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永和古道

在永和古街附近的古村,有数条与众不同的古道,它不是用石块、卵石或砖头铺设的,而是用吉州古窑废弃的“匣砵”(当地人叫“窑瓦”)铺就而成。匣砵是用来装待烧瓷器的,保证烧制时火候均匀,因为有吉州窑二十四座古窑的烧制,废弃的“窑瓦”在永和的地面上处处可见,俯拾皆是,地下还埋藏了不少,成了永和古街、古巷道路建筑的主要材料。

古道以永和古街为中心,东依赣江,向南北方向延伸,倾西辐射,长达十余里。街、巷、道融为一体,使你分不清哪条是街、哪条是巷、哪条是道。如古街中的米行口、桐木桥村的村道,真是走遍天下也看不见这样奇特的古道。古道有的是在中间用青砖作为中线,把“匣砵”分成左右两半;有的是全部用“匣砵”铺就,两边用青砖挡住边缘而成;有的在一条道上隔一段路编筑点花纹;有的在道的中间用“匣砵”和黑卵石拼成一个大铜线图案,确实好看。“匣砵”一片扣一片,不用石灰或泥浆,都无比牢固;表面呈龟背形,便于排流雨水,下雨后,人们就可以穿着布鞋走过;它无需人工护养,都磨砺了千多年,至今仍保留了很多路段。

我很早就知道永和街的匣砵古道,以及民间广为流传的那许多传奇故事神话传说,只是没能系统地进行收集整理。无数次的往来于这些古道,除了惊叹和品味那些密密麻麻镂嵌在街道、带有浓郁的历史感和沧桑感的“匣砵”以及车轮的印痕以外,也不过就是一缕不咸不淡的怀古幽思,却根本不曾真正地领悟到古道的真性、真谛。

真正意识到这些古道不同寻常,还是最近吉安县政协要编《古县·古镇·古窑——永和的故事》一书,编辑指名要我这个本地人收集整理“永和风土人情”、“永和古村、地方特色”的时候。当我怀着一种肃穆的神情重新审视这些“特色”中的吉州古窑以及古窑两边那些古道时,才发现静卧在我们身边所穿越而过的那一座座如岗似岭的古窑包,以及那一条条用“匣砵”铺成的古道,其实早就在我们的血缘和精神世界中,镂刻下了它那让我们永远无法排遣无从逃避的关联和契结。

事实上,这条条古道远始于吉州窑开创于晚唐年间。他虽然局限于永和,然而今天有的因为新建街道或公路改造而悲怆,但仍不失古色大气,令人叹为观止。

永和古道之所以能够享尽历史的辉煌,一是因为古道修筑,沟通了吉州各地的联系与交往;二是因为像当年的“丝绸之路”一样,素有“陶瓷之路”的盛誉。日本陶瓷学者三上次男说,“这条运输瓷器的海上航道誉为‘陶瓷之路’”。当年吉州窑瓷器,正是通过这一条条民间的商道而源源不断地把吉州窑瓷器运送到赣江丹砂渡大码头,通过商船运输到全国各地,贩运到东南亚、欧美非诸国的。辉煌的历史老早便把它造就成了吉州大地一条极为重要的经济贸易和文化交流的“陶瓷之路”。

“匣砵”古道,因其悠久的历史和古色古香的声誉,不但使吉州窑遗址公园的设计者注重文物价值加以利用和仿造,而且被古学家、历史学家以及吉州窑瓷器的传承者们研究其精神、品质和凝而厚实的积淀和内涵,那才是古代的风骨、古道的气节、古代的灵魂,才是值得我们以心灵的触觉去加以领悟,以精神的炼炉去加以融汇。凝望古道,这些匣砵与残片,我不禁神思万里。打心眼里敬仰那些筑路的先民,他们算得上是一些了不起的智者,他们能将废物利用而又不失雅气,他那积淀了千百年的历史深度和厚度,让我敬畏又让我痴迷,被岁月和千千万万人们磨砺得比玉石还要坚硬和亮光的古道,无声的诉说着吉州窑的辉煌、诉说着世事的沧桑、岁月的无常。哪怕只是用手轻轻一摸,也能让人感受到历史的悠久深厚和生命的源远流长。

啊,永和古道,我赞美您!(陈日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