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田暴动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吉安的斗争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了农村。为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吉安党组织决定以东南东固山区为中心,发动群众建立武装,同时在吉安县敖城、官田等地开辟西区革命工作。曾山被派往敖城的芳井、赤陂一带进行秘密工作。不久,发展了四名党员,成立了芳井党小组。

1928年,吉安农村党的组织普遍恢复,发展速度很快,为党的公开活动准备了成熟的条件。1月底,曾山在泰和万合田塅朱家一带,用“一线串连”的方式,吸收了一批同志成立党小组。2月,他又返回敖城,将芳井支部与官田的举州支部合并。从此,他经常深夜在庙里、山上、野外开会,研究减租减息,抗租抗债调查借款对象,串连发展组织等问题。到了3月,敖城的赤陂、水源、旷家,官田的坛边、江背等16个地区,都先后建立党支部。在此基础上,秘密成立了中共永福区委会,曾山任书记,负责天河、敖城、官田等地的工作。那时,吉安县委与井冈山已有联系。由县委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曾山加紧工作,积极筹划农民暴动,争取建立革命武装。

1928年5月26日,曾山领导了官田暴动。他和共产党员周冕佯装师徒,走村串户行医。周冕身着对襟短褂,手提一只藤箱,箱盖上写着“专治跌打损伤”几个大字;曾山则身穿偏襟长衫,拿着一把雨伞,伞把上吊着个小葫芦。他们冒雨赶到山前村的一个密林深处,开会研究暴动办法。

当日傍晚,暴动队伍开始集中,由于居住分散,次日凌晨队伍才集合完毕,700多名农协会员和革命群众拿着鸟铳、梭镖、大刀、长矛等武器,准备暴动。

曾山充满激情地说:“今天召集大家来,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眼下有十几个兵痞在下罗村打家劫舍,我们去把他们的枪夺到手,把土豪劣绅都抓起来,好不好?”“好!”下面一片掌声和呼应声。

27日凌晨,暴动打响了。所有人一齐向官田的敌人冲去。敌人弄不清是什么队伍,吓得慌忙冲出村庄,四散奔逃。曾山带领暴动队伍紧紧追击,抓了4个俘虏,缴获4支步枪、100多发子弹、200多块银元。曾山还率队捉拿了群众恨之入骨的地主豪绅刘玉山,并就地处决,将刘玉山的钱粮分发给了贫苦农民。这天是1928年农历四月初九,因此官田暴动又称“四九”暴动。

农民武装暴动消息传开后,泰和、永新、安福等几个县受到震动,土豪劣绅勾结反动军队,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镇压,由于敌强我弱,农民无力抵抗,官田一带血流成河。

曾山根据党的指示,带领一部分同志和缴获的4支步枪,迅速转移。深夜路过横江,将横江的警察局烧毁,次日拂晓到陂头。之后,曾山受命前往吉水开展工作,跟随曾山参加官田暴动的一些队员,则上了东固山,成为东固游击根据地的革命骨干。

官田暴动极大振奋了吉安西区人民的革命精神,大涨了革命群众的志气,灭了反动势力的威风,官田暴动是赣西南十多处农民暴动之一,揭开了吉安西区土地革命、探索武装夺取政权的序幕,对后来赣西南苏区的形成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整理:胡颖)