赣江从北面流过,鳞次栉比的民居环抱着“瓷器街”“鸳鸯街”“莲池街”等街道和上、中、下三个市场。最令人瞩目的,当属一座座在民居中间如山冈一般隆起的长长龙窑。

小镇的核心,正是这些龙窑。永和因土而生窑,因窑而成镇。南宋名臣周必大的哥哥周必正在描述家乡永和时说:“秀民大家,陶埏者半之。无高城深池,窑焰竟日夜。”

可以想见,1000年前,赣江一隅的这座小镇里,车流穿梭,舟楫不绝。精壮汉子烧窑的兴奋面庞,被火光照得通红,长髯老者专注画坯的神情,和膏泥一道凝固。入夜,四周的山峦都陷入了沉寂,唯有这座小镇的窑火和喧闹,映红了夜空。

这里出产的陶瓷器种类繁多,纹样装饰丰富多彩。工匠们在青釉、黑釉、乳白釉和绿釉等多种胎釉上,施展出洒釉、剪纸、贴花、剔花、彩绘、堆塑和绞胎等变幻多端的装饰技法。进入宋代,随着斗茶之风的兴起,宜于焕发茶色的吉州窑黑釉瓷风靡四海,永和进一步繁荣。朝廷在此设置了专门掌管窑务公事的监镇司,发展至最盛时,“锦绣铺有几千户,百尺层楼万余家”。

然而,自明朝以后,这里就陷入了长久的沉寂。直到1980年,江西省考古工作队首次对其进行大规模发掘。考古探明,在长约2公里、宽约1.5公里的地面上,散布着24座窑包(岭),占地面积达8万余立方米,体积超过72万立方米,是目前世界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窑遗址群之一。

20世纪80年代的人们没有想到,在外表平静的永和镇,竟隐藏着如此巨大的秘密。当时的人们更没有意识到,这样一处深埋在地下的瓷器宝库,能在将来的某一天,成为一扇现代人向历史深处张望的窗口。

2011年,吉州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启动建设,吉安县累计投入资金5亿多元,聘请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等单位为遗址编制了一系列远景规划,计划将吉州窑打造成一处集文物保护、考古研究、展示、旅游、休闲于一体的公共空间。2013年12月,吉州窑获得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2015年3月,获评为国家4A级景区。

今天,走进吉州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龙窑、作坊等遗址近距离地呈现在游客面前,令人追忆起千年前的荣耀。当年取土烧窑留下的巨大深坑,如今形成了星布的水塘和湖泊,层叠的瓷片累累地堆积在湖岸上,环绕着它们的,是用废弃匣钵筑成的道路。人们踩在这些匣钵上,每一步都仿佛在叩问着关于艺术和美的秘密。占地6000余平方米的吉州窑博物馆里,数千件形制丰富、技艺精湛的历代藏品,无声地述说着这里昔日的辉煌。

而在那沉默的遗址和深邃的博物馆之外,仿古改造后的东昌路宋街热闹非凡。每逢节假日,旅游者和研学团队纷至沓来,小镇居民在街上开起了旧式的店铺,打起了古时的旗幡,熙熙攘攘的人流为曾经寂寞的永和镇注入了新的生机。文献中所记载的“民物繁庶,舟车辐辏”场景,仿佛就出现在眼前。

历史,在永和镇里,形成了回响。

旷世技艺再生

——从绝响重现到吐故纳新

1979年,一位日本陶瓷专家来到南昌,带来了三只黑瓷盏。在每只碗底的釉面之下,竟然都凝固着一片树叶。注水入碗,树叶仿佛漂浮在水中,栩栩如生。专家告诉人们,他是模仿大阪东洋博物馆中的吉州窑木叶天目盏反复仿烧后制成的。

然而,在木叶天目盏的原产地江西,没有一个人能掌握这门技艺。经历了1200多度高温之后,纹路、形体、脉络依然清晰而永恒地留在黑釉瓷面之下的那片树叶,成为一个来自千年之前的美的谜团。

“一定要把这项技术搞清楚,恢复这门老祖宗留下的技艺!”1984年,吉安市成立了吉州窑瓷器恢复研究小组,他们和中国轻工业陶瓷研究所开展合作,对木叶天目盏进行攻关。

1986年,发表在《中国陶瓷》上的一篇新闻报道写道:“(研究小组)掌握了木叶与釉的结合规律,得到了采用吉州原料配制坯釉的最佳配方,确定了木叶盏的烧制制度。试制的样品在形、声、质上均和吉州窑出土的上等木叶天目制品相似,特别是胎釉、色泽、木叶纹样达到乱真效果。”

失传近700年的木叶天目盏,终于在现代中国人的手中复活。

这样动人的故事,不断地在当地上演。2012年以后,随着吉州窑建成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永和镇也成功申报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人们的目光,再度聚焦这座古老的窑场。永和镇的累累废窑址周围,悄然出现了20多家大大小小的陶艺作坊。

“吉州窑的烧制在历史上与禅宗联系极其紧密,木叶天目盏高度体现了‘禅茶一味’的佛家意趣。我们现在正在深入挖掘这一块的内容,将宋代佛教文化融入我们的产品,创造出独属于吉州窑的文化品牌。”采访时,吉州窑“本觉坊”工作室负责人段敏瑞带着记者走进展示室。                                                (下转三版)(上接一版)房间里,层层叠叠的陶瓷器夺人眼目。“我们既模仿古代的作品,又根据时下的风格进行了创新。例如,现在发现的吉州窑瓷器贴花中,只有龙凤纹、吉祥语、薝葡花等元素,我们加入生肖的形象,一下子就受到人们的喜爱。”段敏瑞介绍,他们烧制的木叶天目盏、剪纸贴花、兔毫盏、玳瑁盏四个最具吉州窑特点的器型,销量逐年攀升,年销售额超过150万元。

在保持吉州窑传统元素的基础上进行改造,已成为他们的共识。在另一家陶艺作坊“空山工作室”烧制的木叶天目盏上,记者看到叶片呈现出淡蓝、粉红等多种颜色风格。

“这是我们自己的独家创新。”工作室负责人杨莉笑着说:“在销售过程中,许多朋友建议我们多推出新品,以适应年轻群体的审美眼光。于是,我们重新研究配方,给传统单色调的木叶天目盏加入多变的色彩。事实证明,销路很好。”

不仅仅在器型上做创新,杨莉在销售手段上也紧跟市场步伐。“从去年开始,我们与电商平台合作,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做推广。没有直播之前,许多客户都会好奇地问:‘叶子是画上去的吗?’现在,我们把装窑、烧窑、开窑的过程都通过直播呈现,大家一看就明白了。”去年一年,杨莉做了20多场直播,在线观看人数最多时突破2万,80%以上的订单来自网络。

历史告诉我们,两宋时期的吉州窑,是一处极富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窑场。它融汇着不同来源的文化和技艺,又坚持着自己独特的风格。1000年后,新时代的吉州窑人,继承并发扬着这种创新精神,让那千年之前古老的乐章,充满活力地再次唱响。

文创激活古窑

——从恪守古训到迈向多元

2017年11月29日,第二届上海国际陶瓷柴烧艺术节开幕,设立在吉州窑的分会场迎来了全球各地的陶瓷艺术大师。号子声中,龙窑燃起熊熊烈火,人们的目光汇聚在吉州窑最负盛名的木叶天目黑釉盏之上,发出一连串的赞叹。

2018年5月17日,由吉安市人民政府主办的吉州窑“走进香港、走向世界”推介会成功举行,古窑走出“深闺”,向世界展示新的姿态。

2019年2月1日,投资1亿元的吉州窑“木叶天目漫花园”向公众开放,600余亩花海映衬着古老的本觉寺塔和龙窑遗址,持续一个月的主题活动让千年遗址焕发出青春的光彩。

如今,在吉安市、吉安县两级政府的强力推动下,吉州窑景区“古色”品牌与井冈山红色品牌交相呼应,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新态势。通过引入多元化运营主体,发展上下游产业链,古窑绽放出强劲活力。2018年,接待游客达69万人次。

7月5日,第二届“小陶匠吉州窑暑期夏令营”在“窑上窑陶艺体验中心”开幕。40名孩子坐在拉坯机前,等着平生第一件自制的陶坯在手中成型。“吉州窑最大的优势在于体验性,庐陵文化不再是课本中的知识,而成为可感知的实体。”中心负责人吴凡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吉州窑接待了16000多名研学学生,超过去年一年的人数,下半年将会更多。”

不仅是研学机构,越来越多的运营主体开始把目光投向吉州窑。由江西吉景铭宸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投建的吉州窑农业观光旅游区面积达到1000亩,总投资达到12.8亿元。仅2019年春节期间,园区内的木叶天目漫花园便迎来了5.6万观光游客。

2018年底,吉州窑国家5A级旅游景区创建工作正式启动。人们悄然发现,如今的吉州窑更好玩了。民俗表演、谷雨诗会、街舞大赛、陶艺大赛……多种多样的主题活动,点缀着四季的吉州窑。游客们可以步入寻常巷陌间的大师工坊,细细品味非遗传人拉坯、修坯、上釉、彩绘、贴花、烧制的全过程。放眼整个景区,新的业态被不断引入,古村里风味十足的老房子,被赋予陶瓷、根雕等不同的艺术主题,以精品民宿的形象示人。丹砂渡古码头将改造一新,迎接来自赣江的水上游客,重现当年瓷器通过黄金水运“器走天下”的繁荣景象。

新与旧,古与今,传统与现代,历史与未来,正在这座曾为世界贡献了无数智慧和美的窑场中,碰撞出新的火花。

7月31日,永和镇南侧3000亩的建设工地上,工程车来回穿梭,一派繁忙景象。不久的将来,这里将建成一个包含陶瓷产业园、文化产业体验基地、陶瓷主题公园、创客基地和生活美学高端陶瓷生产研发中心等多种业态,集文化展示、人文体验、田园风光于一体的中国·吉州窑陶艺特色小镇。

古老的吉州窑,静静地卧在赣水之滨。在它身下的这片土地上,已经燃起了全新的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