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兔不墨形如画窑火无彩色斑斓

———千年吉州窑神奇窑变走笔

大宋徽宗皇帝赞誉吉州窑窑变产品:“盏色以青黑为贵,兔毫为上。”吉州古窑窑变之美,如春花秋叶,似兔毫虎斑,十分神奇。千百年来,让世人叹为观止。

据史料查证,吉州窑在晚唐至明代中后期600多年的烧造历史,实际上是一部创意创新的奋斗史。晚唐时期,吉州窑以烧造酱褐釉瓷为主,质地较粗;五代和北宋时期以乳白釉瓷为重;南宋是吉州窑的鼎盛时期,其中黑釉瓷有很大的发展,不但创意出窑变瓷,而且创造了彩绘瓷,这一时期不论是变化无穷的窑变瓷,还是五彩斑斓的彩绘瓷,不论是在造型还是在纹饰艺术水平上,都是非常精美和成熟的。其产品主要有青瓷、乳白瓷、黑釉瓷、彩绘瓷等,瓷器种类多、釉色全、造型丰、装饰独,且都具有浓厚的地方特点和民族艺术色彩。吉州窑自北宋开始烧制乳白釉瓷,早期的乳白釉瓷质地较粗,釉色也显单薄,后来在实践中摸索才有了较大的发展,它是生产量较大的品种之一。

黑釉瓷是代表吉州窑窑变特色的一种主要类别,这种产品是利用粘土白泥中的铁、锌、硒等元素和特别配成的黑色涂料,通过独特的制作技巧,使其釉色变成酱褐色,后来在窑内烧制通过温度的变化,使瓷器产生变化多端的釉面与纹样,从而达到清新雅致的效果。早期的黑釉瓷色地单纯,通常是釉色中略带酱褐色,后来黑釉通过窑变而使釉色装饰达到变化无穷、匪夷所思的艺术境界。

吉州窑黑釉瓷窑变产品有木叶天目、玳瑁天目、兔毫天目、虎皮天目、鳝黄天目、黑釉彩绘、黑釉洒彩和素天目等数种。木叶天目是将天然的桑叶浸水腐烂后,将其脉络沾釉贴在器盏里的底部和内壁上烧制而成。树叶脉络便留在盏里,茎叶分明,永不脱落,在乌黑发亮的釉面衬托下,树叶图案清新别致,洒满一盏清水,借助光线的折射,漂浮颤动,如微风轻拂,树叶摇曳,真是神奇。这是吉州窑独创的树叶贴花法,在当时,日本商人将其带回被东京博物馆收藏。玳瑁天目是吉州窑黑釉窑变中较为美丽的品种,它是以黄黑两种色调的釉色仿玳瑁甲壳色泽通过高温窑变出花釉的一种,花色虽变化,但总不失玳瑁甲壳特有的色调。其釉色花纹如似鹧鸪鸟的羽毛,故称鹧鸪斑。兔毫天目是窑变釉色中形如兔毛的一种,兔毫纹沿盏壁往下垂流,逼工逼真,是宋代茶文化饮具中较为名贵的品种,难怪徽宗赵佶赞曰:“盏色以青黑为贵,兔毫为上。”虎皮斑则是其窑变出璀璨的结晶釉如虎皮的花斑,故称虎皮斑、或鳝皮纹,也称鳝皮黄。光怪陆离,绚丽异常。黑釉彩绘的特点是在已施黑色底釉的器物上,再以一种草木灰釉作彩料,用笔绘出一定的图样,烧成后器物上的纹样与底釉相溶而看不到笔触,略带窑变的朦胧感,其色泽晶莹,经久不变,给人秀丽雅致之感。尤其是它的装饰图案中常见的一些吉祥图符更增添了陶瓷制品的喜庆气氛和盎然生机,是我国传统纹样艺术领域中的一朵奇葩。素天目以纤秀、柔和、瑰丽的艺术风格显示着浓厚的南国情趣。吉州窑千年窑变陶瓷的辉煌,既在有形的陶瓷产品中闪现,也体现在无形的创意传统技艺中,两者互为表里,成为这座古窑特殊而宝贵的财富。我不由自主地为它高歌:虎兔不墨形如画,窑火无彩色斑斓。

古人云吉州窑瓷器:“盛饭菜不馊,盛茶水不变色味。”青原山净居寺禅宗七祖佛殿上的佛瓶,系吉州窑名家舒氏父女制作,被僧侣称赞为“神壶宝瓶”已作为传世之宝。南宋诗人欧阳鈇在《青原杂记》中更是大赞该瓶:“白地加黝,五彩灿烂,久盛水其中,不变色味。”如今民间还有这种说法,他们用实物证实这一神奇的论断。自大宋徽宗皇帝赞扬吉州窑窑变产品以来,历代名流如苏东坡、黄庭坚所吟诗题赞大多是此类作品。

因瓷而生、因瓷而兴、因瓷而名的千年吉州古窑,正是因窑变神奇的陶瓷更加名传千年,生生不息。为继承民族优秀文化遗产,探索吉州窑的神奇内涵,重燃吉州窑昔日的窑火辉煌,1982年吉安县相继成立了“吉州窑古陶瓷研究所”和“吉州窑陶瓷厂”,努力恢复吉州窑传统制瓷工艺。如今,吉州窑遗址公园开园,千年龙窑的复燃点火更是对吉州窑陶瓷的保护和传承。我坚信,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有各级党政的重视和各级领导的关怀,吉州窑的窑火定能越烧越旺,再映红一片天,以更加自信的姿态向世界展示出精美绝伦的陶瓷艺术,讲述窑变的精彩故事。(陈日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