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当铺路人

郭延林(1914-2004),固江镇人,1928年参加赣西农民起义,次年加入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40多年指挥部队抢修、抢建铁路,为共和国铁道兵部队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有一个人在长达70年的革命生涯中,有40年都在抢修、抢建铁路,他是一位功勋卓著的铁道卫士,在特科的道路上走出了共和国铁道兵的发展之路。这个人叫郭延林。

郭延林出生在固江镇瑞溪郭家村,父亲郭朝秀是当地的苏维埃政府的主席。父亲和其他亲人相继遇害后,郭延林辗转找到了党组织,走上父亲未走完的革命道路。

在第一次到第五次“反围剿”中,郭延林冲锋在前,勇敢杀敌,负伤不下火线的表现,获得了连队领导和战友的肯定和佩服,从小战士逐渐成长为红一军团工兵连党支部书记。在1931年12月瑞金红军学校招收学员的时候,因为反围剿中表现突出,郭延林被组织推荐前往特科学习筑城、架桥等科目。

长征路上,郭延林的工兵连主要负责架桥任务,紧急情况下也负责挖坑道工事。郭延林和战友们不仅要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和层层封锁,还要克服物资材料短缺的困境。为了完成任务,不怕死还不够,更需要革命者的智慧。四渡赤水时,找来当地的盐船搭成浮桥;转战菠罗子,遭遇敌袭时,一边架桥一边进行反击;面对骑兵阻击时,用绑带接起来当扶手架通了拦路河……郭延林带领工兵连最终成功到了陕北,这是长征路上唯一一个保存下来的工兵连。

抗日战争时期,郭延林历经平型关战役、黄土岭激战和百团大战,作战素质不断提高。在百团大战中,二营不怕牺牲、不惧毒瓦斯,全歼敌军,夺下东团堡攻坚战的胜利。战后司令员杨成武拍着郭延林说:“你们二营打得很好呀,打出了我们军队的士气。”

“解放大军打到哪里,他就率领铁道部队把铁路修到哪里。”很多人提到这句话,就会想起郭延林。1946年8月,郭延林的铁道兵团第四支队接到了平汉铁路(建国后改称京汉铁路)石安段228公里铁路的抢修任务。石安段在解放战争时期是破袭战的主战场,经历多次战火,几乎完全荒废。段线内的24座大中桥钢梁都被炸落,85%的梁毁坏不能使用,95%的墩台被炸毁;而铁路线76%被彻底破坏,铁轨、枕木已经全部遗失,路基被挖开,沿路水沟犬牙交错,甚至被扒平种上了庄稼;全段原有的23个车站只余下3个。这相当于全段重建,要在三个月内抢通石安段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而突如其来的东北大洪水将北上的大凌河铁路桥冲毁,使得本就严峻的形势更加恶劣。郭延林将第四大队一分为二,北上抢修大凌河桥段和石安段施工同时进行。9月23日全线开工,官兵们昼夜轮班苦战,克服技术难关,不断总结经验,将铺轨日进不到2公里提高到日进4.46公里,还创造了5.33公里的抢修记录,经过两个月零19天的努力,提前19天完成了228公里石安段的抢修任务,开通了瘫痪12年的平汉铁路。

辽沈战役抢修清抚铁路,平津战役抢通滦江铁路大桥,渡江战役抢通津浦铁路线……郭延林和他的铁路支队随着战斗的脚步在全国辗转,多次创造了铁路建设抢修的新纪录。从松花江到珠海口,从东海之滨到陇东山谷,不到一年的时间,完成铁路抢修1600多公里,桥梁抢修近千座,还抢修了大量的附属工程,为新中国建立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也获得中央多次嘉奖。

1950年,郭延林奉命带领铁道部队开赴朝鲜战场。美军为了破坏志愿军后方供给,轰炸机不分昼夜对供给线进行轰炸,郭延林带着铁道部队,随着战争推进不断向南延伸铁路抢修范围,舍生忘死,拼命抢修,不仅打通了战区铁路运输线,还顶着敌机的狂轰乱炸,随炸随修,创造了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铁路运输线”,为抗美援朝的胜利立下功勋。

郭延林十三岁走上革命道路,历经大战从鲜血和战火中成长,国内万里铁道线都留下了他的革命足迹,诠释了什么是默默无闻而又拥有坚定信念的工程兵。(整理:谭婧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